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一听钟情:首席的冷艳美妻> 第两百八十六章 结局(二)

第两百八十六章 结局(二)

小说: 一听钟情:首席的冷艳美妻 作者:花暖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墨梓卿一震,脑子里像是被恶意弄乱的大型图书馆,乱糟糟的。她有些抓住莫少廷的手臂,指甲透过薄薄的衣袖深深嵌入他的皮肉里,莫少廷只觉得那指甲像是掐住了自己的心脏,让他心疼得险些快要不能呼吸了。

  即使听不到电话那边的内容,而他没勇气开口询问出了什么事,可光是用猜的,都能猜到,能让她如此失态的人,除了慕逸凡,便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莫少廷敛去了双瞳内翻涌的灰色,稳住了自己的心绪,才温柔地拍了拍墨梓卿的后背,低声地安慰她:“好了好了,别着急了。”

  墨梓卿这才带着哭腔,神情仿似要崩溃了一般:“连恩他是不是在骗我……他说慕逸凡身上全是血,说他……连恩一定是在骗我……”话没说完,她便捂住嘴,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莫少廷难受得像是被人将心脏活活地放进油锅里烫了一遭,但他眼下却半点都不能表现出来,他不能失态,墨梓卿已经几欲崩溃,他必须稳住自己,才能保护好她。

  曾有多少次,在知道墨墨为了那个滚蛋神伤心碎的时候,他都是恨不得慕逸凡去下地狱的。

  可现在,当真听到了有关慕逸凡的,不太好的消息,他的心情却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愉快。

  他本该是恨不得他死的。

  可是墨墨的一颗心都牵在了慕逸凡的身上,若慕逸凡当真出了不测,那么墨墨该怎么办。

  也许,这便是上天给予他们的最终审判。

  上天忍受不了他们继续自欺欺人,也忍受不了他们煎熬痛苦。

  若慕逸凡此次大难不死,这分明就是他与墨墨二人和好的台阶。而若慕逸凡若真的遭遇不幸,那么三人之间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仇,便就此可以终结了。

  但平心而论,他莫少廷,真的愿意慕逸凡不幸离开,而留下墨梓卿一人独自神伤吗?

  他双手握拳,拳上青筋暴起,这暴起的青筋,将他所有的情绪都暴露了出来。

  隔了很久他才艰难地开口:“我送你去看看他,别哭了,好吗。”

  别让他担心难受,好吗?

  可是这些真正想要说出口的话,莫少廷在做好了决定以后,已经没有办法说出口了。

  他从来没有向这一刻一样,真心地希望着,慕逸凡只是轻伤而已,又或者,那个所谓的电话,不过是连恩酒醉之后无意的一个恶作剧而已。

  可当墨梓卿放下手,抬眼看他时,莫少廷才发现,眼前的这个美丽而脆弱的女子,眼里分明是干干的,一滴眼泪都没有。

  而有的只是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无助和茫然。

  莫少廷搀扶着走路踉踉跄跄,仿似全身力气都被抽走了的墨梓卿下楼,走到停车场,将她扶到副驾驶座上,自己坐上了驾驶座。

  油门一踩,轿车稳稳地疾行出去,顺着墨梓卿告知的那个医院的方向,开了过去。

  路程不多,且正值上班时期,路上车人稀疏,并未倒霉地碰上堵车。

  所以车子很快地便到达了医院。

  墨梓卿二人顺着连恩告知的信息,径直上了二楼。

  二楼走廊上,正站着一个焦急等待的男子。墨梓卿认出那是连恩,挣来慕逸凡的手,踩着鞋跟很高的高跟鞋,步伐不稳地快步奔了过去。

  医院的墙壁被刷得雪白雪白的,可那白色竟硬生生的被墨梓卿脸上的苍白之色给比了下去!

  连恩一看到墨梓卿,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他一个大男人,吓得面色发白在急救室里面险些眼泪鼻涕一起糊了满脸。

  墨梓卿不愿意让连恩发觉自己的失态,强硬着将自己的失态给忍住了,她稳了稳心神,尽力淡着声音道:“人呢?”

  连恩没注意到她的不对劲,而且事实上也的确本该如此,他现在本来便是乱了阵脚,再加上墨梓卿又刻意掩饰了,凭连恩的修为,有怎能发觉她的不对劲呢。

  连恩仍旧是电话里听起来的那般声音,甚至连颤抖程度都没改变多少:“墨董事长,我也不清楚,他正在急救室,送进去很久了,谁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墨梓卿顺着他的视线望向了前方大门紧闭的急救室,眼里隐隐约约有水光闪动。她多么想要大哭一场啊!可是她不能哭,她非但不能哭,还得装作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因为合作关系才勉强来看他一眼的陌生人。

  她仰着头,蝶翼般浓密的睫毛扑闪了一下,而后闭眼,硬生生地将所有的即将泛滥成灾的眼泪都逼了回去。

  而后她生硬地开口:“怎么回事,你给我仔细说说。”

  声调太冷,像是警察在盘问犯人,几乎带着几分不近人情了。连恩被她的反应冰到了,心里发怵了一下,才道:“总裁这几天反应一直都不对劲,每日每夜都在加班,到了饭点却经常不愿意吃饭,经常是……”

  墨梓卿听得心里难受,冷冰冰地打断了连恩的“娓娓道来”:“给我说重点!”

