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一夜缠情:纪少撩上瘾> 第219章 欠你一场婚礼(大结局下)

第219章 欠你一场婚礼(大结局下)

小说: 一夜缠情:纪少撩上瘾 作者:鱼尾纱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纪封航被我的动作弄的一愣,想躲开,却在我抬起头时按住我的后脑晒,加深了蜻蜓点水一吻。

  等我们分开之时,两人都气喘吁吁,我的脸上浮现一层粉霞。

  该解释的我已经解释完了,离开两天,我已经分外想松果了,跟纪封航说了一声,准备回去看她。

  “你好好休息,我……”

  “一个吻就想抵消我积聚了一晚上的怒气?”

  “那你还想怎样?”

  我假装生气,不满的看着他。

  “从现在开始伺候我,一直到我出院为止。”

  他不说,我也是这么打算的,我也没矫情,点头表示同意。

  “不过我得先去接松果。”

  “我会让人去接,你现在在这里坐下。”

  纪封航指了指床边的椅子,对于他霸道的举动,我已经习以为常,拉过椅子坐下。

  纪封航联系秘书,听他报上的地址,我急忙给他纠正。

  “不是那里,松果在……”

  纪封航睨了我一眼,我突然恍然大悟,摸过床头柜上的报纸砸在纪封航的脑门上。

  “你是不是打算我不主动上门找你澄清,你这辈子就不让我见到松果了。”

  昨天他回到桐城之后就应该把小家伙给接走了,想到这里,我又气又恼,这个大骗子,之前一直说,不会争松果的抚养权的。

  “啊……”

  纪封航突然痛苦的闷哼声,我急忙丢掉手中的报纸,一脸担心的询问他,是不是我弄疼你了,我去叫医生。

  “没事,逗你玩呢!”

  纪封航脸上漫上笑容,我气得抬手又想揍他,他急忙讨饶,难得见他会有笑逐颜开的模样,我的心里也喜不自胜。

  纪封航昨晚一夜没睡,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人就会有些困顿,见他的眼中满是血丝,我催促他睡一会儿。

  他跟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般,紧握着我的手不松。

  在他的熟睡的时候,枕头旁的手机响了起来,纪封航一向浅眠,我怕打扰到他,急忙拿过来想要调成静音。

  薇……

  宋雨薇吗?

  原来两人还有联系,我心中那根一直被我忽略的刺又开始冒了出来。

  我鬼使神差的滑下接听。

  “爸爸,我在学校的绘画比赛中得了一等奖哦。”

  耳边响起一个稚嫩的男声,那声爸爸让我心里生出一股怪异感。

  “你……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没错的,你是谁,爸爸呢?”

  我是谁,纪封航的前妻,现女友?

  我张张嘴巴,心中堵得慌,“你……你的妈妈叫宋雨薇?”

  宋雨薇是顾家的养女,听顾嘉恒说,她其实是我生母的妹妹得女儿,妹妹妹夫在一场车祸中去世,当时生母刚“失去”我,就抱过来抚养了。

  算起来,我应该叫她一声姨姐吧。

  “是啊,你是谁?”

  “我……我叫唐芷。”

  在他承认是宋雨薇的孩子时,我就想挂断电话了。

  “抱歉。”

  下一秒,电话中响起一道女声,“我是宋雨薇,我下次记得不会让铭恩再乱叫了。”

  宋雨薇跟我想象中的并不一样,半点儿都不盛气凌人,她是纪封航以前深爱过的女人,据说还在国外登记了,我不知道用怎样的心态跟她交谈。

  “你的事情嘉恒跟我说了,纪封航是个好人,你好好珍惜,至于铭恩,他不是纪封航的孩子,他的生父是严海。”

  从宋雨薇的口中,我知道了当年车祸的细节,严海在大货车撞过来的时候把方向盘打向右侧,把生的机会留给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纪封航。

  严海被送进急救室,是受了轻伤的纪封航主刀,最后却依旧没有挽回好友的命,纪封航自责难过,最后封刀不再看病。

  娶宋雨薇,也只是想替严海照顾她而已。

  真的是那样吗?

  我觉得不是,纪封航应该是真的喜欢过宋雨薇,只是这些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再去深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挂断电话之前,宋雨薇说,或许我该给她叫声姐姐,我张了张嘴巴,姐姐两个字始终难出口,宋雨薇也没有为难我,说下次见面的时候,希望能亲耳听到。

  “小姨,舅舅说你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叫松果,记得告诉她,她有个很想念她的哥哥哦。”

  这是铭恩最后跟我说的话,闻言,我的心里突然滑过一股暖流,所有的隔阂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傻笑什么呢。”

  纪封航醒来之后,见我在发呆,伸手戳了戳我的脸颊。

  我急忙回头,纪封航的手机再次响起,这一次打电话过来的是曹文杰,说是找到陈默宇了。

  “做掉。”

  “交给警察吧。”

  我不想让纪封航手上沾上鲜血,摇头阻止,纪封航迟疑下,按照我的意思吩咐曹文杰。

  “松果呢?”

