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我只迷恋你> 第362 只是个小姐

第362 只是个小姐

小说: 我只迷恋你 作者:花萌萌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不是第一次有人和她提皇宫娱乐城了。

  想到几个月没见过的墨阳,他好像就和娱乐城有什么关系的样子,白玫就对很是好奇了。

  她脸上有些难色,“我手头没什么钱,没有红包给那些妈妈桑,应聘都被刷下来了。”

  “这样啊,倒是可惜了呢。”阿梅似有若无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了。

  那个做人最是张扬的阿凤听了,想到自己也是这个原因,进步了娱乐城的大门,不由骂咧道,“妈的!老娘要是有钱,老娘当什么小姐?都是躺下伺候男人的,谁比谁高贵了?她自己都是这么过来的,现在人老珠黄了,还要从我们这些人上剥肉抽血,真是天煞的,挨千刀!”

  白玫点了点头,权当是认同了。

  很快就有三三两两个客人上门了,小姐妹们都出去接客了。

  白玫今天来大姨妈,身体不舒服,就没去了。房门被人关上后,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垮了,整个人乏力地往沙发上一躺,放空脑袋发呆。

  ******

  墨阳出现的痕迹很浅淡,但他的离开,却让白玫的世界骤然轻了不少。

  某天夜里,白玫发着高烧躺床上,听见门板被人拍的啪啪啪响,第一反应竟是会不会是墨阳来了。然后,下一秒房东粗鲁的话语已经隔着门板传来了,又吼又叫的,威胁她再不付房租,立马滚蛋。甚至还飙起了脏话,说她是当小姐的,脏了她的屋子,一并问候了白玫的祖宗十八代。

  白玫躺在床上挺尸,心里暗想,随便他骂吧,反正连她的亲爹她自己都恨不得诅咒他个不得好死,更不会在乎那些没见过面的祖宗了。

  房东也知道自己逼急了没用,现在她的房子这么破,周围都是灯红酒绿的场所,除了白玫这些小姐,谁会来住?所以,他也只能骂个几句,给了白玫一周的时间筹钱,就走了。

  白玫叹了一口气正想翻个身睡一觉,养好身体再想办法赚钱。隔壁屋的阿凤已经打开门来,小声说道,“白玫,梅姐刚才给我出了一个主意,我听着挺赚钱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干?”

  “什么主意?”白玫好奇,跟着阿凤进了梅姐的屋子。

  屋子里,除了梅姐,阿凤,还有两个脸生的,刚来的妹子也坐在那里。白玫刚刚坐下来,梅姐就当众又重复了一遍,“那个皇宫娱乐城和咱们夜总会不远。不如,我们去那条街上捞客?”

  白玫皱了皱眉,有些担忧,“那家娱乐城似乎大有背景的样子,我们这样公然跑到他们的门前抢生意,怕是会得罪了……”

  阿凤吐了一个话梅核,瞪了她一眼,“富贵险中求啊。哪有赚钱不担风险的?干我们这行的,就是在屋子里接客,都要怕警察上门扫黄呢!你不去,我们去。要不是看你快交不出房租了,你以为我愿意喊你?”

  白玫的脸一下子就白了,紧咬牙龈,憋不出一个字来。

  梅姐见状,忙安抚阿凤的情绪,然后和白玫说了,“阿凤年纪小,没脑子,说话太冲,你别往心里去啊。大家都是好姐妹,不要伤了和气。”

  “谁没脑子了?”阿凤突然尖声道,“梅姐。你别看我年纪小,我可比白玫聪明多了。她呀,死心眼的很。你信不信,她到现在都做着白日梦呢。觉得自己只要守身如玉了,总会有个男人不介意她当过小姐,出卖过自己的事情,带她离开这里,过好日子呢。呵呵,简直是做梦!我们这种风尘里打滚的女人,不趁着自己年轻多赚点钱,以后年老色衰了,怎么过日子?”

  白玫的脸色更白了,因为被说中了痛处。

  她也是女人,不是没有幻想。只是一直都压抑着,告诉自己不要做梦了,醒醒。

  可是,自从遇见了墨阳,那个梦就愈发逼真了起来,她一点都不愿意醒过来了。总觉得,她坚持着,等着,或许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梅姐听了,也是一脸同情的表情看着白玫。

  这一瞬间,白玫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被人这么同情,不看好。

  她静默了一会,白玫开口道,“我知道了,今晚上,我们一起去碰碰运气吧。”

  梅姐顿时笑开了花,“好,好,这就好。我们几个一起去,万一有什么情况发生,也多个人照应下。大家有钱一起赚。”

  她心里清楚,白玫是众多姐妹里长得最标准的一个,气质也好。有她在,她们站街才多一分吸引客人目光的可能。

  ******

  娱乐城不愧是最大的A市规模最大的娱乐夜场,不过晚上九点,就已经灯红酒绿,人声鼎沸。

  白玫几个人穿上自认为最风情万种的衣服,露出修长白嫩的大腿,站在街边抛头露面,抛媚眼。

  然而,她们嘴上不说丧气话,心里却还是有些怕的。

  毕竟是在人家店门口抢生意事,走哪里都不占公道。人家冲出一群保安,就是把她们揍一顿,她们都是白挨打,讨要不回个说法。

  五个女人在一个路灯下面,不敢太往前面走,只能用眼睛寻找适合出手的猎物。

  可惜,这里的客人太过尊贵,不说开车,也是坐车的。车子一直开到会所的门口才会下车,她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下手机会。

  好不容易,阿凤拦截到一个客人,谁知道那男人一听不说会所里的姑娘,立马露出了嫌弃的目光,“草,站街女也敢送上门。老子才不玩你们这种烂货。谁知道有没有病啊。”

  “操!你当那里面的有多干净?你要干净,回家抱你老婆啊。出来玩,还他妈的和我装蒜,扮清高!”阿凤对着男人远去的车子竖了个中指。

  白玫穿着高跟鞋陪着站了两小时,冻的双腿都麻了,跟梅姐说,“梅姐,我看这个路子也走不通。不然,我们先回去吧,再想想其他办法。”

  而她的话应刚落,就听到阿凤尖叫了一声,手指指着不远处的某个男人叫嚷,“白玫,你快过来看啊。那个男人像不像那天爬你后窗的男人。”

  阿凤是见过墨阳的,只是一直没有说破,只当是白玫的情人,没想到这个野男人居然大有来头。

  白玫闻言,心跳陡然急剧加快,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是几个月不见的墨阳!

