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傲娇妈咪好难追> 第三百四十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大结局)

第三百四十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大结局)

小说: 傲娇妈咪好难追 作者:沐芷小漓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上次在罗宅一别之后,他们并未再见过,如今已经是大几个月过去了。

  曾经的那一段过往,横亘在几人之间,过去仿佛是如何都不能跨越的障碍。可是如今,那一层障碍已不复存在,相反的,有了秦小漓这一层桥梁,他们再相见时,竟有了一种亲近之感。

  会心一笑,没有尴尬没有怒对,只有沧桑过后的安定满足。

  如今这一特殊的日子里,即使曾有过的所有隔阂矛盾,仿佛都可以不再追究。

  “老秦,你们来了。”林翌豪笑着打招呼,说着,还搓了搓自己的头发,“你们帮我看看,我头发行不行?”

  他说着,又顺了顺衣服,“还有衣服,行不行?”

  王莲汐笑道,“姐夫,都挺好的,你别担心。”

  室内突然静默下来,这一声姐夫,已然是将过去一切恩怨纠葛全部抹掉。

  “诶,好,我听你的。”林翌豪脸上的笑意加深,连额上的褶皱都深了几许,眼中却是泛着潮意。

  “老林,我跟莲汐过来呢,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林翌豪立即来了兴致,“什么,你们尽管说。”躺在医院的这两个月,他身为退休老人的挫败感渐深,更让他懊恼的是,他竟连女儿的婚礼,都没法参与筹备。

  秦氏夫妇对视一眼,由秦子林开口道,“我们想让你带小漓进礼堂。”

  话音一落,室内又是一静。

  ……

  这边厢,新娘化妆间门口,有人正在敲门。

  朴琳琳冲着门口询问,“谁呀?”

  门外静默两秒,而后才有犹犹豫豫的声音传来,“是我,罗浩。”

  朴琳琳诧异之余,扭头看向秦小漓,用眼神询问她的意见,见秦小漓也有一瞬间的怔忪,立即低声询问,“你邀请他了?”

  说着又懊恼的拍了拍脑门,“哦不对,他是沈淅铭的大舅舅,婚礼肯定要邀请他参加的。”

  只是这样一来,多年前的几人纠葛,又要在这里聚首,今日的婚礼难免又要多操一份心,朴琳琳的眉心不禁皱了起来。

  秦小漓却是不甚在意的轻笑一声,示意化妆师暂停,她从化妆台前站起身来,“我去看看。”而后便亲自去开门。

  此时的她已妆发完毕,身上是一件白色抹胸婚纱,身后是长长的裙摆。这是等下婚礼仪式时的第一套礼服,自然是重中之重,朴琳琳不敢耽搁,赶紧跟上帮她拉起裙摆,“哎呀你慢点,别踩到裙子了。”

  一旁的化妆师也过来帮忙,捡起另一侧的裙子跟在她身后。

  秦小漓拉开门,门外只有林翌豪一人,他一身定制的正装装扮,显然是极为重视这场婚礼出席。

  而在门开的一刹那,秦小漓没忽略他眼中的惊诧神色,不待他说话,她便开口直接询问,“是不是很像她?”

  据那晚他在罗宅的描述,多年前,他终于得以来寻找沐芷漓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她与别人的婚礼,因此那时,她身上也该是一件婚纱吧。

  沐芷漓当年的婚纱照,林翌豪一直珍藏着,因此多年以后,秦小漓也有幸得见,沐芷漓当年穿着的,也是这样一身白色婚纱。

  话没说得很明,但罗海显然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一瞬间的失神过后,他重重点头,“太像了。”

  秦小漓嫣然一笑,“那天我看见她穿婚纱的照片,也觉得很像。”

  她的笑意简单纯粹,好似过去的那一切纠葛都不复存在。林翌豪瞧着,脸上神色变换万千,最终停留在释然的浅笑上。

  “你与你母亲,长相虽然相似,但是性格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母亲温婉善良,而你,则比她要坚韧坚强许多。”

  沐芷漓就如温室里的花朵,需要人来细心呵护。而秦小漓则是田野里的鲜花,迎风招展,盛开怒放。林翌豪已在心里有了判断。

  秦小漓笑道:“谢谢大舅舅的夸赞。”倒是毫不客气。

  罗浩一愣,不仅是因着她不卑不亢的态度,更是因着这句大舅舅。她从前都是叫他大伯伯的。

  是啊,她今日就正式成为罗家人,跟着沈淅铭叫一声大舅舅,本就应该。可听在罗浩耳里,却是觉得格外亲切亲近,好似终于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大舅舅,仪式快要开始了,您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罗浩这才反应过来,从怀里拿出一张折叠过分的纸张,递到她面前。

