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女频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第二百三十五章 吃喜酒去

第二百三十五章 吃喜酒去

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作者:小小丁子 分类:女频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华这边的婚俗习惯和苏幕遮老家那里有点不一样,主要的仪式和婚宴是在中午举行的,所以,焦妈在十月二日这天上午带着家里俩小孩俩宠物就出发了。

  楼下的二毛一早给黑米的自动猫食盆里加了水和猫粮以后就跑没影了,他这几天可忙坏了,卫棱的婚礼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事要他帮忙,要不是家里有猫,估计这几天就晚上不回来了。

  卫棱的婚宴在韶光酒店,焦妈要开车去。

  一家子上了车,焦妈让焦远坐前面,小柚子和黑炭、灰球坐后面,说是要捎带别人一起去。

  开到大院门口,焦妈停下车,给等在门口的两个人上车。

  搭车的两个人是一对母女,那个和小柚子差不多大的小女孩手里还提了一个小的笼子。蹲在小柚子座位背上的苏幕遮一看,里面放了只荷兰猪。

  唔,这不就是以前自己跑出来差点成了警长和大黄的口粮,后来被黑炭救下来的那只豚鼠么!好像那还是卫棱和黑炭的第一次见面的见证人……鼠呢!

  不过,现在单身狗卫棱同学将在今天成功脱单,跨入婚姻的小土包,可怜的黑炭……

  “……灰球……”

  苏幕遮正陷入某种奇怪的不可描述的联想YY中,突然听见小柚子说话的声音,里面还提到了自己。

  原来,“栗子”的鼠妈看见车上还有只黑猫,有点担心,不过小柚子告诉她车上还有只小仓鼠,另外,自家黑炭也不欺负小动物。

  黑炭乖乖地趴在小柚子的腿上,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乖巧模样。

  笼子里的“栗子”好像认出了黑炭,冲着他叫了几声。

  “栗子”的鼠妈看了一眼蹲在小柚子座位背上的苏幕遮,“你家的仓鼠养的挺好啊,个子挺大的,不像我一个朋友家的那只,小小的,吃也吃不胖!”

  这个岁数的人,好像看宠物养的好不好,就是看养的胖不胖,够胖够壮,就是好了!

  苏幕遮扫了一眼笼子里的“栗子”,果然,这货也胖乎乎的,都要有二十厘米长了,圆滚滚的肚子,跟个小油桶似得。

  快到韶华酒店的时候,小柚子拿出粉红色的小仓鼠窝,让苏幕遮进去。毕竟进酒店大庭广众的,一只散养的鼠类毕竟容易引起某些人的不舒服。今天是卫棱的好日子,可不能给他添乱。

  黑炭也跳进焦妈带着的大手提袋里,不过露了个猫头在外面,方便看热闹。

  站在大堂迎宾的卫棱今天倒是人模狗样的,他本来身架子就不错,定制的西服穿在身上果然看起来比平时小帅了一点。

  焦家人的位置在一个靠边的角落里,倒不是卫棱怠慢他们,而是这里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黑炭和苏幕遮可以自在点。

  同在一桌的,除了搭车的母女,还有专程抽空赶过来的袁之仪,其他几个也都是卫棱的战友,对一桌里多了那么几只小东西并不在意。

  袁之仪更加不要说了,他这次过来除了参加卫棱的婚宴,还想要和俩只招财兽套套近乎,这可是现场版的活的热乎的,可不是他办公室里那只定做的摆件。

  黑炭蹲在一只椅子上,椅子背后就是墙,左右两边坐着焦远和小柚子,挡住了外边人的视线。

  不过,他也看不见外面搞的仪式,他蹲好了,也只能露出半只猫头,还有一对尖耳朵。

  苏幕遮的待遇好多了,他趴在焦妈前的桌面上,边上坐的就是袁之仪。他个子小,往桌上一趴,只要不是特别走过来的人,根本也看不见。

  不过“栗子”就没那么好待遇了,他家鼠妈说他放出来容易满地走,所以让他继续待在笼子里,还放在专门的包里。

  卫棱的婚礼大概也是请人设计的,反正前面有一系列的仪式,各种流程,虽然看不清前面台子上的情况,不过好几次苏幕遮都听见了二毛、核桃师兄和其他人的起哄声,吼得特别响。

  苏幕遮无精打采地趴在桌面上,对边上袁之仪的撩拨睬都不睬,因为中午要吃宴席,所以早上就稍微吃了几口,结果现在都饿扁了。

  以后自己结婚,一定不办宴席和仪式,买两张机票直接旅行结婚算了!苏幕遮愤愤地想。不过他也没想到,到时候可不是他说了算的。

  等到婚宴正式开始,黑炭就开始埋头猛吃,很明显他也饿了。苏幕遮可以吃的东西不如黑炭多,不过焦妈问服务生要了一杯凉水,把一些素的、味道清淡的,不油的食物在水里涮了给他吃,平时在家的话,焦妈会直接水煮,不过现在只能凑合了。

  袁之仪夹菜夹的那叫个积极啊,一会儿给黑炭夹上一碟子,一会某个菜上来,就说:“哎,这个灰球能吃!”然后夹上一大筷子,让焦妈慢慢涮了给苏幕遮吃。

  特别是一碗蔬菜水果色拉,里面的水果丁几乎都被袁之仪挑出来给灰球了,看的桌子上的其他人莫名其妙的。

  卫棱带着人来敬酒的时候,还准备找俩只小家伙聊几句,不过黑炭被小柚子和焦远挡的严严实实的,苏幕遮也溜到了黑炭的椅子上暂时躲着。

  因为按焦妈的话,卫棱自然是没关系的,但是谁知道新娘在不在意,就算新娘不在意,谁知道跟过来的那伙人里有没有怕老鼠的妹纸,今天是好日子,吓到人就不好了。

  吃好喝好以后,一些有事的来宾都离开了,不过还有一些人可以留在酒店休息,因为晚上还有一顿呢。

  袁之仪自然走了,焦妈带着自家孩子和宠物,跟那对母女都去楼上卫棱包下的一间房休息,这样的房间卫棱包了不少,就提供晚上留着吃晚宴的来宾打牌休息的。

  三个小孩子准备打牌,两个母亲在一边聊八卦,黑炭和苏幕遮趴在沙发上准备睡午觉。不过“栗子”也被他的小主人放出来散心了。

  不知道为啥,“栗子”老是往黑炭边上凑,黑炭抬脚把他推开,没几秒这货又挪着挪着地靠过来。

  黑炭觉得烦了,就跳上了沙发背。

  “栗子”抬头对着上面的黑炭叫了几声,看黑炭原地趴下,闭眼,并不睬他,就低下头,四处嗅了嗅,挪着挪着凑到了沙发一角趴着快睡着的苏幕遮身边。

  苏幕遮刚才吃的太撑,现在正迷糊着,察觉到“栗子”靠过来也懒得睁开眼睛动弹。还好,“栗子”也没准备闹腾,靠着苏幕遮身边一趴,也不动了。

  “栗子”的鼠妈看着沙发上依偎着的两坨,遗憾地对焦妈说:“哎,你家灰球是豚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