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帝凰飞> 第六百二十五章 终!

第六百二十五章 终!

小说: 帝凰飞 作者:山有扶苏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帝被禁,花映月一人独大,这些年她也没闲着。 皇帝认定她不会生育,所以也没多加防备,却不知她早就动用卓太后留下的人脉,利用晋王之事而逐渐的笼络群臣。

  在皇帝养病期间,花映月不断的揽权,然后挑起了皇帝与杨云锡的嫌隙。

  趁着皇帝杀了杨云锡之际,赶紧用自己的人,撤换了皇帝身边的近侍,此后着心腹取代了杨云锡之位。

  如此一来,整个皇宫便逐渐的落入了花映月的手中。

  皇帝久病,必定会失权,有所疏漏。

  疏漏攒得多了,就会变成大劫!

  对外,花映月只说皇帝病的不轻。

  不过百姓不清楚,并不代表群臣心里也迷糊。病的不轻,皇帝也不会放下手中的大权,交给花映月一介女流之辈!

  除非啊……

  不过谁敢说什么?

  皇帝,当初连晋王和杨云锡都杀了,还有谁是不敢下手的?

  不过花映月还算稳妥,并不会乱来,凡事都经过商议而决定,一些小事自己做主,国家大事,尽量听取百官的意见。

  太子还小,不懂得养母到底在做什么,只是后来隐约从宫人们的态度改变上,发现了端倪。

  往日里的毕恭毕敬,变成了背地里的窃窃私语!

  可太子终究太小,不太明白他们到底在议论什么,只知道母后变得很忙很忙,母后肚子里也有了小弟弟!

  再后来,太子便开始觐见父皇,父皇跟他说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话。

  从那之后,父皇亲自教他读书习字,亲自教他何为帝王之道。

  母后还是很忙,太子就只能往父皇跟前跑。

  略大一些,母后便更加顾不上他,母后只顾着她自己的儿子,听宫里人说,母后想让弟弟取代自己。

  他能感觉到,母后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耐烦,所以越发往父皇跟前凑。

  父皇似乎行动不能自主,但父皇却教了他很多东西,连玉玺的位置,奏折如何批阅,还有如何能在波云诡谲的皇宫里,保全自己的性命!

  太子疯的那年,皇帝险些气死在床上!

  听说只是摔下了河渠,磕着了脑袋,于是从水里被捞出来之后就变得有些痴痴颠颠,偶尔还会发疯,追着人满宫的跑。

  原是个眉目俊朗的孩子,秉承了林含雪与李勋的音韵,可惜……

  大齐,终是落在了花映月的手里。

  满朝文武皆知牝鸡司晨,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后来,渐渐的也就习惯了!

  桑榆取了外衣披在李朔的肩头,“在看什么?”

  李朔笑了笑,“总觉得帝王星冉冉升起,将有明君再世!”

  “你什么时候会看天相了?”桑榆噗嗤笑出声来。

  李朔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行军打仗之人,总是要学会看日月星辰。这星系之事,多多少少要摆弄摆弄。”

  “是以这楚儿总随了你的秉性,来日若真当出山,怕是了不得!”桑榆轻叹。

  “男儿志在四方,总不能困锁他们一生!孩子大了,如鸟儿离笼,总要出去闯一闯!”李朔眯了眯眼眸,瞧着那星辰,心头微生异样,“所以这夫妻之间的日子,始终都是两个人在过!”

  桑榆笑道,“你倒是想得开!”

  李朔吻上她的眉心,“抱你回去!”

  音落,当即将他打横抱起,笑盈盈的抱着心爱的小娇妻回家!

  自从生了龙凤胎,李朔便再也不要桑榆生孩子,这生孩子就是鬼门关走一圈,他可再也不敢让她往那儿走了!所以,此后便两夫妻好好过着,儿女嘛……两个也就够了!

  多的……随缘!

  这命中有太多东西,该你的终归是你的。

  就好像这大齐的皇位,争来夺去了那么多年,最后落在谁都没想到的人手里。

  时隔多年,于街头遇见了一妇人,桑榆愣了半晌,总觉得有几分面熟。后来一想,怎么像极了当年的尹若雅?

  但尹若雅的确是死了,死于军中不会有错!

  倒是那尹若兮,说是死了,可卓君御偏生得不信,四处寻找,倒是空穴来风,不无缘由。

  夕阳也觉得相似,这女子走的时候很是匆忙,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姐姐,你说后头跟着的那个,是不是小侯爷!?”夕阳问。

  桑榆定睛去看,那拨开人群左顾右盼的,不是卓君御又是谁呢?

  拽着夕阳去了一旁,桑榆压低了声音,“可莫要教他见着我,这卓君御心术不正,从来都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之人!”

  夕阳点点头,与桑榆一道躲在巷子口,瞧着卓君御着急忙慌的从跟前跑过去。

  “估计那个过去的,真的是侯爷夫人!”夕阳说。

  桑榆笑了笑,“是又如何?早些年如何对待自家妻子的,京城人人都知道了。死后方知情深,跟拿刀子杀了人再来说后悔,有区别吗?”

  “换做我是侯爷夫人,定然也不愿再破镜重圆!上一次当便罢,哪能再来第二次?当初害得有多惨,而今这报应就该有多惨!”

  夕阳撇撇嘴,“好些年了,都没找着吗?”

  “谁知道呢!”桑榆带着夕阳走出来,“听说京城里头都换了几次天,皇后母子被抓,终究还是……轮到林含雪的儿子了!”

  “不是说傻了吗?”夕阳愣了半晌,“傻了那么多年,一下子就好了?那皇后也肯把位置交出去?皇后,不是要换太子吗?”

  桑榆轻叹,“李勋执着了一辈子的皇位和江山,杀了自己多少子嗣,却没想到最后竟然是林含雪的儿子,继承了他的皇帝位!”

  这话刚说完,便听得镇子口有些骚乱,知县大人让人敲锣打鼓的满大街呐喊。

  说是老皇帝禅位,新帝登基,第一道旨意便是遍寻天下,说是要找到当年的恩人!

  “恩人?”夕阳不解,“皇帝的恩人是谁?”

  定然不可能是卓太后!

  桑榆心头紧了紧,这怕是李勋授意的。

  拿回了大权,终是察觉或者怀疑了当年之事,觉得她还活在世上,所以……

  毕竟这李彦当年,如果没有李朔和沐桑榆力保,是绝对活不到出世的!

  饶是如此又如何?时过境迁,什么都不一样了,就算要追查,也不可能查出个所以然,否则也不必借着李彦的手下达旨意。

  李勋,就算你先放弃了天下,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早就没关系了!

  “姐姐,你发什么愣?”夕阳问。

  桑榆淡淡一笑,“没事,都过去了!回家吧!”家里,还有老老小小等着呢!

  此后,他们会依旧幸福!

  永远幸福下去……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