  “被老爷子半路劫走了。”

  秘书刚才来过了,说是松果被老爷子带去吃好吃的了。

  从老爷子的态度上来看,是接纳我跟松果了。

  纪封航的身体恢复的速度还算神速,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后,嚷着要出院,我跟他一起住回了满是回忆的金海岸,房子里面的装饰跟我离开时没有任何差异。

  我跟纪封航好似分开三年的恋人,故意忽略这三年中间发生的事情。

  可有些事情不提,不代表没有发生过,易阳的生父暴露之后,陶家对陶然过分苛责,导致她精神处在崩溃的边缘,在易阳再一次犯病的时候,她失手把易阳摔下楼梯,导致易阳死亡,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非常大,听张妈说,她整天都神经兮兮的,每天都觉得有人要害她。

  老爷子找了知名的神经科专家却被陶家人轰了出来,林敏旋被老爷子驱逐出国,他在世时不许林敏旋回国。

  至于纪封阳,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开窍了,在主治医生的陪同下,离开桐城,出去看看外面的景色。

  他的决定得到了老爷子和纪封航的支持,特别是老爷子觉得特别欣慰。

  顾言亲自上门找过我几次,言语间得意思是想让我说服纪封航把从顾氏夺走东西还给他,我装作听不懂。

  让我意外的是,纪封航在顾言找上门之前就把转让书给了顾嘉恒,顾嘉恒是个有原则的人,并么有接受。

  三个月后,纪封航恢复的差不多了,他知道我一直惦念林美仪,他陪着我去了一趟监狱。

  监狱中的林美仪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她,短短的头发下,白皙的脸庞虽然已经爬上皱纹,但依稀能看出年轻的时候很美。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清她的样子。

  她见到我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直到我起身离开,才听到她说,“谢谢你还能来看我,对不起。”

  她的这句对不起应该是发自肺腑的,我的眼眶突然之间微微湿润。

  林美仪欠我得对不起还了,顾言欠她的呢,恐怕这一辈子,那个自大的男人都不会承认他做错了吧。

  从监狱离开后,我的心情有些沉重,纪封航带着我来到了时代广场,听到周围有人议论纷纷,我一仰头看到广场上空飘起的几个红色气球上写着“唐芷,嫁给我吧”,我愣怔几秒,猛然回头看向正站在我身旁的纪封航,若无其事的轻咳一声。

  时代广场上,摆放着一圈的玫瑰和百合花,还有一个乐队进行表演,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单膝跪地,向我求婚吗?

  谁知这家伙竟然拉着我回到车内,低低骂了曹文杰一声。

  他的模样奇怪,我心生狐疑,转头看向车外。

  “你喜欢这样的场面?”

  语落,纪封航拉着欲下车。

  “你干嘛,我可不想上头条。”

  纪封航才“离婚”几个月,再次高调求婚,我们肯定会被媒体抨击,幸亏纪封航方才没有……

  “你喜欢,上头条又怎样?”

  “谁说我喜欢了,你对我不要那么霸道比什么都强。”

  闻言,纪封航轻挑下眉,“我很霸道吗?”

  我重重的点下头,我以为纪封航会发火,没想到他凝眉认真的思考下,“我改可以,但你必须想办法让松果认我这个爸爸。”

  “你自己得不到她的承认,怪我喽。”

  我白了纪封航一眼,突然纪封航认真的看着我,“唐芷,我欠你一个婚礼。”

  “不用了,什么时候去民政局把证补了就行了。”

  “你倒是挺好打发的。”

  纪封航觉得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面子挂不住,冷哼了一声,“该死的曹文杰,我让他准备一个温馨一些的求婚仪式,他倒是挺高调。”

  启动车子的时候,纪封航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我没听清,问他,他没说。

  老爷子知道纪封航不办婚礼,心里就跟猫爪样挠着,开玩笑的说:“你这个三婚四婚的就消停一些吧。”

  老爷子话虽是这么说,在我生母醒过来的时候,还是让两家人一起吃了个饭,认下这门亲事。

  生母得知我是她的女儿,高兴得不能自已,可能是压抑了大半辈子,她不顾顾言的挽留跟他离婚,搬离顾家,跟顾嘉恒一起生活。

  顾言落得个孤家寡人的下场,从生母的口中,我得知因着她怀孕的时候,精神时好时坏,会偶尔乱吃药,导致顾嘉恒心脏不好,不能大喜大悲。

  原来顾嘉恒一直保持平和的心态是因为这个。

  后来我见到过童晓曦,最终因为孩子,她跟童晓泽通过重重阻碍在一起了。

  而八月,跟我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后,临近开学,顾嘉恒带着她回家一趟,她的父母和外公已经搬离原来的住宅,不知所踪。

  小姑娘大哭了一场,在顾嘉恒劝说和再三保证帮她大厅她亲人下落之后,才勉强跟着顾嘉恒回来。

  八月挺喜欢顾嘉恒,我担心顾嘉恒的身体,八月多少懂一些医理,就以顾嘉恒的住所离学校近为由,让八月住了过去。

  生母挺喜欢八月,三人倒是相处很融洽。

  而我跟纪封航生活日渐回归正常,刚开始,他爱死了松果,到后来却觉得小家伙碍眼,动不动就把她拎回老宅,我抗议过却最终以失败告终。

  同年冬天我再度怀孕,拿到验孕单的那一刻,纪封航竟然喜极而泣。

  “松果的人生我缺席了三年,这个我争取做一个合格的父亲,还有合格的丈夫。”纪封航不顾周围人的视线,将我揽进怀中,贴近我的耳畔,“我好像从没有跟你说过,我爱你。你并不是谁的替身,只是我纪封航爱的那个女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