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有人醒在我梦中(青少年文学读本·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 第32章 远去他乡(1)

第32章 远去他乡(1)

小说: 有人醒在我梦中(青少年文学读本·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精选) 作者:冉正万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天早晨,大雾弥漫。王光线上完茅房,弯着腰走到旁边的菜地,准备摘一张青菜叶揩屁股。他的手刚伸过去就咝的一声缩回来——手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痛得他急忙把指头含在嘴里。蹲下去仔细观察,原来是一只有尾针的黑蚂蚁。他轻轻一抖菜叶,把黑蚂蚁抖落到地上,然后一脚踏上去,把它辗进黑土。再摘菜叶,他小心多了。菜叶上没有蚂蚁,但他看见地里有许多蚂蚁正在匆忙地奔跑。它们从不同的栖息之所爬出来,一个跟着一个,以蚂蚁大军的行军速度向菜地之外的什么地方奔跑。

  太阳出来,大雾散去,纸房的人全都看见了这个奇迹。数不清的蚂蚁从各自不同的部落里跑出来,排成队奔跑。蚂蚁的队伍遍布大地,起初像麻线一样势单力薄,但麻线越来越粗,直到变成一根巨大的绳子。被太阳照射到的地方,这条绳子熠熠生辉。这是几十种不同种类的蚂蚁,有体型超常的大蚂蚁,也有小得能从缝衣针的针孔钻过去的小蚂蚁。有黑色的,黄色的,还有红色和白色的。有长尾针的脾气暴躁的恶蜇子,也有性格温顺的大头蚂蚁。那些从松树上下来的油蚂蚁,闪着菜油一样的亮光,身上有一股暖烘烘的臭味。平时不爱成群结队的红蚂蚁走得最快,因为它们的腿最长,头上还比一般蚂蚁多了对触须。白蚂蚁是走得最慢的,它们好像全是近视眼,必须把头放在地上小心地探测才能看清自己该走的路。

  它们像涓涓之水,慢慢汇成了一股洪流。这洪流在天光下似乎一动不动,悄无声息。但站在面前,那种流动的速度和眼花缭乱的颜色,还有连绵不断的沙沙声,都让人感到肉麻和恐怖。那不是在走,而是在“梭”,整个一条带子在梭动。这条大带子的速度并不快,可看那些一刻不停地挥动的小腿,你会相信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地方它们不能抵达。它们脚下的路像老屋的门把手一样光滑,这是数以亿万计的小腿制造出来的奇迹。有种黑蚂蚁身上有一对小小的翅膀,竖起来,就像准备随时起飞。可没有一只飞起来,而是和其他蚂蚁一样划着六条细腿远走他乡。有些蚂蚁并不是走在地上,而是走在其他蚂蚁的身体上,像乘坐人力车一样。它们的动作看上去很笨拙,而那些承受它们重量的蚂蚁似乎也没什么意见,只是它们自己不时跌下采,成了后面赶上来的兄弟的人力车。那些身体比同类小几十倍的浅黄色蚂蚁,凭肉眼几乎看不见它们的腿,它们走在大蚂蚁中间,就像细小的沙子充填在粗沙之间,不知道它们是自己在走,还是被大部队裹挟而去。

  蚂蚁们经过大树或某个土坑时,会固执地从大树的这一边爬上去,再从另一边爬下来。对土坑也是如此,不知道从坑口绕过去,而是下去,再爬上来。不知道绕一个小弯就可以少走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路程。这让人觉得好笑,可它们那股执拗的、不计成本的傻劲,你又会肃然起敬。

  蚂蚁部队翻过山坡,朝着人不知道的地方远征。可以看出,它们这是离家出走,并且不再回来,它们把纸房抛弃了。有人故意一脚踏在那根脊梁上,想阻止蚂蚁前进,一阵“噼啪”声爆裂后,几百只蚂蚁被捻成肉浆,但后面的蚂蚁并没有停下来,它们绕过同伴的尸体继续前进,没有悲哀也没有愤怒,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方脸冉光福要笑不笑地说:“怕是要出大事了。”他并不相信将要出什么大事,即便是大事,似乎也和自己无关。薄刀脸王光线说:“会不会是地震?”冉光福说:“地震其他动物也会逃啊,你看除了蚂蚁,一其他动物一点反应也没有。”

