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女频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番外的番外:

番外的番外:

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作者:小小丁子 分类:女频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说你是灰球?他是黑炭?”

  焦爸一脸懵逼,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年轻人。

  他们在焦爸的办公室里,除了他们三个没有其他人。因为苏幕遮说有要紧事要说,所以小柚子就先让了出去。

  有些事,并不能全部对焦家的人说,但是焦爸除外。

  有些事,在焦爸知道了真相的情况下会更好处理,否则的话,郑叹就算回来了,也很难融入焦家。

  送上门的干儿子,一个接一个,任凭是谁,都会怀疑的。

  “睡了一觉,做了几天的梦,实际上是在我家当宠物生活了几年?”

  焦爸头疼地揉了揉额头,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并不信鬼神,但是这么诡异的事情,让他也难以接受。

  “是啊,当初我睡醒了以后,特别调查了一下,发现梦里的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所以我才会来楚华的。”苏幕遮说。

  他并没有说再之前的事情,穿越到一本书里,那就更诡异了,他只是说自己的情况和郑叹是一样的。

  何况,告诉焦爸他们其实是一本书里的人物?这可不只是时空穿梭了,这已经是打破次元壁了。还是别节外生枝了。

  “我是睡了三天。”郑叹告诉焦爸,不过又转过头去看着苏幕遮,“那你怎么知道我是黑炭的?”

  “在做灰球的时候,就知道你其实和我一样,壳子里是个人了。”苏幕遮感叹说。

  郑叹点点头,灰球在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猜想的。

  “我当时也睡了三天,所以我盘算着你也该来了,只是一看见你本人,我就知道你是黑炭了。”苏幕遮解释说。

  郑叹想了想,突然想起刚认识苏小胖时莫名的熟悉感,点头认可了这个说法。

  别说苏小胖,前面在院子里,明显大胖几个,也认出了自己。

  有时候,动物靠的还是直觉。

  “好吧,那你有什么打算呢?”焦爸即便是想不通,但是科学家的大脑洞让他还是能接受这个诡异的事件的。

  “我……我打算搬到楚华来……嗯……顺便转个学!”郑叹说到这个,突然有点扭捏,不过,他确实挺羡慕眼下苏小胖和焦家的关系的。

  “明白了。”焦爸点点头,看起来焦家又要多个儿子了。这鼠儿子猫儿子还能养成真儿子,这让他也是醉了。

  看了看面前并不比自己矮,一脸忐忑的小伙儿,焦爸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

  “黑炭,欢迎回家!”

  ------------------------------

  暑假一晃眼就过去了,原本冷清的焦家,突然又热闹了起来。

  除了因为小柚子现在不要住宿了,每天都回家来吃完饭睡觉以外,家里还多了一只调皮的黑猫和一个人。

  那是个和苏幕遮、焦远一般大的年轻人,据说是苏幕遮的发小,这个学期转学来了楚华大学。

  他也不在学生宿舍住,就住在苏幕遮的小屋里,还整天跟着苏幕遮来焦家蹭饭。

  除了蹭饭,还跟着苏幕遮对着焦爸焦妈喊:“爸”,“妈”。

  焦妈疑虑过,不过焦爸说,有些地方的习俗是这样的。焦妈也没懂哪里的习俗是到朋友家跟着喊爸妈的,不过既然焦爸这么说了,她也就没多想。

  而且,自家儿子在国外继续读研,现在家里又多了两“儿子”也显得热闹点。

  哦,不,三“儿子”,还有个猫儿子。

  于是说是猫儿子,更不如说是猫孙子。小黑猫被苏幕遮起名叫“黑球”,据说是“黑炭”+“灰球”的意思,郑叹抗议无效,名字就这么定下了。

  “黑球”毕竟还小,比起当初的黑炭来说,没那么懂事,也更调皮,拆家的本事随着年纪越来越强大。

  只不过,每次其他人要呵斥的时候,焦妈就会出面护着,所以苏幕遮总是会哭唧唧地喊:“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之类的话。

  说多了,焦妈突然觉得小黑球说不定真的是黑炭的种,于是就更宠了。

  对此,家里的其他男人都表示:“……呵呵……”

  小黑球是大孙子,小儿子指的却不是苏幕遮,而是郑叹。

  原本郑叹看苏小胖的时候,总有一种自己是大哥的心情,结果变成了人,却发现,原来他们三个,还是他最小!

  对于焦妈来说,一方面郑叹又是兄弟几个里最小的,而且又同样是没父母照顾的,再加上莫名的眼缘,所以也是最疼他的。

  “爸,四楼那屋子你问了没?能不能买了?”

