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豪门宠妻,BOSS大人别纠缠> 第1035章 大结局

第1035章 大结局

小说: 豪门宠妻,BOSS大人别纠缠 作者:阿黧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子珊躺在大床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被子上没有男士香水的味道,反而有着沐浴液的香气,都是韩墨身上特有的那种。躺在床上,她感觉有些心跳加速。

  身边的位置一沉,男人也躺了下来。他似是脸色不怎么好。

  苏子珊往他那边看了看,纵使床头的灯是暖色的,但是照下,男人的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原本一直强迫硬起来的心蓦地就软了。

  想到之前莫辰手的话,她心里有些烦躁,端起一旁的水还有药递给他,“到时间了,该吃药了。”

  说完,感觉江夺看过来的视线,她有些不自然。

  韩墨接了过去,“谢谢。”

  “恩……”听着韩墨吃了药,苏子珊刻意绷紧了小脸,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说道:

  “为什么会发烧?你是小孩子吗?大半夜不睡觉去阳台站一宿做什么。”

  “恩?”

  苏子珊偷偷用余光去看他,就见男人似是不舒服,时不时就会去揉一揉额角,见此,她心里感觉莫名的不舒服。

  “你自己的身体都不知道要好好照顾,还不如小宝。”

  “你在关心我?”苏子珊身子一僵。转头就对上那人的目光,反驳道:

  “我就是担心小宝刚有了爸爸,然后爸爸就病倒了。”

  听此,韩墨微微凝眉。这女人说话真是难听。

  苏子珊说完也知道自己的借口不好,心里也微微有些懊恼,这样就好像在咒他似的……嘴好笨……

  “你想好了?”

  突然,韩墨开口,苏子珊的脸上有些不自然,“这个我要问问小宝……问问我儿子的意见,小宝要是知道他爸爸还活着,他不会轻易原谅你的,你看他好像很好说话,其实脾气倔着呢。”

  韩墨盯着她,问道:“他那里我有办法,那你呢?”

  “什么?”她有些慌。

  “你只是问儿子的意见,你自己没有想法吗?”韩墨的眸色晦暗如深。

  “你对我有怨吧?”

  有怨吗?当然有……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对那个从来不知道的男人没有这么大的怨的,可是知道那人是韩墨之后,怎么心里就委屈的厉害了……

  “我从来没想过找小宝的爸爸,我能养活自己和儿子,小宝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可以过的很好。”她说。

  闻言,男人眸色愈发的深,“是啊,毕竟你前夫对你很好。”苏子珊一怔,随即涨红了脸,瞠目看向韩墨,就见那人靠在床头,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

  这是她之前在韩墨面前说的大话!天啊……好丢人……她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热起来了,之前逞强说的话被他这样戳穿,而且,一个女孩子面子有些薄,这样脸上着实有些挂不住。

  “不用你管......反正若不是刚好来你这里打工,也碰不到你......”她别开了脸。

  韩墨看着她,半晌问道:“苏子珊,你有打听过其他佣人的工资吗?”

  “恩?”她一怔,“没有......”

  从她来的时候,陈姨就有嘱咐她,不要去打听这些,她想着大家应该也差不多,就从来没有打听过。

  想到此,脑袋里有些什么一闪而逝。

  韩墨靠在床头上,缓缓道:“你之所以会来这里是莫辰提前吩咐好的,一个带着孩子的单身女人,为了养活孩子,高薪的工作肯定会来的。”

  “因为你?”

  “是我,而且,这六年你过的怎么样我也知道,我很抱歉,但是我知道这话说出来没有什么用,责任是我的,我就会负起来,之所以没有提前去找你,是因为在韩家一直被二叔盯着,现在他人神志不清了,分家那边也乱了套了,我才敢将你们接过来。”

  苏子珊说完,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湛黑的眸子一点躲闪都没有,相反,即深沉又平静。

  “原来是说......我们母子一直被你攥在鼓掌中是不是?”她突然有些想笑。

  韩墨轻蹙了下眉头。“如果你想这么理解的话,我无话可说。”

  闻言,苏子珊心里蓦地一酸,“那我怀孕的时候你也知道是不是?你早知道要担当这些责任,当时为什么不阻止我?为什么不让我打掉孩子?照你大少爷的本事来说,就算你不出面,也能让我打掉孩子吧。”

  听此,男人眸子愈发的深沉,“因为我不想。”

  “你不想......”苏子珊突然有些想笑,“为什么不想?是刚好能有个传宗接代的孩子吗?那是不是因为你想留下这个孩子,就算当年我要打掉他也是不可能的?”