  肖四禄家的大公鸡看见那么多蚂蚁,兴高采烈地啄了几口,好像不对味,懒洋洋地到另一边刨土去了。肖美学从灶膛里撮了一铲滚烫的火灰撒在蚂蚁身上,像爆炒豆一样,蚂蚁在柴灰里“噼啪”响,全都爆炸了。肖美学觉得好玩,还要去撮火灰,他妈说:“造孽的事情少做点,小心遭报应。”肖美学不高兴,嫌他妈“就是鬼话多”。肖美学是纸房出了名的“闷龙”,做正事闷声不吭气,没有一点主张,干那些不入调的下作事,鬼点子却层出不穷。他爹肖四禄说:“住手吧,大小也是一条命呢。你害它们一条命,自己的命就会减一分。”肖美学对母亲还只是嫌,对父亲则有一种恨。这恨从十七八岁慢慢产生,到后来越来越重,不管什么事,父亲赞成的他就反对,父亲反对的他就赞成。父亲的话让他很不舒服,他咣当一声丢下火铲,走了。不知道去哪儿,反正得走,得给父亲一个下马威。

  肖美学没走多远心情就好起来,他看见王光线和冉光福正在用棍子捅那些蚂蚁。他们不是为了捅死它们,而是为了把它们的队伍搅乱。搅乱后它们也能回到大部队上去,这让他们觉得神奇,也觉得好玩。肖美学朝蚂蚁队伍上撒了泡尿,蚂蚁被冲翻了,有些还被从天而降的尿打昏了。肖美学看着那些四仰八叉的蚂蚁嘻嘻笑。王光线回家拿来一瓶汽油,沿着蚂蚁队伍浇过去,还没浇完肖美学就把火点燃了。火光腾地而起,险些追上王光线的手。蚂蚁的爆裂声让他们非常满足,就像过年时观看焰火。

  烧死的蚂蚁不计其数,难闻的被烧焦的气味在空气中飘荡,但一会儿就散了。后面的蚂蚁绕过有汽油味的小路,重新开辟了一条道路出来。随着气温上升,油蚂蚁的臭味越来越浓,闻到的人打起干呕。那是一种闷头的气味,准以形容。如果有一股风吹来,恰巧带着那股气味,气味就会一直在你头上盘旋,即使立即用衣服捂住鼻子,也会让你头昏眼花。

  不过也有一些娘们,为了显示自己多么娇气,没有闻到也故意呕吐起来。除了油蚂蚁的臭味,还有白蚂蚁的酸腐味,这种气味是低沉的,厚实的,滞重的,贴着地面慢慢移动,将整个大地慢慢覆盖。这种气味不难闻,但使人头脑发昏,胃口下降,像在墓穴里睡了一觉醒来。

  鸟儿躲起来了。除了蚂蚁的声音,四下里很清静。

  肖美学说:“要是蚂蚁能卖钱,把它们全部捉起来,肯定发大财。”他张着大嘴,一副愚不可及的样子,两个指头慢慢地揉着太阳穴,一溜涎水在牙齿间闪闪发光,看了一阵,回家了。对父亲的恨没有消失,但他肚子饿了。

  “病壳壳”王海洲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人群后面,突然以一种怪异的腔调说:“乡亲们,你们不能让蚂蚁走呀,快让它们留下来呀,不然我们就完蛋了。”王光线说:“要走走它们的,走得越远越好。今后种洋芋就不用下农药了,花生也不怕它们糟蹋了。”王海洲说:“真笨哪,你们真笨哪!你们不想想,连蚂蚁都不能住下去,人还能住下去吗?”有人说:“是它们自己要跑,我们又没赶它们。”王海洲说:“今天蚂蚁逃跑,明天虫虫逃跑,后天大兽逃跑。它们全都跑了,光剩下人,就像池塘里光剩下鱼一样,这些鱼还能活吗?一个也活不了!”

  王海洲曾经是个干活不知道累的人,可最近这几年不行了,全身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见到人就惭愧地说:“不行了呃,成了病壳壳了呃。”活路干不了,成了一个只会装干饭的口袋。眼角经常挂着浑浊的泪水,不知道是在为自己的病难过,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

  别人安慰他:“你都八十三了,你还要想干哪样。这活路有做得完的吗?想歇就歇吧,没有怪你。”他说:“不行了呃,成了干饭口袋呃。”

  现在,王海洲改用嘲笑的口气对大家说:“反正我是个病壳壳,离死不远了。可你们还要活呀,你们不活,你们的儿孙还要活呀。”

  王海洲大难临头的告诫起了作用,人们从有生以来各自的生活经验里慢慢感觉到一种恐慌。开头倒不是恐慌,是一种体会:王海洲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体会到了王海洲说的道理,就没法不恐慌。而这恐慌一旦开了头,就会成为一颗种子,因每个人的感受不同而茁壮成长,最终成为集体的恐慌和个人的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