  他站在一辆红色的桑塔纳旁边,高大的身形十分的鹤立鸡群,很好认。只是除了他外,还有两个女人娇媚地躺在他的左右两侧,被他的手搂抱着水蛇腰。

  那些女人柔弱无骨的手贴在他胸口上,画着圈圈。谈话,她们听不见,只能看见墨阳搂着她们进了皇宫娱乐城。

  那天,白玫突然看穿了什么,不再坚持她的梦了。

  从那天起,白玫学会了抽烟,开始真把自己当小姐看,学会媚笑,学会在男人怀里撒娇,画圈圈。

  白玫啊……

  不,是李秋瑾。

  李秋瑾,你这辈子就是个小姐,也只是个小姐。

  睡着后的白玫像无尾熊般缠着他。

  这让墨阳苦苦压抑的欲望再也憋不住了。

  即使不能碰,摸一摸,解解渴也是好的。然而,当他熟门熟路地摸着她柔软的胸,一手往下撩去,却发现她底下并没有垫什么东西。意识到这个女人是在说谎,他的某处已经迫不及待起来。

  他掀开被子,整个人压了过去,一连串动作十分行云流水。

  白玫睡得正酣,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成为大灰狼的盘中餐。

  下一秒,墨阳长驱直入。

  几番激战后,白玫已经成了一条离了水的鱼,在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相比她的瘫软,墨阳却是一头餍足的狼,唇齿间还残留回味着猎物的美味。

  她还在高潮余韵中,整个人还有些恍惚,就听见男人低哑地说,“我真要离开这里了。离开家乡,来到A市打拼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是该回老家,娶一个妻子,给老墨家传宗接代了。”

  墨阳说完,点了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

  烟雾缭绕在白玫的眼前,她竟然一时间仿佛没听清楚。

  “你说了什么?”白玫怔了怔,开口问到。

  这疑问,不过是她留给自己的空白时间,来缓冲他刚刚说的话带给她的刺激。他刚说的那句话,她听得很清晰,只是一下子又有些不能接受。

  可是,再不能接受又怎样?

  让他才重复一遍,也不过是在她心头的伤口上撒盐罢了。

  白玫心里绝望,眼神暗淡无比,却听墨阳用醉人的语调说,“我已经把娱乐城的大小事情都交给底下的几个兄弟去做了。以后,我可以不用出入那些地方。我也不想让你去那遭罪。你要不嫌弃我老家在山沟沟里,没有A市这个大都市繁华,受得了寂寞,就跟我一起回去吧。”他说话时,猩红的烟头在屋子里亮成了一团星火。

  把白玫寒冷的心,都烘得暖洋洋的。

  这句话的冲击,显然比第一句话的冲击还要大。

  这一次,白玫直接变成了哑巴,不敢置信地睁开眼看他。

  看他眼神里有没有戏弄的意思,是不是认真的,是不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

  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个屋子都沉寂的和没有人一样,只有窗外呼呼作响的风声,一如初见的那个夜晚。

  墨阳很快就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真的。

  就是让他带领十几个人去砸人场子,他都没有比这一刻来的胆怯紧张。

  他手里的烟很快就抽完了,被他随意的掐熄在墙壁上,然后用手捅了捅女人的胸口,“喂,别装死啊。同不同意,给句话啊。”

  白玫这才像是从梦里惊醒过来,一下子坐起身,伸手抢过墨阳放在床头柜上的烟盒,倒出一根香烟,点燃后吸了一口气。

  墨阳的浓眉微微皱了下,明明她以前并不抽烟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染上了这个坏习惯。

  他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烟,警告道,“女孩子,少抽一点。”

  白玫没有反抗,任由他抢走了香烟,然后沉下眉目,开始沉思。

  墨阳没在出声,就静静地等着。

  白玫想了想,抬眸看他,“你让我和你回老家,是以什么身份?”

  “当然是我老婆。”墨阳理所当然地说,“别看我现在吊儿郎当的。我家还是很保守的。看我带女人回去,就知道是准备结婚了的。”

  “你爸爸妈妈不会介意我……”白玫没有说下去,自己也觉得没脸。

  “你要听真话吗?”

  “恩。”

  “当然会介意。所以,你随便编个行业吧。超市收银员也好,给人电影售票员也行。总之,你随便挑一个说。当然,不是因为看不起你什么。”墨阳叹了口气,“而是就好像,他们也会介意他们的儿子是个混混一样。其实,我爸爸妈妈一直以为我在外面打工,做的是正经行业。呵呵……所以,不止是针对你。也包括我。我也在瞒着骗着他们。”

  白玫沉思了片刻,看向他,然后很认真的说,“好。我跟你走,去你的家乡。”

  或许,她也有自卑的一面。

  但是,因为他,她想给自己一个开始新人生的机会。哪怕最后,她被辜负了。起码,她也为了自己,赌过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