  韩墨没有说话,苏子珊小脸已经完全绷紧了,她感觉那心里的酸水好像突然又冒出来了一般。

  不光将她的腐蚀了遍,还要溢出来把这人也腐蚀到才能罢休似的.......

  “你知不知道小宝对我来说影响很大?当时留下也是做了很久的决定,因为我没有亲人了......但是你又突然冒出来了......还欺负人,要和我抢孩子......”她眼睛已经泛了红。

  苏子珊只觉心里愈发的烦躁,尤其看着她红了的眼眶。

  “我不和你抢儿子。”

  “你现在就是在抢,不然你就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她说。

  “出去?”韩墨冷下了脸,“你的儿子就在家里,你还想出去找谁?”他没什么好气。

  “我找谁不行,反正你又不喜欢我,何必勉强自己也勉强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

  就被男人冷着脸打断,“勉强?”

  苏子珊一怔,就见韩墨的脸色凉的吓人,只听他道:“我不想,还没有人能勉强的了我,你这笨女人,整天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说结婚只能是我的意思,娶你也是我的意思!我没有勉强,反倒你像是勉强的样子!”

  “你说什么......”

  她瞠目,紧接着,心跳蓦地漏了一拍,紧接着便开始咚咚咚的加速起来......是他自己想娶她?

  “是我自己的意思,该死的,蠢女人!我一直等着接你回来,若不是为了娶你,老爷子那边盯的紧,我怎么可能拖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没想到倒是我晚了,再晚点,你相亲对象都找好了,是不是马上就结婚了,我儿子也已经管别人叫上爸爸了。”

  韩墨似是气得不轻。

  苏子珊已经傻掉了。有些晕眩....男人说完,似是颇为恼火,又看着她厉声补充了一句,“还有,我不管你多勉强,你只能和我结婚,去找别的男人的想法,全部给我丢掉!”

  ......。

  苏子珊已经完全呆愣住了。

  “你说……是你自己愿意娶我的?”还一直在等她……

  “恩。”闻言,她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加速,跳的剧烈……她坐在那边,看着这样的江夺,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要做什么反应好了,还傻傻的楞在那里。

  她感觉有些不自然,莫名的,感觉脸上也有些烧了起来,眸光也渐渐的有些躲闪,半晌,才问出口,“为什么……”

  “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苏子珊的话刚说完,正要抬头就,就感觉到男人似是凑了过来。

  她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但是本就坐在大床上,根本退无可退,吓了一跳,被迫躺倒在了床上,抬眸就见男人双臂撑在她头的两侧,此时正垂首看着她。

  尤其那双黑眸,此时在暖色灯光下,显得晦暗不明,但是紧抿的薄唇泄露了男人的心里还带着怒气。

  咚咚……她感觉自己的心脏一下子都提到了嗓子眼。

  “韩墨你做什么……”她不自觉的别开视线,想要推开他坐起来。

  刚一抬手,手腕就已经被韩墨扣住了,“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你觉得,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带上自己的床,还能是为了什么?”

  “你……”她听此,脸上蓦地一热,紧接着便烧红了。

  “你不要脸……”半晌,才憋出了这么一句。

  “这话你不是早说过吗?”苏子珊顿时心里一慌,但是更多的是紧张,想要推开他,但是根本就推不开。

  “你……”她再次一噎。

  不自觉的别开了视线,有些不敢看他,她感觉自己这样,心脏都要跳出胸口了一般……男人蹙眉,从刚刚开始脸色就冷冰冰的,抬手,挑起她的下颚,让苏子珊不得不看向他,苏子珊心里一阵紧张,她哪里受过这种阵仗,又憋屈又紧张,偏偏这人还一脸冷冰冰的样子,顿时有些羞恼。

  “韩墨,你快松开我!”

