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女频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第一百八十六章 组团刷BOSS的+++

第一百八十六章 组团刷BOSS的+++

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作者:小小丁子 分类:女频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幕遮想了想,跳下沙发,爬到黑炭背上。

  正在厨房收拾的焦妈朝着屋子门口的这俩只斜了一眼,哎,大的又把小的一起叫出去玩了,管也管不住。

  “早点回来,注意安全!”既然管不住,只好多叮嘱了。

  黑炭“哇呜”了一声,苏幕遮也“吱”了一下。现在家里焦妈是老大,想要以后能经常自由出去遛圈,还是乖乖地听话比较好。否则焦妈一句“禁足”,他们俩也不敢反抗不是?

  黑炭驮着苏幕遮下了楼,直接就往楚华大学的侧门那边去。他今天白天遇见二毛的时候,二毛说晚上八点在这里等,有热闹看。

  差不多八点的时候,他们到了侧门。黑炭和苏幕遮就蹲在没有花坛拦着的人行道边,看着路上来来去去的车辆。有路过的人还想逗逗他们,被黑炭呲牙吓跑了,带着小仓鼠还是远离陌生人比较安全。

  一辆很普通的家庭用轿车开了过来,靠边停下,车窗打开,露出二毛的脸。

  黑炭从副驾驶座的车窗跳了进去,然后用爪子拉开车门让苏幕遮上车。要是直接让苏幕遮爬上来,这车明天就可以去补漆了。

  苏幕遮一边在心里鄙视了一下二毛的服务不到位,一边爬到车头老位置蹲好。

  车里除了在开车的司机二毛,后座上居然还蹲了一只花猫。

  这是一只黑白花的土猫,看起来应该是流浪猫,因为身上的毛沾了一些污迹,看起来有些日子了,并没有被清洗。眼睛上方还有几条长短不一的划痕,虽然已经愈合,但是还是留下了血色的痕迹,在白色的毛皮处特别醒目。

  那只花猫的鼻子上还有个黑色的印记,猛一看像是黑色的污迹,其实是天生的花纹,形状像个米粒似得。

  花猫看见黑炭和苏幕遮上了车也没什么反应,继续垂着头眯着眼睛像是在打盹。

  黑炭疑惑地看着二毛,当初他和二毛发现那个虐猫的“社会精英”,就是这只花猫带的路。只是,它现在为啥会在车上?

  二毛撇撇嘴,“我开车路过那里,见到它蹲在路边,我就叫了一声,它就跟来了。进车的时候还到处嗅呢,一边嗅一边低声呼呼。黑煤炭,你说它是不是知道我们要去修理那个家伙?”

  二毛一边开车,一边嘴巴还闲不住,巴拉巴拉地说话:“那个家伙在后备箱,连车都换了,看来去找他聊天的人可不少,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头上还缠着纱布呢!”

  苏幕遮想起来,二毛在那家伙电脑里找出来的虐猫视频里,有几只猫好像是附近居民的猫,以前平时遛达还看见过。

  要是自家的猫只是丢了,主人固然会担心伤心,多少还存一点念想,比如跟着别的猫跑了,说不定过段时间还会回来。就算不回来,也会假想着被别人收养了之类的好结局。

  但是看见自家的猫被人这样虐死,估计主人必然是要伤心欲绝外加怒气值MAX了。既然知道是谁害的自家的猫,这样还不去找罪魁祸首讨个公道?

  二毛将车一直往郊外开,一直开到郊外一个基本看不见高层建筑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停车的地方是一大片的空地,有着一些野草丛和还没收割的农作物。

  二毛下车的时候说:“乖啊,别乱跑,跑了我就不管你了!”

  苏幕遮可不觉得这话是对自己和黑炭说的,果然后座上的那只花猫抬头往外看了眼,懒洋洋地“喵”了一声,继续蹲在后座上,也没从车窗往外跳。

  黑炭跳出车外,跳上车顶。苏幕遮也顺着车窗蹲到反光镜上,现在是荒郊野外,天黑风高,他可不准备下地。

  二毛从车后的后备箱里将那人拖了出来,那人双手被绑在背后,双脚也并拢绑紧,眼睛被布蒙着,嘴巴被封着。看起来意识并不清醒,有点昏昏沉沉的样子,估计是二毛搞的鬼。

  二毛将人丢在离车十几米外,又走回来从车里拖出一根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棒球棍,“你们说,咱们怎么收拾这家伙?”

  苏幕遮撇撇嘴,没吱声,因为他已经看见那只后座上懒洋洋地睡了一路的花猫,突然精神了起来,眼睛直盯着地上那人。

  好像确认了那人的身份,就是伤害自己和其他猫的家伙,花猫“喵呜”一声,从车里跳了出来,朝那人走过去。

  那只花猫走动得并不快,往后扯着耳朵,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吼声。

  苏幕遮依旧明显感觉到那只花猫的怒气和攻击意识了。

  这时候,地上的家伙也有些清醒了,开始挣扎起来。

  这时候,有一阵风吹过,初春的夜风还是很凉的,苏幕遮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呜……”又是一声猫吼。

  黑炭扯了扯耳朵,他觉得这叫声有点不对,虽然他并不懂猫语,但是总觉得那只猫的叫声与平时的不同,里面还带了些别的意思。

  苏幕遮也不懂猫语,其实他连鼠语也不懂,但是他很明确地发现,那只猫开始发出一种召唤同类的信息,有点类似于以前打网络游戏的时候,有人要组团打BOSS时在喊的“要进团刷XX副本的打+++”。

  “呜……”又是一声类似的猫的吼叫,地上那人挣扎地更剧烈了。

  “喵呜——”不远处传过来一声猫叫,不知道是野猫还是谁家养的晚上出来遛弯的猫。

  “喵呜呜……喵呜呜……”花猫的叫声开始越来越响,越来越高昂,而且一声连着一声,其中召集同类的意味也越来越浓了。

  很快,远处又传来几声猫叫,不同的方向,不同的叫声,是不同的猫。

  回应的猫越来越多,不算高的草丛和种植着农作物的田地里,“嗖嗖”的声音连接传来,不同于晚风吹过叶子之间的声音。

  这种“嗖嗖”的声音苏幕遮格外熟悉,以前晚上和黑炭在小树林里看群猫打架玩耍的时候,就经常会听到,那是猫在草丛里穿梭。

  月光下,明显能看见那些近半米高的已经长得比较密集的野草丛里,因为生物的跑动而摇摆,那些路线痕迹指向这边。

  二毛站在车边,掏出一根烟,点燃后猛地吸了一口,这些猫叫的实在太瘆人,他觉得自己需要压压惊。

  吸着烟,看了看周围,附和的猫叫声越来越多了。

  这些猫,是在合唱吗?

  蹲在反光镜上的苏幕遮突然发觉蹲在车顶的黑炭也渐渐情绪激动起来。

  仰头,看着天空上挂着的那轮明月,黑炭深呼吸。

  “嗷呜……”

  群猫的叫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