  秦小漓接过,“这是……”竟是空餐厅的经营权转让书。

  罗浩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大约十几年前,我偶然间得知,这家餐厅是你母亲的意愿,便想要将其收购。”

  “原本以为林老头肯定不会愿意,但是没想到,我派出去谈收购的人,却很快带来捷报,后来,这家餐厅就一直在我名下。”

  秦小漓凝眸,林翌豪之所以爽快转手,只怕是因为,那时他已经认清,母亲的心中所想所念,始终都不是他。

  “现在,这家餐厅就作为大舅舅送你的新婚礼物,它在你手上,也算是物归原主,你母亲也会高兴的。”

  罗浩的话有条有理逻辑分明,显然是打定了注意,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而秦小漓听完他说的之后,也确实没了拒绝的理由。

  总归,这一间餐厅,对于柒家来说,也算不上多贵重,更何况,还是她母亲留下的,秦小漓确实也舍不得拒绝。

  “那好吧,那我就暂且收下,不过,对于餐厅管理,我不太懂,有空还请大舅舅多多指教。”

  见她收下了,罗浩的神色才总算松懈下来,他摆摆手,擦了擦额角的汗,“没事没事,你要是放心,我会经常过去的。”

  “自然放心,那是最好不过。这样吧,往后空餐厅的盈利,我和大舅舅一人一半,大舅舅管经营,而我只是个挂名老板,算起来,还是大舅舅吃亏。大舅舅觉得如何?”

  又是一愣,怎么也没想到她在这儿等着他,罗浩赶紧摆摆手,“那不行,我这只是帮忙出点建议而已,算不上经营,而且,店里有专门的经理,那个袁华对餐厅管理就挺有一套的,我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

  秦小漓却是打断他的话,“大舅舅,您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更加不好意思收您的礼物了,因为说起来,我才是坐享其成的那个,不是吗?”

  说着,她作势就要将转让书还回去。

  罗浩赶紧推回,“行行行,我答应了答应了还不行吗,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分就怎么分。”

  见着秦小漓终于笑了不再推辞,罗浩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哎呀,送个礼还这么难的,人生头一回啊,生怕你不肯收,这转让书揣我兜里都一个星期了。”

  轻松的话语让气氛越加轻松起来,秦小漓抚着转让书上深深的褶皱,嘴角笑开。

  朴琳琳将两人的对话尽数听去,此时也揶揄道,“两位老板,下次我去店里吃大餐,可得给我打折哇。”

  林翌豪赶紧笑着应到,“应该的,朴小姐尽管去,全部免费。”

  ……

  酒店的休息室内,林翌豪在听闻秦氏夫妇的来意之后,赶紧拒绝,“不行不行,那不行的,你们养育了小漓这么多年,照理说,你们才是小漓的父母。”

  他焦急着推拒,又是不好意思道,“能让我来参加她的婚礼,我已经很满足了,不奢望能牵着她进礼堂。”

  身为生父的权利,他却是从不敢奢望,女儿的一点点示好就足以让他高兴许久。是怎样的愧疚心理,才让他如此小心翼翼。

  秦氏夫妇对视一眼,秦子林走到他身旁,将手重重的放到他肩上,大有嘱托意味,“老林呐,这是我跟莲汐商量之后的结果,你错过了小漓这么多年的成长,并非你所愿,当年的种种,大家都颇为无奈,到了现在,也怪不得谁了,你就不要再想了。”

  王莲汐接着道,“是啊,其实,我跟老秦,我们应该谢谢你,谢谢你生了小漓这样好的一个女儿,也让我和老秦,满足了生养孩子的愿望。”

  “小漓是我们的女儿,也是你的,她在我们身边这么多年,我们已经知足了。至于牵她进礼堂,这理应是你这位生父的责任,我们可不会再替你担了。”

  说到最后,气氛已然轻松,秦子林接着妻子的话说道,“没错没错,往后,作为小漓的父亲,你可得替我分担一些责任。”

  林翌豪眉眼笑弯,脸上的褶皱更深,但眼中却是明显的润湿一片。他的身体状况,他自己比谁都要清楚,能活多久已是个已知数。

  他深知秦氏夫妇的用心,便也不再推辞,所剩的时光短暂,他没时间再纠结太多。

  他重重点头,也像是应下承诺,“好,好,我来。”

  正在这时,刚刚出去接电话的张寒急匆匆的冲进来,面色紧迫忧虑,“不好了,大小姐晕倒了。”

  一阵兵荒马乱,众人都快步往化妆间赶去,林翌豪坐在轮椅上,比其他人都要慢一步,他急得恨不得立即跳起来跑过去,所幸张寒按着他,才阻止了他的鲁莽行动。

  林翌豪边焦急着催促随行医生快点推,一边问着一旁跟着的张寒,“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晕倒了,电话里怎么说的?”