  “你让一个不要脸的人松开你?”这么说着,韩墨心里不舒服的厉害。

  这女人,仅仅是这样就让她这么抗拒,那好,她不是想让他松开吗,他偏不松开!

  “韩墨……”半晌,她才开口,心脏都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她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她投降了,放软了语气,“韩墨,我错了行不行,我不该说你……”

  男人冷笑,“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晚了点?刚刚还和个小野猫似的,现在怎么了?”

  他盯着她,声音依旧带着一点点沙哑。但是此时两人这姿势听起来,却无端的染上了一点暧.昧旖.旎。

  “韩墨……”她感觉自己的脸好像烧开了的水似的,滚烫滚烫的。

  “我这样对你,就让你这么反感,还是说和我结婚,当真让你这么为难?”“没有……就是太突然了。”

  “突然?”韩墨冷声说道,“若不是怕突然,我早就yao了你了。”听此,苏子珊感觉自己整个脸都已经发起热来,这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你说什么呢……韩墨,算我求你好不好,你先让我起来……这样子没办法说话……”她的心跳已经乱的不像样子了,说起话来都有些结巴了。

  听此,男人非但没有松开她,反而将人紧紧的锁在了自己和大床中间了。

  “求我?”男人睨着她,湛黑的眸子没有丝毫波动,“你现在用什么身份求我?既然我的太太不愿意当,你现在算什么在求我?”

  “我……”她心里一紧。

  韩墨看着她,颇有些咬牙的意味,“苏子珊,路晋风能给你的,我一样可以给你,路晋风给不了你的,我也一样可以给你,不要总是挑战我的底线。”说着,挑起她下颚的手收紧了些。

  苏子珊看着那双黑眸愈发的深沉。

  “或者,我会现在就yao了你。”

  苏子珊心口一紧,那抹惊慌蔓延到了全身,让她全身都僵硬住了丝毫都动弹不得。

  和韩墨还从来没有这样将一切都赤.果。果的说出来过,让她感觉此时的韩墨异常的危险……

  而且,空气中的暧.昧因子也让她心慌,不知所措。

  “韩墨……”男人从刚刚开始,脸色就没有好过,从来没有像这样一般被一个女人惹恼到这般躁郁不堪,所有能牵动他情绪的,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也只有这个女人有这个本事,能这般气他,偏偏又拿她无可奈何。

  这么想着,心里愈发恼火。

  他收紧了捏着他下颚的手,强迫女人看向自己这边。

  苏子珊顿时感觉一阵吃痛,轻呼了一下,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不等她说什么,男人的薄唇已经覆了下来,盖在了她柔软的唇上。

  “唔……”苏子珊的身子愈发的僵硬,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抓紧了床单。

  此时的吻,完全像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多复杂,只觉得又紧张又害怕,但是又有一点小期待,和一点不知所措。

  她知道自己应该推开他,可是此时就好像怔住了似的。

  红着脸,承受着这个似是带着怒气的吻……气氛越来越暧昧。

  恍惚间,她感觉那一吻已经落到了她的耳边。

  心里愈发的紧张,依旧不敢动弹,这样随时都有可能擦枪走火……

  她抬了抬手,心里的一根弦已经绷的紧紧的了,想要在这个时候推开他喊停。

  “咕噜——”是她肚子叫的声音。

  男人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苏子珊顿时涨红着脸推开了他,止不住的大口喘着粗气。

  韩墨轻蹙了下眉头。

  苏子珊感觉到那人的视线定在自己的身上,她感觉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不知道是恼的还是不好意思,都没有去直视他的眼睛。

  “我晚上没吃晚饭……”

  “……”二十分钟后。

  餐厅--苏子珊低头吃着半夜佣人起来给做的夜宵,小脸从下楼到现在就一直涨红的厉害,心跳就更别说了,从刚刚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有正常过。

