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女频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第二百八十章 驱蚊神器

第二百八十章 驱蚊神器

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作者:小小丁子 分类:女频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幕遮蹲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确认大猫头鹰真的飞走了,这才用爪子拍拍胸口,安抚一下还在砰砰直跳的小心脏。

  然后朝前走了几步,捡起大猫头鹰放在地上的羽毛。

  那是一根翅膀上的飞羽,也就是平时经常被用来做羽毛笔的那种羽毛。

  大猫头鹰给的这根飞羽可不小,竖起来比苏幕遮还高出一大截。

  苏幕遮一头雾水的用两个爪子抓着这根羽毛,左看看,右瞅瞅,也没看出有啥特别的。

  这是啥东西?信物?纪念品?感谢信?哦,最后那个肯定不是。

  想不出个所以然,苏幕遮也不管了,拿着羽毛往肩上一抗,继续往回跑。

  当然,苏幕遮也没注意,如果他透过这根羽毛看下月亮,就会发现异常了。

  因为一只爪子要扛着羽毛,光用两只后腿跑,所以速度要比正常的慢一点,所以也让苏幕遮注意到了自己周围的一点异常状况。

  当他从一个草丛边上跑过的时候,就见那个草丛里的草一阵摇晃,然后几只大虫子连蹦带飞地朝着远处跑去。

  在他没看见的草丛下面,也有几条疑似蜈蚣的多脚虫子扭动着身体沿着地面往另一边爬去。

  嗯?苏幕遮不知道什么状况,加紧了脚步从这个草丛边上跑过。

  等到他再跑近一个草丛的时候,“叽叽”,“吱吱”,又是一阵虫子的“鸡飞狗跳”,好像整个草丛里的虫子都急不可耐地逃离这个草丛一样。

  苏幕遮慢慢地停下了脚步,看看草丛,又看看手里的羽毛。造成这种和自己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状况的,区别就是自己手里多的这根羽毛。

  所以说,这玩意……驱虫?

  出于好奇,苏幕遮拿着羽毛在草丛里拨楞了几下,这下就跟捅了虫窝子一样,会飞的飞,会跳的跳,不会飞不会跳的只能苦逼地在地下爬,整个草丛里藏着的各种虫子都纷纷出动,朝着远离苏幕遮的方向迁移而走。

  甚至,苏幕遮还眼神很好地看见一条很小的小蛇,扭着身子,从草丛的另一端爬出来,匆匆地一头扎进了远处的一个草丛。

  苏幕遮得意地举起手里的羽毛,好东西啊!这下可不怕被蚊子咬了!

  毕竟这里是山林里,焦妈再小心,再注意,小柚子娇嫩的皮肤上还是多了几个蚊子包。现在有这个驱蚊神器,接下来的日子就好过多啦!

  苏幕遮雄赳赳气昂昂地扛起羽毛,继续往基地跑。

  接下来一路太平,除了偶尔有些草丛里的虫子被路过的苏幕遮惊扰了一下以外,很快就来到了基地外。

  翻过墙,又从窗口翻进房间,这才发现俩小孩早就睡觉了,但是焦妈和焦爸还等着。

  看见小仓鼠爬回来了,焦妈也没看苏幕遮手里捏的东西,而是朝窗外瞅了瞅,发现后面没跟着自家猫的身影。

  “灰球,黑炭呢?”焦妈问。

  “吱……”苏幕遮一指窗外。

  “没和你一起?”

  “吱吱……”当然没和我一起啊,跟着个红毛斑纹母猫走了哈!不过苏幕遮也说不了这个,他也学不了猫叫,灵机一动,作了个小朋友都懂的撸胡子装猫咪的动作。

  “黑炭跟着一只猫走了?”焦妈顿时八卦之心起来了。“公的母的?”

  苏幕遮:“……”没法回答!

  焦妈也知道这问题问的小仓鼠没法答,换了个话题:“那他今晚还回来吗?”

  “吱吱……”苏幕遮摇摇头,黑炭今天晚上肯定回不来,趁早给个消息也省的焦妈担心。

  “哎……不回来了啊……”焦妈顿时有点患得患失,就跟一般做妈的知道儿子有了女朋友一样,一边高兴一边失落。

  一直安静地在一边看着的焦爸突然问:“灰球,你进来的时候拿的什么?”

  苏幕遮这才想起进了房间以后就被放在脚边的羽毛,乐滋滋地右爪一捞,举起来显摆。

  这一把羽毛举起来,苏幕遮自己也愣住了。

  在外面,因为夜色的关系,再加上他自己心里紧张,也没太仔细辨别,心里默认觉得猫头鹰总归是褐色的,结果,在房间灯光的照耀下,他爪子里举起的,居然是一根红的耀眼的羽毛。

  那是只红色的猫头鹰?!!

  猫头鹰有红色的吗?苏幕遮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哈利波特里有白色的会当邮差的猫头鹰,至于毛色这么艳丽不逊色愤怒的小鸟的红色的猫头鹰?没见过!

  苏幕遮顿时觉得有点晕。

  焦妈还没觉得啥,“灰球,你咋捡了根羽毛来?颜色倒是蛮好看的。”

  焦爸的脸色就严肃多了,他也不可能从一根羽毛判断出原来这只鸟的品种,但是,作为生科院的教授,他可明确的知道,在这地方,可不应该有这么鲜艳的红色的鸟。

  世界上,红色的鸟并不是没有,不管是朱鹮,还是愤怒的小鸟的原型北美红雀,都是比较鲜艳的红色的羽毛。但是!在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没有!

  就算是颜色鲜艳的锦鸡,飞羽也不是这样的红色的。更何况这根飞羽的尺寸,说明了这是只比较大型的善于飞行捕猎的猛禽。

  焦爸一句话没说,脑子里却转了不少念头,不过他也没准备说啥,只是看着苏幕遮举着羽毛给焦妈显摆了一阵,然后就把羽毛塞进了小柚子这几天一直背着的HelloKitty的双肩小包的侧袋里。

  随后,苏幕遮就被焦妈提着去洗爪子擦身子了,不搞下卫生怎么上小柚子的床睡觉。

  反正就是一根羽毛,也说明不了啥,丢在小孩子的包里,即使被发现了,那还是一根羽毛,被自己家宠物送些莫名其妙来历的礼物的铲屎官还少了?即使那些人要问,一只仓鼠啥也不懂的,又不会说话,能问出点啥了?焦爸很有信心地觉得,自家仓鼠,别的不说,装傻还是能做到的。

  至于拿了羽毛跑去研究点啥,焦爸想都没想,跟自家宠物的安全相比,这点荣誉没必要。

  又瞅了瞅窗外,焦爸叹了口气,还有个小王八蛋,真的跟着母猫跑了?这是准备彻夜不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