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女频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第二百章 一抓一踹就OK

第二百章 一抓一踹就OK

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作者:小小丁子 分类:女频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吼声改变的一刹那,黑炭就知道,那只猫忍不住了。

  几乎是在那只豹纹猫朝这边扑过来的同时,黑炭也起跳,避开豹纹猫的爪子,也没和它正面硬撞,而是直接给了它一爪子。

  爪子刺破毛皮在血肉的阻力下划动,血腥味传来。

  黑炭的爪子,比一般的猫要硬,再加上黑炭有意要让这家伙见点血,故意刺的深了一些。

  苏幕遮冲出去比黑炭慢了一拍,他是故意的,一个是为了躲开对方的挥爪;另一个是避免影响黑炭的攻击,又避免先一步撞到对方造成黑炭误判。

  苏幕遮跳起的高度比豹纹猫要高一些,而他跳到对方上方的时候其实豹纹猫已经是有点下落的趋势。

  带着自身落下的重力和冲力,苏幕遮又踹在对方背上,加速了对方的下降速度。

  长毛的猫因为毛皮厚度的关系,可以用皮毛减去些对方利爪的攻击,最多被拔掉点毛,黑炭也是仗着自己爪子硬才破了对方的防,直接见了血。

  苏幕遮的爪子是肯定做不到的,在这里他也不适合用任何工具,所以他还是选择了用踹。

  豹纹猫被黑炭划了一爪以后本来至少还能安然落地,但被苏幕遮这样猝不及防地一踹,直接嘭的一声横着砸在了地毯上。

  苏幕遮一踹得手之后直接快速地蹿回唐彩的膝盖上,然后蹲那里慢慢整理自己因为打架乱掉的毛发。

  黑炭倒是还准备再来一爪,刚才的那一爪,直接将对方从脖子那里到腹部开了一条血痕。

  不过那只豹纹猫在被苏幕遮踹到地上以后,直接几个跟斗滚了出去,然后趴那里傻了几秒,这才摇头晃脑地爬起来,一边还不停地晃头,看起来苏幕遮那一踹让它确实摔得有点懵逼。

  在发现黑炭还有攻击的企图时,豹纹猫马上又向后跳了一步,然后开始朝anna的方向退。

  虽然它一边退一边还在低吼,但是大家都能听出吼声中的色厉内荏,很明显,豹纹猫开始害怕了。

  黑炭见豹纹猫开始退让,也就没继续追击,不然自己给人的印象就是凶煞并攻击意向强烈的危险动物了。他也犯不着为了这只猫让别人更忌惮自己,那样也不是好事。

  秦涛等人看着这一幕,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仅仅一个回合,结果却和众人所想的截然不同。

  二毛倒想起了自己跟这俩只第一次见面时的“战斗”,一个挥爪一个踹,看起来这俩只的配合默契很高啊,估计没少在外面干架。

  anna正准备将手上的酒杯朝黑炭丢过去,被二毛拦住了,猫打架是猫的事,人要掺和,那就不一样了。

  当然,如果anna非要怎样,他也是可以奉陪的。

  包厢的门打开,沙姐带着人进来帮忙,将两只猫隔开。

  黑炭早就收起了攻击的姿势,蹲在那里摆出一副我很乖巧的样子,一直到anna将那只豹纹猫带走了,这才跳上沙发,趴在唐彩旁边。

  苏幕遮也没爬回黑炭头上,自己趴在唐彩的一个大腿上。

  二毛走过来,先把苏幕遮捞起来看了看,刚才小仓鼠出手他倒是看见了,但是速度太快,没看见详细过程,生怕被豹纹猫抓到受伤。

  二毛把苏幕遮翻过来,注意看了看胸腹部,查看有没有血迹之类。苏幕遮拼命挣扎,窝擦,你个六毛!

  好不容易二毛放了手,苏幕遮这才连滚带爬地逃回唐彩的大腿。

  二毛又把黑炭提起来看了看,不过黑炭的毛色太深,有血迹也看不到,只能粗粗地翻找查看了一下。

  没发现有伤口,只有右前爪上带着血迹,唐彩叫服务生送了块温热的湿毛巾来,给黑炭擦爪子。

  赵光释和郝苗苗也急匆匆地凑过来,赵小四关心的是自家的财神爷,小灰球可别受伤。

  “看起来没吃亏!”二毛总结道。

  秦涛站在离沙发一米远的地方,他可没二毛和唐彩那胆子。刚才他帮着anna查看了那只豹纹猫身上的伤口,如果不是体型差异,如果黑炭跟豹纹猫一样是只大猫,是不是就能直接现场演绎开膛破肚了?

  还有那只肥……仓鼠,小小个子力气却不小,刚才豹纹猫被踹下来的那声响可不轻,那还是有地毯的关系。要是一般的水泥地,怕不是要给踹成骨折?

  看起来黑炭和苏幕遮都没问题,二毛就被秦涛拉走了,毕竟这还是秦涛的生日宴,大家来开心的,猫打架对旁人来说不过是个乐子,虽然对结果有些意外,但是最多就是以后吹牛多了点谈资,并不值得花再多的注意力。他们还得抓紧时间达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一直到晚上聚会结束,一直平安无事,唐彩逗逗小仓鼠撸撸猫,一晚上都没发脾气没惹事,让秦涛再一次感叹钱花的真值。

  聚会结束以后,二毛带着黑炭和苏幕遮离开的时候唐彩还满脸不舍,二毛还打包了两块蛋糕,带回去给焦家的两个孩子。不过,打架的事就不说了,说出来的话,下次再想跟焦妈请假就别想了。

  第二天,唐彩请秦涛和二毛吃饭,还让二毛带黑炭一起来。二毛问了苏幕遮,苏幕遮摇摇爪子,他看得出唐彩是真心喜欢猫,对自己仅仅属于不讨厌,他就没必要去凑热闹了,有这功夫不如去找曾晓睿玩。

  在曾晓睿家蹲到下午,赵光释和郝苗苗找上门来,苏幕遮好奇怪,这三个怎么凑一起了?

  原来赵光释和曾晓睿都是在京城过年,各家走动拜年的时候就遇见了。以前是曾晓睿不太出现在这种热闹的场合,但是现在他身体好了,自然也要接触一点曾家的人脉。

  赵光释听说过曾晓睿的事,听说是一只特别大特别肥的仓鼠,就觉得是灰球。等见了面一提,果然。

  两人有了共同语言,自然就很快熟悉起来,曾晓睿知道赵光释以灰球为模型做了GB系列玩偶,还特别高兴,经常兴致所致给赵光释画一些广告画和设计一些形象。

  曾晓睿的父母知道了,还给赵光释的小公司投了点钱,算曾晓睿的股份。赵光释对于能拉上曾家这样的大粗腿自然是喜闻乐见的。

  赵光释这次过来,倒不是知道苏幕遮在,他和郝苗苗是来给“大象”搞装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