  尤其当韩墨的视线定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对面,男人坐在对面有一口无一口的吃着,俨然没什么胃口,脸色算不得好,但起码比那时要好多了。

  陈姨一直站在一旁,突然惊呼了一声,“少爷,您的手臂是怎么了?天啊,都流血了。”

  苏子珊一愣,循着陈姨的目光看去,就见男人的手臂上有几道抓痕。

  她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到韩墨颇有深意的瞥了她一眼之后,她的筷子险些没拿稳,那是她刚刚紧张抓的……

  “没事。”韩墨淡淡道。“怎么能没事,都要出血了,这得赶紧上药才行啊。”陈姨说道。

  苏子珊偷偷看了一眼,收回了视线,有些不敢再看他,耳朵尖都泛起了红。

  半晌,男人似是带着一点轻嘲,“不用,六年前也被抓过。”

  陈姨没懂。

  “少爷,真的不用上药清理一下吗?”

  “不用。”

  苏子珊再次涨红了脸,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着苏子珊吃的差不多了,韩墨才放下了筷子。

  “吃饱了?”

  “恩……”

  “为什么不吃饭?”他蹙眉。

  “那时候不饿……”

  “那饿得可真是时候。”韩墨说,苏子珊心里顿时一紧。

  不等她说什么,就听韩墨转头对着一旁的陈姨道:“她低血糖,以后三餐不能少一顿,盯着她。”

  “是。”陈姨点头,随即凝眉说道:“低血糖可不是好调理的。”

  “找张医生。”韩墨说着,已经站起了身。

  “好的。”陈姨点头,不知道为什么,顾情总感觉从刚刚下楼开始,陈姨的眼神老是若有似无的往她的身上瞥。

  ……当晚,睡觉的时候韩墨没有再碰她一下,睡在大床一侧,和她分的很远。

  但是苏子珊躺在另外一边,身子依然僵硬的和块石头似的。

  虽然他们在大床的两侧,可是这种伸手就能够到的距离,还是会让她紧张。

  躺在那里,脑袋里面乱七八糟的想着。渐渐的,困意袭来这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就没有韩墨的人影了。

  她起身,看着大床想到昨晚,还是一阵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起身,去洗漱收拾,当进到浴室,他看到自己脖颈上的痕迹时,整个人如遭雷击,这才想到昨晚陈姨那暧.昧不明的眼神。

  韩墨有自己的衣帽间,大的不像样子。

  她以前收拾的时候进来过,此时,另外一边已经挂起了女装,是她的衣服。她特意找了件领子高一点的,这才出来。

  ……

  出门直接去了小宝的房间,将还在睡的小宝叫起了床,还要送他去幼儿园。带着小宝洗漱,某宝揉了揉还有些惺忪的睡眼,跟着她下楼去了。

  领着孩子下去,就看到餐厅那边,男人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莫辰站在他的身边,似是在和他说着事情。

  苏子珊不自觉的看向了韩墨。

  此时男人换回了西裤和衬衫,不似昨晚那边随意,昨晚的冰霜褪去了,看不出情绪来。她正看着走神。

  蓦地,视线撞见那双湛黑的眸子里,偷看被抓了个正着。

  她感觉自己心跳漏了一拍,不自觉的别开了视线。

  此时,莫辰还在韩墨身边说着话。

  看着女人下来,韩墨摆了摆手,莫辰立马会意,冲着顾情微微笑了一下,毕恭毕敬的退到了一边。

  男人将手中的东西放下,靠在椅背上看着一大一小走了过来。

  ……苏子珊有些不敢去看他,昨晚那件事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看他。

  她将小宝抱上了椅子,就拉开了孩子身边的椅子坐下了,故意没有去坐韩墨身边那位置。

  韩墨看了看,也不生气。

  视线定在女人的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头都没有抬一下。

  “叔叔,你怎么不吃饭嘞,盯着苏女士能吃饱吗?”某宝见此,叹了口气。

  闻言,苏子珊一怔。随即脸上蓦地一热。

  “恩,能吃饱。”韩墨说。

  “叔叔你骗人,哎,我又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了,光看不吃,怎么能吃饱嘞。”某宝说着,夹了个鸡蛋到自己的碗里,吧唧,咬了一大口。

