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女频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第一百七十九章 黑猫酒馆的狂化药剂

第一百七十九章 黑猫酒馆的狂化药剂

小说: 穿到回猫变成鼠 作者:小小丁子 分类:女频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上午,赵光释准时来接苏幕遮。

  今天赵光释开了辆车,就是一般的私家车,也不是什么大牌子,据说是为了去年回去过年才买的。

  苏幕遮习惯性地爬到车头老位置,却发现那里蹲了两只仓鼠玩偶,一只穿着小西装,一只穿着粉红色小裙子。一看就是郝苗苗的手艺。

  苏幕遮鄙视地把两只玩偶都丢进赵光释怀里,自己趴了个舒服的姿势。

  虽然对赵光释说的仓鼠妹妹完全没有兴趣,不过据说今天来的铲屎官大多数都是妹纸,而且聚会的咖啡馆很有特色。冲着这个福利,苏幕遮倒也气平一点。

  聚会的地方果然离得不远,赵光释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路就到了。那个咖啡馆据说是郝苗苗的网上认识的一个妹纸开的。

  到了地方,苏幕遮自觉地爬到赵光释的肩上,赵光释停好车,拿着焦妈给准备的装着各种用品的袋子,钻出了车门。

  苏幕遮抬头一看,眼前是一栋独立的双层小楼。一楼的门楣上挂着个招牌,招牌做成了一个长条的黑猫样子,有耳朵,有尾巴,身体的部分上面写了四个大字:“黑猫酒馆”。

  呃,不是说咖啡店吗?

  赵光释也抬头对着招牌愣了一会儿,然后又对着招牌下的一个门牌号码看了一会儿,又抬头看看招牌,挠挠头发,开始掏手机。

  “喂,苗苗,我到了你说的那个地址,但是那里是个酒馆啊!”赵光释疑惑地说。

  “什么?就是这里,但是……好吧,没人规定咖啡馆不能叫黑猫酒馆!”

  赵光释无奈地挂断电话,既然郝苗苗说地方没错,那就这样吧。

  把电话放进兜里,赵光释带着苏幕遮就往门里走。

  刚推开门,就听见两声清脆的女声:“欢迎光临!”

  苏幕遮定睛一看,“吱!”惊讶地耳朵都竖起来了。

  居然是两个穿着女仆装的猫娘!黑白色的女仆装,黑色的猫耳,给他们领位的妹子一转身,居然后面还甩着一根黑色的猫尾巴!

  “吱吱吱~”苏幕遮贼笑着拉了拉赵光释的耳垂,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爱好!

  赵光释一边目不斜视地跟着领位的妹纸走,一边解释:“这地方可不是我定的,我也没来过……”

  整个咖啡馆并不大,加上他们今天也算包了场,所以里面并没有客人,妹纸领着他们就朝靠窗那边走。

  赵光释走近了才看见正和他招手的郝苗苗,不是他眼神不好,而是这家咖啡馆的沙发都是那种人陷在里面的懒人沙发,今天又特意为了他们的聚会,把两张桌子拼在一起,周围围了一大圈懒人沙发,从远处看还真看不到人。

  赵光释一边和几个已经到了的妹纸点头打招呼,一边在郝苗苗身边一个沙发上坐下。边上的猫娘妹纸马上递过来一本小册子。

  赵光释知道是让自己点单,打开一看,顿时就傻那里了。苏幕遮也从他肩上探头看着小册子。

  初级治疗药剂 18G

  中级法力药剂 32G

  苏幕遮:“……”这都是什么玩意?

  郝苗苗看见赵光释傻乎乎的样子,在边上笑的不可开支,“她这里只有咖啡和西式简餐,你随便点好了。”

  赵光释苦着脸点了点单子:“那我也得知道是什么咖啡啊~”

  “治疗药剂就是卡布基诺,法力药剂是美式咖啡,初级,中级和高级就是小杯、中杯和大杯的区别!”郝苗苗笑着解释。

  赵光释翻了翻小册子,指着一行字:“那给我来个特效狂化药剂吧!”他觉得自己需要提提精神。

  过了一会儿,赵光释对着自己面前那一杯东西发愣,“这个是什么?”

  “特效狂化药剂!先生!”端咖啡过来的妹纸温柔地回答。

  赵光释端起来浅浅地喝了一小口,麻蛋这就是浓缩意式咖啡,还他玛是双倍的。

  这一杯下去,估计自己确实是要狂化,而且还能狂化一整晚不犯困。

  赵光释慢条斯理地放下杯子,他觉得这一杯放着做装饰就好了。

  苏幕遮在赵光释点单的时候就已经从他的肩上爬了下来,蹲在他和郝苗苗之间的一个小茶几上,打量着来参加聚会的妹纸们。

  这次聚会的人并不多,虽然网上论坛并不止这些人,但是要在楚华同城的,也就没几个了。现在已经到场的也只有十来个个妹纸。

  也许是郝苗苗的安排,也许是店主人的贴心,每两个沙发边之间都有一个小茶几,妹纸们带来的宠物包都放在小茶几上。

  有几个是像苏幕遮的小粉红仓鼠窝一样不透明的,也看不出里面有什么宠物,但是赵光释另一边坐的那个妹纸带的是那种半透明质地的便携箱,里面有两只豚鼠,也就是平时大家说的荷兰猪。

  其中一只好像挺胆小的,缩在便携箱的一角团成一团,惊恐地看着外面。另一只却挺胆大的,沿着便携箱的箱壁爬来爬去,还不时好奇地朝外面张望。

  苏幕遮一个蹲着挺无聊的,就顺着赵光释坐的沙发背爬到那一头,蹲在那个塑料便携箱边上,瞅着里面的两只荷兰猪。

  胆小的那只好像更害怕了,缩在角上,把自己整个团起来,就露出一张脸,偏偏丫全身黑毛,偏还长了一个咖啡色的大鼻子,这么一团,鼻子就更醒目了。

  胆大的那只却迅速地爬了过来,隔着透明箱壁,对着苏幕遮嗅啊嗅。

  坐在对面的妹纸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奇怪地问:“苗苗,你家的仓鼠就这么放在外面,不会跑掉吗?”

  郝苗苗转头看了一眼苏幕遮,“不会啊,GB很乖的。”

  荷兰猪的主人也不甘落后地说:“我家三层和五花放出来也不会跑掉啊!”

  为了证明这一点,她还特意打开了自己的便携箱,把两只荷兰猪捞了出来。

  那只胆小的叫三层的家伙,被捞出来以后更加害怕了,抱着主人的手腕死也不肯下到桌面上。那只胆大的叫五层的家伙,果不其然地一放到桌面,就直接冲着苏幕遮爬过来,拿着鼻子在苏幕遮身边嗅啊嗅的。

  苏幕遮推开那家伙的大鼻子,没一会它又嗅着嗅着凑了过来。如此三番五次,苏幕遮倒有些不耐烦了,顺着沙发背又跑到了郝苗苗那边的茶几上。

  五层看见苏幕遮跑了,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居然也试图往那边爬。可惜他可没有苏幕遮灵活,爬到茶几边上准备爬上沙发的时候差点没一头栽下去,幸亏赵光释眼疾手快地一把接住。

  别上的一个妹纸正好看见,笑着说:“五花是妹妹吧?这么盯着GB追,不会是看上GB了吧?”

  正在让郝苗苗帮着从手提袋里找零食的苏幕遮一愣:“W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