  张寒赶紧回忆着刚才电话里小K助理的说辞,“说是,大小姐在化妆间门口跟罗家大爷说话,气氛挺好的,可突然之间就晕了,沈总和小K刚好过去,正巧便看见她晕倒,今天的宾客里有人是医生,已经请了去化妆间。”

  “怎么没联系医院呢,这里什么设备都没有,怎么检查啊。”林翌豪焦急道,说着又朝着推轮椅的医生喊道,“张医生,您待会儿也帮忙看看,您是经验丰富的老医生了,还请仔细些。”

  张医生赶紧应下。

  林翌豪三人到达化妆间的时候,便看见众人都屏气凝神,秦小漓平躺在供人休息的沙发上,旁边一位医生半蹲着,正凝神给她把脉,沈淅铭站在医生旁边,一脸焦虑忧心的望着,而众人的视线也来回在医生和秦小漓脸上转换。

  林翌豪进去的时候,医生正收手,站起身来,脸上却是带着笑意,他转身对着沈淅铭,“淅铭,秦小姐这是怀孕了。”

  沈淅铭瞬间一怔,整个人像是施了定身术,半晌动弹不得。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画面。

  是最初得知她当初生养秦梓涵的时候,得知她难产,差点下不来手术台。

  是那时,知道她产后很长一段时间,身体孱弱,将养了许久,才渐渐好转,却也就此落下病根,每到雷雨天,便腰酸体乏,到了每月的月事时,更是疼痛难忍。

  是后来,她告诉他说,她可能再也生不了孩子了,他不信,说要给小涵添个妹妹。

  后来,他们翻云覆雨,却早已无关孩子。到了今日,他也未曾想过,非要再要一个孩子。

  甚至,他还想过,小涵已经长大,现如今也认回林家,孩子有了秦氏夫妇和林家的照顾,他们夫妻俩,往后可以好好的过二人世界。

  他们二人,虽是从小就相识,但一直以来都是聚少离多。在伦敦重逢之后,两人是异地恋。好不容易等到秦小漓回国,没几天,就发生了照片门事件,又是相隔五年的分离。

  再后来,即使重遇之后,也是阻碍重重。

  现下,两人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他甚至都已经将工作安排好,接下来的三个月时间,全是他们的蜜月时间。他再也不会浪费任何跟她一起的任何时间。

  可现在却告诉他,她怀孕了,两人又有了一个孩子?

  终是众人的谈论声将他的思绪拉回,秦小漓已经醒了,听了医生的话,她一手覆在小腹上,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林翌豪上前来,交谈之中,又是让他带来的医生再次复查了一遍,结果也是一致,秦小漓确是怀孕了。

  秦梓涵小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作为花童的他,穿着一身高定礼服,有模有样的小绅士模样。

  他听闻自己马上会有个小妹妹或者小弟弟的消息,手舞足蹈高兴个不停,正要扑上去拥抱秦小漓,却被沈淅铭一下拎起后衣领,小腿悬空,一下就远离了秦小漓。

  “你离你妈远点,别压着她。”沈淅铭防孩子跟防啥似的,秦梓涵小朋友很是受伤啊,一双欲泫欲泣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秦小漓,“妈咪~”呼唤声更是软糯得让人心里都融化了。

  然而,沈淅铭依然半分情面都不留,“叫谁也没用,你妈咪现在身体不舒服,你离你妈远点,听见没有?”

  秦梓涵小朋友越加委屈,但眼泪硬生生的憋住没掉下来,那张望着沈淅铭的小脸更是透着一股倔犟,“哼,不碰就不碰,你的老婆,我才不稀罕碰呢。”

  众人已是瞠目结舌,纷纷看向沈淅铭,这话显然是沈淅铭先前对小涵说过,要不然,他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哪里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就在沈淅铭脸色幽深变化的时候,秦梓涵又是说道:“我不给你当花童了,我让你娶不成老婆,哼。”

  室内静谧得连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见,一大一小两个长相极为相似的面孔相互怒对着,这话题也是极为诡异。

  终于,“扑哧”一声,在沈淅铭身后的秦小漓,忍不住先发出笑声来,众人也都才后知后觉的笑出声来。

  沈大总裁的神色明显不好看,秦小漓拉了拉他的衣襟,“好啦,你跟个孩子斗什么气呢。”

