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女频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第二百三十章 把裤子脱了吧

第二百三十章 把裤子脱了吧

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作者:小小丁子 分类:女频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炭和苏幕遮躲在小花坛后面,看着那个蛇头关上屋门走远,这才溜出来。

  黑炭绕着屋子兜了一圈,屋子被封闭的很好,除了那个排风扇的口子,就没有可以进去的渠道。

  估计那伙人觉得通风扇防人够了,不过对黑炭和苏幕遮来说,还是可以利用的。

  黑炭跳起,然后从扇叶之间挤了进去。苏幕遮钻得更轻松了,挤个通风扇,对这哥俩来说都不是事儿。

  只是,扇叶上脏得很,俩只身上都蹭了一层灰。

  通风扇进去以后是厕所,里面乱七八糟的,地面的瓷砖有几个地方已经秃了,还有一些莫名的黄色痕迹。

  苏幕遮第一时间就跳上了黑炭的背。

  黑炭不爽地扯了扯耳朵,这小子,老子也有洁癖!麻蛋,先忍忍!

  注意着地上的痕迹,黑炭轻手轻脚地朝厕所门口走过去。

  厕所门只是半掩着,外面客厅里有人在聊天。

  厕所里实在太臭了,苏幕遮跳下猫背,先跑出门外看了看,没人,再转头朝黑炭招了招爪子,黑炭轻轻地从门缝里钻了出来。

  客厅里有人,就不能明目张胆地跑出去探查情况。

  出了厕所以后,边上有个楼梯下的转角,里面堆了一些杂物,黑炭和苏幕遮溜进去。

  反正本来这里光线就不好,黑炭又黑乎乎的,苏幕遮个子小,躲这里不怕被发现。

  躲这里看不见客厅里的情况,但是可以听见说话的声音。

  黑炭和苏幕遮并不着急,救人要等时机的,盲目地冲出去并不合适。

  客厅里有两个人,边抽烟边在聊天。

  黑炭听了一会儿,这才听懂,这伙人,居然是做器官买卖的!

  窝擦!

  原来还以为就是卖小孩的人贩子,没想到居然“生意”搞这么大的!怪不得那个蛇头很警惕,怕不是手里还有几条人命!

  客厅里的聊天还在继续,这俩人也是没事随便八八,说了会最近的几个生意,话题就落到了小九身上。

  黑炭和苏幕遮都竖起了耳朵听。

  其中一个在讲,“我觉得楼上那个小孩的生意挺不错的!”

  “到底大款多啊,居然为了血液舍得自己花钱养小孩!”另一个说。

  黑炭和苏幕遮听了一会儿,才听懂,有个大款,出了两百万,找五个AB血型的RH阴性的小孩子,准备自己搞个私人血库。

  只要找到一个符合要求的小孩,就能拿到四十万,这对这些人贩子来说诱惑很大。小九是他们找到以后得到最轻松的,花了点钱就搞定了,这点钱对他们来说成本都算不上,所以几个人都觉得很赚。

  不过,这年头小孩子大多数是一家一个,毕竟都比较宝贝,连献血都不肯,何况是卖掉。

  所以,俩人还讨论说要去一些更偏远的地方,看看有没有货源。

  实在不行,也不排除用一些坑蒙拐骗的手段。

  在他们眼里,这可是很不错的“商机”,比安排器官供体要安全多了。

  那种还有和供体方的纠纷,这些血库小孩一卖,基本就不会被放出来了,也不会跟他们有什么纠葛。何况,被买去的小孩,买方一般也会好吃好喝地供着,也不见得会仇恨他们,那就更好了。

  黑炭在楼梯后面听得只想揍人,只可惜现在不适合打草惊蛇。

  苏幕遮就看见黑炭的爪子不断地伸出来,很有给上对方一爪的欲望。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有个人突然说:“我出去买点东西,再给你带点吃的回来!”

  另一个接话:“行,带点啤酒回来,要冰的!在这里蹲着嘴巴里都要淡出鸟了!”

  紧接着传来开门的声音,以及前一个人的抱怨声:“也不知道蛇头为啥要在这里停留,楚华这地皮可不好呆,上次都被某些人警告了……”

  发牢骚的声音渐渐远去,砰的一声,屋门又被关上了。

  紧接着,脚步声朝楼梯这边走来,留下的那个人上了楼梯。

  苏幕遮给黑炭作了个手势,他准备先溜出去探查一下,他个子小容易躲藏,也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从楼梯下的角落里跑出来,苏幕遮沿着墙边偷偷地溜着。

  一楼没人,顺着楼梯扶手跑上二楼,就看见一个家伙在那个带着小阳台的屋子里,门半开着,那家伙正在翻箱倒柜地不知道在找什么。

  二楼有三个房间,其中两头的两个房间门都开着,只有中间一个的房门紧锁,看来,小九就在这个屋子里了。

  苏幕遮跑下去给黑炭作了个手势,黑炭也轻手轻脚地跟在跑上二楼,特别注意在第一个屋子里的人,只要别直接出现在他视线里,就不会被发现。

  毕竟,猫爪下面的肉垫,不是白长的。

  看了二楼的情况,黑炭也明白了眼前的形势,小九被锁在中间的房间里。

  估量了一下眼前的木门,黑炭摇摇头,这门是换过的,挺结实,不能像上次那样几脚踹开。何况现在屋子里还有人,踹门的动静太大了。

  哪里有钥匙呢?

  正想着,第一个房间里的人,哼着歌朝外走,黑炭和苏幕遮迅速躲到了半开的门后,只要那人别随手关门,就不会被看见。

  果然那人就这样走出房间,顺着楼梯走下楼。

  苏幕遮扯了扯黑炭的尾巴,爪子指了指那个家伙,示意黑炭看。

  黑炭偷偷探出头去一看,就看见那人的裤腰带上挂了一串钥匙,有好几把,当啷当啷地垂在屁股后面。

  这里面,应该有开小九房间的门钥匙吧?

  不过,怎么才能拿到呢?

  要么……来硬的?

  黑炭犹豫了一下,来硬的,他不怕,不过光凭爪子只可能给点皮肉伤,可做不到一击必昏,最好还是找一些棍子之类的工具,在背后来一下,就安稳了。

  趁着客厅里的家伙没注意,黑炭和苏幕遮又溜到楼下,在厕所和楼梯转角找了找。

  麻蛋,这屋子里怎么连个拖把都没有?

  客厅里的人大概有些无聊,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了下来。

  苏幕遮眼睛一亮。

  亲,有钥匙串在屁股上,您睡觉不咯的慌?不如把钥匙摘了吧?实在不行,把裤子脱了也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