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我与良人共枕眠> 第二十七章 疯狂的安瑶光

第二十七章 疯狂的安瑶光

小说: 我与良人共枕眠 作者:阿浅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知道你又迷茫了。”徐若言一副过来人的样子,“难道你忘记你当初怎么认定这个人的了吗?你忘记你认定他时你内心的想法了吗?”

  “我没有。”江蓠立即否认,极快的语速显示了她有些急于解释,“比起迷茫,我更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坚持,为什么没有相信他,我嘴里说着不介意他的冷酷与闷葫芦性格,但还是希望他能跟我一起分担他承受的那些东西。”

  “但是,当我看到他在我面前故意做很多表情说很多话时,我的心又是痛的,他不应该那样,比起我,他已经爱的够卑微了,我不能再这个样子。”江蓠闭了闭眼睛,痛苦的拧紧眉毛。

  作为江蓠身边最亲近的朋友,徐若言撩起她额角的碎发挂到耳朵,此刻更像一个长辈,“你从小就只有哥哥,后来有了个弟弟,最后遇到了我,我觉得我就像你缺失的那个姐妹,作为一个姐姐,我想告诉你的是,每个人的性格,都注定了他爱情的姿态,你觉得穆青禾爱的卑微,其实反倒不是,对于他这种失而复得的心理来讲,他想做的是带给恋人更好的感受。”

  江蓠抬头半信半疑的看着徐若言,最后像是认同了她的话一般笑了笑,之后两人都笑了起来,徐若言突然捂住肚子,“哎哟不能笑了,再笑伤口都要裂开了。”

  不说还好,说完江蓠这个损友笑的更开怀了。

  之前的朋友都因为那晚荒唐的聚会许久没有联系了,江蓠生活变得单调却不乏味,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去看看徐若言和干女儿,下午在家着手处理江氏企业一些简单的工作,若言酒庄那边本就是徐若言为勾引她回来的一个说辞,如今也已经许久没有去了。

  这天是周日,本应该休息在家睡觉的日子。

  却收到了一条无法拒绝的信息。

  “我回来了,现在在家,晚会儿去找你。”

  这个穆青禾,任务结束了竟然不第一时间来见她。

  上次朋友圈的事还没解决,江蓠气的在屋里跺脚,既然他不来,那她就去找他!

  说干就干,江蓠略微收拾一下,指间转动着车钥匙,取了车后悠哉悠哉的往穆青禾家开去。

  想到即将要把穆青禾打的不敢还手,江蓠一路上就忍不住翘起嘴角。

  把车停在小区路边,江蓠一边赞叹穆青禾的品味一边拍门,这次跟上次差不多,也是敲了半天没人来开门。

  吸了一口气,江蓠提了提嗓子,“穆青禾——,你再不给我开门,小心我让你今晚睡不了觉!穆——唔……”

  一句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被遮挡住,下一秒嘴巴就被人捂上,连手都被人反翦在背后,身体被推着往前走。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短暂的晒在人身上,下一刻又走入阴影处,江蓠听到门开的声音。

  眼前的黑布被掀开,束缚着自己的那个人也不见了,江蓠眨了眨眼睛,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先是恐慌,然后劝解自己一定要镇定。

  她不像是遇到了绑匪,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一路上那些人虽然对她凶狠了点,却没有伤害到她,江蓠想了想她是怎么来的,收到了穆青禾的短信,然后压抑不住内心的气愤跑了过来,最后被人截了去。

  穆青禾呢?她在他门前拍了那么久,他就算是在睡觉也不可能没醒,但是她几乎是接到短信几分钟就跑了出来,穆青禾没那么快睡觉。

  江蓠突然想起三年前,也是这么几条短信,他说跟她分手,她去哪儿都找不到他,然后心灰意冷的出国……

  莫非,一直有人在中间分散他们两个?

  科技那么发达,也许,她刚刚收到的短信,根本不是穆青禾发来的,而是别人假冒的。

  江蓠赶紧拿出手机,还没解锁,就听到空气里传来熟悉的女声,“你不必看了,他这几天都不会回来,是我找的黑客冒充穆青禾给你发的短信。”

  江蓠转身,沙发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人,俨然是安瑶光。

  江蓠突然就不乱猜了,自信的走过去,“安小姐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有什么事不能好好的约我出来,我们坐下互相捅几刀,非要用这种违法的方式。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爸妈还等着我带穆青禾回去吃饭呢。”

  言下之意,江家人知道江蓠出来,并且是找穆青禾的,如果短时间内回不去,江家人说不定会来找的。

  可鬼知道,江蓠说这些话的时候有多心虚,生怕安瑶光看出端倪,江家人知道她出来?才怪!

  安瑶光脸上挂着无所畏惧的笑容,“对待不一样的人,当然要用不同的方法,看来江小姐喜欢穆青禾很深,所以才在接到短信的那一刻不请自来。”

  江蓠翻了个白眼,心想我才不是不请自来,穆青禾都是她的,何况这小小的一所房子?

  “江小姐可否知道,有一个人很爱很爱她,不比他爱你少一点。”

  江蓠转了转眼睛,这是要给她做心理工作?按照一般小说套路,应该是对她这个女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攻破女主防线,成功上位……

  呸呸呸,都想哪去了!江蓠暗暗唾弃完自己,一点配合安瑶光的意思都没有,“知道啊,他妈嘛。我得感谢穆父穆母,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穆青禾和幸福的江蓠。”

  安瑶光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表情有一丝龟裂,似乎先前的准备都随着江蓠的这一段话,风萧萧兮易水寒了。

  看着她有苦说不出的样子,江蓠内心忍不住唱起了歌,‘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像情感节目里的嘉宾任人挑选~’

  搞清楚了自己的目的,安瑶光终于正经了起来,“江蓠,你最好搞清楚,现在是在我的地盘,你说话最好灵光着点,外面有一圈的保安,连屋子里的角落也站了保安,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让别人找不到你,或者让你回去时身上带着点‘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