  秦小漓边说着,已经从沙发上坐起来,沈淅铭赶紧小心翼翼的去扶,“你再躺会儿吧。”那紧张的神色,像是全然忘记了刚才跟儿子斗气之事。

  王莲汐也是劝道,“是啊,你再休息会儿吧,刚才突然说晕倒,真是吓坏我们了。我看哪,我们还是去医院具体检查一下,不然我不放心啊。”

  王莲汐说到后面,有些欲言又止。

  秦小漓笑了笑,握着母亲的手按了按,她知道母亲的顾虑,上一回的怀孕以及生产,几乎要了她的命,母亲这是担心上次的事会重演。

  “妈,我真的没事,刚才晕倒,可能是因为最近太累了,休息不够。我刚躺了一会儿,已经好多了。”

  知道母亲并不会就此放心,她又保证道,“先前是我不知道怀孕的事,往后我会多注意休息的。”

  她说着,双手覆在腹部,它明明还那么小,可是她却好像已经感觉到了它的存在,那是一条孕育在她腹中的生命,是一个,在她已经不奢望的时候,突然降临的惊喜,她比谁都要在乎它。

  “而且,婚礼马上要开始了,我这会儿不能离开。”秦小漓看向沈淅铭,理了理他刚才慌乱之中弄乱的领结,笑着道:“我的新郎,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礼堂了?”

  沈淅铭回握住她的手,眼里还是掩不住的担忧,“真的没事?”

  她摇头,确实觉得并无大碍,“放心吧,如果我不舒服,会说的。”

  这时,之前给她做检查的医生说道:“淅铭,秦小姐确实并无大碍,只要不喝酒,不长时间站立行走,都不会有问题的。”

  “看吧,医生都说了。”秦小漓俏然笑道,“难道你反悔了?不想和我结婚,故意拖延时间?”

  沈淅铭赶紧摇头承诺,“当然不是,小时候在外公家见到你,我就知道,你会是我以后的妻子。”

  情急之下说出的话,让众人都是一愣,他自己也愣住了。

  那是什么时候呢,那时她还是个小肉团子,平日里根本都不敢跟他说话,可是午睡时,就爬到了他的毯子上,抱着他的胳膊当枕头,还不肯撒手。

  那又是什么时候呢,她跟在叶诚慕后面,总是笨拙的被叶诚慕捉弄,却一脸天真无辜,依然乐此不疲。而他就在楼上,视线总是无法离开那抹肉嘟嘟的身影。

  ……

  正在这时,叶诚慕扶着罗老爷子进来,罗老爷子已听闻了秦小漓怀孕的消息,此刻也是激动不已,众人纷纷让开道,罗老爷子直接来到秦小漓面前,她就要起身去迎,却被沈淅铭和罗海同时按住,但他们却又都未用力,只是隔着空气虚虚的按一把,仿若她真是一个碰不得的瓷娃娃。

  罗海的各种嘱咐询问还在耳边回荡,秦小漓抬眼看去,面前的亲人朋友,全都带着喜悦的笑意,这些她最在乎最爱护的人,全都在她身边了。

  不,还缺一个人……正在晃神间,化妆间的门再次被推开,秦小漓抬眼看去,正是柒研希,两人四目相对,会心一笑,秦小漓的嘴角始终扬起,终于不再落下。

  ……

  一周后,意大利威尼斯,这是一条被私人承包下来的豪华游船,就和秦小漓在那副画里看见过的一样。

  她站在船头,看着眼前跟画中一样美的景色,眉眼弯弯,笑意直达眼底。

  “咔嚓”一声,秦小漓回过头来,沈淅铭便将一件披风披到她肩上,“外面风大,小心着凉。”

  秦小漓伸出手去,“你拍了什么,给我看看。”

  沈淅铭将画面调出,递到她面前。

  照片中是一个淡雅绝美的女子,与这海天一色的城市融为一体,她脸上的清浅笑意恰到好处,她似在眺望远方,又好似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沈淅铭从身后揽住她,手掌自然而然的覆在她的小腹上,下巴搁在她的肩头,与她一起去看那张照片。

  “我们多拍一些照片,带回去给母亲看。”

  秦小漓唇角微弯,道一声,“好。”

  这一声母亲,不必道明,她便知指的是沐芷漓。

  那年初见此景,沐芷漓曾许下愿望,愿跟最爱的人共赴美景。

  现在,她替她来了,并且,母亲未曾享受到的幸福,她会替她幸福下去。

  人生总在兜兜转转,但在千帆过尽之后,还能道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