  连恩被她吓得心惊肉跳,不敢再墨迹,将准备好的铺垫尽数给香了回去,抓着重点道:“然后他胃出血了好几次,这次直接在车上犯了胃病,便出了车祸。”

  “车祸”这两个字如同千斤顶般重重地击在了墨梓卿的心头。

  两车相撞的画面瞬间在她的脑海中刮过,伴随着一起的,还有慕逸凡头破血流,伤痕累累的画面。这些画面如同一阵飓风,强势而毫不留情地朝她席卷而来,卷得她弱小的心城变成了一堆破烂不堪的废墟!

  那种无尽的荒凉与无助几欲将她彻底包裹起来!

  墨梓卿一阵头晕目眩,险些站不住脚。

  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

  他是为什么要这样!

  他甚至还闹得自己出了车祸!为什么!他到底想要什么!是在怪她不愿意原谅他吗?

  是在怪她吗?

  她受的委屈还不够多吗……

  为什么还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惩罚她?他为什么这么残忍!

  连恩见她神色不对劲,像是要晕倒的样子,吓了一跳,伸手想要去搀扶她:“墨董事长……你怎么了?”

  不料被另一人抢了先。

  莫少廷从身后拽过墨梓卿的手臂,将她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自己肩膀上,半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站在一旁神色尴尬的连恩。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墨梓卿,神色温柔,眼里像是含了一整个星空的宠溺:“乖,你累了,别多想了。”

  在他的强硬坚持下,墨梓卿被他拉着坐在了走廊上的休息椅上。

  等待的时间是极为漫长的。约莫两小时之后,手术室的淡黄色木门终于被从里面推开了。

  墨梓卿无暇多想,冲着走出来的中年医生迎了上去,焦急地问:“怎么样了。”

  中年医生见惯了这种场面,他将口罩从脸上摘下来,面无表情地道:“情况算好的了,左腿骨折。”

  墨梓卿闻言,心中悬着的一颗千斤石头这才放了下来。

  中年医生又道:“病人打了麻药,还在昏迷,约莫两小时就能醒来,那个时候应该有家属在身边照顾他,还有,以后别由着他这么糟蹋身体了,医者能医的只有惜命之人,若他自己都不想活了,那么就是神仙都救不了他了。”

  墨梓卿一愣,点点头。

  慕逸凡虽说是因为车祸而受伤,但因为车子防抗Xing不错,又加上这个医院各种医疗设备以及医术水平上等,他的命还是无虞了。

  墨梓卿很想就这么默不作声地离开,就当作自己从未来过一般。可是看到慕逸凡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嘴唇干涸,她便没办法做出违心的事了。

  在经历了之前的那么多心情大起大伏以后,她脑海中甚至浮现了慕逸凡若是不在了,她该怎么办的自我问答。她给自己的回答的是,若他没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这是她内心深处的最深的感情,她早就知道,可直到今日才愿意将其从深土中挖掘出来,正视它。

  身后莫少廷的声音低低地响起:“你进去陪着他吧,我和连恩出去给你们买吃的。”

  她没说一句话,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莫少廷,只能默不作声地顺着他的话迈进病房,坐在慕逸凡病床前,痴痴地看着他不改的容颜。

  仿似望着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

  慕逸凡是在一个小时后醒来的,而这期间,墨梓卿一直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待发现他眼皮睁开时,突然就呆了。

  她呆了不过片刻,就有豆大的眼泪猛地掉了下来。

  像是极喜,又像是极委屈。

  慕逸凡被她的眼泪吓得手忙脚乱,他挣扎着,还没弄明白眼前的这一画面的真实Xing,便想要去给她擦眼泪。

  墨梓卿被他的动作吓得不敢再哭了,她擦擦眼泪,嗔怪:“你傻啊,你受了重伤,别动!”

  慕逸凡愣了愣神:“我以为是梦。”

  墨梓卿被他说得又是一阵泪意,她慌乱地摇头,想要逼退眼里的湿意:“不是梦,我在这里陪你。”

  慕逸凡有些失神,不自禁地道:“能陪我多久。”

  墨梓卿不说话了,她垂下脑袋。

  陪他一辈子吗?她多想这么说,可她怎么说得出口。

  莫少廷为了她付出了那么多,她怎么可能能够同他离婚?

  可是,让她就这么放任着自己想要正视的感情不理会,继续自欺欺人,她也做不到。

  半晌,她才低低地道:“我会同莫少廷商量的,我负了他。”

  太多太多。

  慕逸凡本只是试探的一说,却得到这样的回答,他像是被巨大的惊喜砸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墨梓卿垂着脑袋点头。

  就在这时,手机提示有短信进入。墨梓卿打开手机,发信人是莫少廷。

  只有一句简单的话:“离婚协议书我签了字,在桌上,我走了,等你们结婚,记得通知我。”

  但是不要邀请他,这是他没有说出口的。

  墨梓卿的双眼瞬间就被眼泪模糊了,她抬眼看向窗外。

  窗外阳光正好,满满当当的阳光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照射进来。

  花开某一天,落叶能记秋。

  那个默默隐忍的男子选择了成全,这被成全的两人的未来,无论会遇到怎样的阻力,也没有理由再退缩了。

  而能够讲述的故事,终究在这里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