  苏子珊埋头吃着,似是能感觉到韩墨看过来的目光一般,她有些心慌,瞪了眼身边还有些聒噪的小朋友。

  “快吃饭,吃完饭叔叔有话和你讲。”

  “哦……”

  这是韩墨昨晚说的,今早就和小宝讲清楚。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都有些紧张起来。

  不自觉的,抬眸,看向韩墨那边,一抬头,就对上那人的目光,她轻咳了一声,当做没看到,又低头吃起了自己的饭。

  这人,不吃饭看她做什么……这么想着,耳朵尖已经泛起了红。

  韩墨看着女人今早明显有些目光躲闪的样子,嘴角勾了勾。

  ……苏子珊看着小宝吃的差不多了,抽了纸巾给他擦了擦嘴角,往韩墨那边看了一眼,就见男人早就放下了筷子。

  他转头看了莫辰一眼,莫辰颔首就退了下去,没有多久,就端着一个盒子回来了,放到了韩墨的身边,男人直接伸手接了过来。

  某宝坐在椅子上,看到莫辰去而复返拿着那盒子回来的时候,大眼睛就已经冒起了亮光。

  天啊,是他心心念念好久了的玩具!顾情看了一眼,一怔,心里蓦地有些异样的感觉,这是小宝念了很久的玩具,一套集起来起码要几万块了,韩墨怎么知道……

  她不自觉的看了韩墨一眼,想到这人的目的,收回了视线。

  糖衣炮弹。

  韩墨接了过来,见某宝的视线定在自己手上的玩具上,看了看他,问道:

  “喜欢吗?”

  “嗯哼,叔叔呀,你怎么知道我想这个想了好久了!只是好贵的……”

  说着,看向韩墨手上的玩具又有些纠结。韩墨扬眉,直接将玩具递给了他,“不贵,送你的。”

  某宝脸上瞬间大喜,“真的吗!叔叔好棒!”

  某宝说完,脸上又黯了下去。

  他将那推过来的玩具又推回去一点,小脑袋摇着,但是又偷偷瞄那礼物,有些不舍的小样子,“叔叔,这个太贵重了……你已经送我好多玩具了,我知道叔叔你对我很好,但是我不能要的,哎……从小林爷爷就叫我不要拿别人的东西。”

  “我不是别人,我是你爸爸。”

  “恩?”某宝一怔,大眼睛眨巴眨,不自觉的盯向了韩墨,见叔叔还在看着自己,然后大眼睛转了转,转而看向了一旁的苏子珊,问道:“苏女士,你和叔叔在一起了吗?叔叔要成为我的爸爸啦?”苏子珊张了张口,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听一旁韩墨道:“不是要成为,我就是你爸爸。”

  韩墨说着,将那盒子推到了他的面前,“所以,拿着吧。”

  某宝再次一怔。

  “小少爷就拿着吧,这是少爷送给小少爷的礼物,小少爷不是想了很久了吗?”莫辰适时的走上前,将礼物放到了小宝的怀里。

  某宝还没回过神来。

  苏子珊说道:“小宝,韩叔叔是你爸爸……”

  “真的吗?实在是太好了!我一直都想叔叔是我爸爸呢,太好了,以后我就有好多好多玩具了!”小宝十分高兴地说道。

  苏子珊一愣,怎么和她预想的不太一样?小宝不是应该生气的吗?

  韩墨脸上露出了笑容,看吧,这才是他的宝贝儿子!

  然后韩墨就开开心心地送儿子上学去了,只留下苏子珊一个人原地发呆……

  等待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日子即将还将继续,就此搁笔。

  PS:谢谢大家这么久来的支持,本书今天正式完结,请支持阿黧新书《宠妃撩人:皇上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