  晚饭的时候,苏幕遮问焦爸。郑叹转学过来了以后,一直住在他的小屋里,不过现在苏幕遮准备把这货弄到楼下去,反正这货也有钱。

  “托覃教授问了,屋主在外地,说是一回来就来办手续。”焦爸回答说。

  “干嘛那么急,你那屋子里也没别人,让小叹住几天好了。”焦妈的屁股不自觉就歪了。

  苏幕遮摇摇头,就说这哄着焦妈开心的本事,他是怎么也都赶不上郑叹,其实人郑叹也没干啥,但焦妈就是看着喜欢。

  “这家伙晚上睡觉打呼!太影响我睡眠了,我白天还要干活呢!”苏幕遮说的是实话,要不是这样,他倒也无所谓让郑叹住着。

  “我晚上睡觉不打呼!”郑叹狡辩说。

  “谁说的?你都睡着了还知道自己打不打呼?”苏幕遮从郑叹的筷子下抢过一块排骨,塞进嘴里。

  “我就是不打呼的,不信你问……”郑叹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

  小柚子一脸迷茫地从自己的饭碗上抬起脸,看着兄弟两。

  焦爸的脸顿时黑了……

  -------------------------------------------------

  六年后。

  凯旋的一个包间里,正在召开一次“股东大会”。

  在座的有王二毛、卫棱和苏幕遮、郑叹。

  没错,这四个都是苏幕遮那个GIS公司的股东,方三爷在苏幕遮毕业了以后,就撤回了自己的人手,随后接受公司日常管理的是郑叹。

  郑叹虽然对于焦远和苏幕遮来说,算是个学渣,但并不是那种因为智商低下才造成的学渣。搞科研他是不行了,但是在苏幕遮的建议下,他去了商学院,学习企业管理,居然还显露出了一点小天分。

  至于接管苏幕遮IT公司的日常管理,原本郑叹还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是坐享其成了。只是苏幕遮说了,当初黑炭和灰球也算是同过生死共过患难的,这公司你不帮我谁帮我。

  于是,苏幕遮主抓技术,郑叹负责销售和日常管理,兄弟两倒是把公司搞的红红火火的。

  至于王二毛和卫棱,则是几年前,公司扩张需要资金的时候,苏幕遮没有去找什么风投,甚至都没找上方三爷,而是直接找了卫棱,问他和二毛对投资互联网位置服务有没有兴趣。

  于是,公司又多了三个股东,除了卫棱和二毛,还有一个是叶昊,只是叶昊因为今天有事,还没到罢了。

  今天的所谓“股东大会”,也不过是几个男人,借着机会丢下老婆孩子女朋友,出来放松一下,名义上很高端大气上档次,实际本质上和那种“老婆孩子睡觉后摸黑出门私房钱宵夜喝酒放飞心灵寻找自我座谈会”没啥区别。

  “小叹子,你准备啥时候结婚啊?小柚子都毕业两年了,也算是差不多了吧?”卫棱问。

  对于卫棱来说,小柚子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还是得关心一下的。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二毛端着酒杯,嘴里嘟噜了一句。二毛看郑叹总是有那么点不太顺眼,不光是因为郑叹和小柚子,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郑叹居然和老是来招惹自家黑米的那个臭小子居然关系好的不得了,当初好几次二毛提着扫帚准备下去揍猫的时候,都被他护着了。

  不过,黑米现在也老的不行了,都跳不动了,连阳台的栏杆也跳不上去了,那只花生糖,也很久没在自己阳台下嚎了。

  郑叹看了苏幕遮一眼。

  “你看我做什么?”苏幕遮不像其他人那样喝的是白酒,他喝的是啤酒,因为他总说白酒烧脑,现在这公司挣钱可全靠他这脑瓜子了,所以可不敢随便喝。

  不过,卫棱和二毛都觉得这是他掩盖自己酒量差的借口。

  “结婚这事儿又不要凑堆儿的,我还早呢!”苏幕遮说。

  “嘿嘿!”郑叹诡笑了一下,想起当初苏幕遮跟他显摆的“萝莉养成”,“你小心你家萌萌,大学里花花公子可不少,你别养着养着给别人拐跑了。”

  “怎么会?我家萌萌可不是那么没眼色的,打小看着他爸和老子这么优秀的人才,一般的货色她可看不上。我可跟我老丈人说好了,等萌萌大学毕业了就结婚。方三爷可正等着升级成方三爷爷呢!”苏幕遮自信地说。

  虽然郑叹把目标转过来,苏幕遮还是很熟练地一个反弹就转了回去。

  “说你呢,赶紧的,你啥时候跟小柚子办事呢!你小子要是敢始乱终弃,这边可有的是人收拾你!”苏幕遮说。

  “说什么呢?我跟柚子可还清白着呢!这整天在爸妈眼皮子底下,我能干嘛呢!”郑叹赶紧叫冤。

  “清白?呵呵!想当初……某人可是天天……呜~~~”苏幕遮话说了一半,就被郑叹扑过来把嘴给捂上了。

  兄弟两个打闹了一通,卫棱和二毛的眼珠子都不朝那边转一下,自管自地喝酒,剥花生米。他们可都是“中年人”了,这种用沙发垫子打架的事情已经不适合他们了。

  “今年十月份吧,主要等焦远回国的时间确定下来。小柚子和我商量着,结婚,怎么他做哥的也要在场才好。”打闹完了,郑叹这才正经回答问题。

  “那喊不喊小柚子的爸妈?还有你爸妈?”苏幕遮知道的多,想的也多,这焦家总不能又做娘家又做婆家。

  “呃……”郑叹挠了挠头。

  卫棱在边上摇摇头,小柚子和郑叹家里的事情他多少也听说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种事他一个外人也说不了什么。反正到时候有啥要他这个当叔的帮忙的,他尽力帮就是了。

  苏幕遮也不管郑叹在边上抓耳挠腮,视线落在包间天花板上挂着的小仓鼠玩偶上。

  那么多年了,这个当初给黑炭和灰球的包间至今还在,成了苏幕遮和郑叹的包间。而包间的装修也一直没改,不但如此,要是玩偶和装饰老旧了,叶昊还会用同样的替换了。

  “风吹鸡蛋壳,日子照样过”,当初做猫做鼠的日子也这么过来了,接下来的生活,还有什么坎过不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