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第87章 悠闲自得

第87章 悠闲自得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7章悠闲自得

  屏幕上摔得生出满满的细碎纹路,电池被摔了出去,外壳也破损了。百合忍着腿上脚上的痛,握着支离破碎的手机,咬着牙,一瘸一拐地出了公寓楼。

  小区里,三三两两已吃过晚饭的人走出来散步,向海边悠闲得走去。

  一路上,好奇的眼神不住地向百合投来,有个正在遛狗的老婆婆对旁边的老伴说:“哟,这姑娘长得这么清秀,脚怎么回事?好像有点不对劲!”

  百合对所有疑惑和诧异的眼神视若无睹,只顾尽快地走出小区,向能打到出租车的马路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马路边,只要看到有路过的出租车,来不及去看有没有人,百合都会扬起手,满脸急切地招手叫停,内心的焦急和担虑让她完全忘记了越来越痛的脚腕带给她的不便......

  “吱”

  一道刺耳的紧急刹车声之后,黑色的路虎气势汹汹地停在了星空会所的门口。

  车子还没停稳,车门打开,走下来紧蹙着眉的年与江,阴沉着的脸让他俊朗的五官仿佛置身于一层黑色的面纱之后,神秘又充满肃杀之气,让人不敢靠近。

  年与江大步向会所走去,小高停好车,三步并作两步小跑着跟上了他。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没?”刚进会所,迎面走来穿着制服的女服务员,笑靥如花地询问。

  “滚。”

  年与江停下脚步,眼皮抬都没抬,从牙缝里吐出一个字来,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像是从胸腔内发出的一样,服务员的笑意立刻僵在了脸上。

  小高见形势不妙,连忙上前问服务员:“帮我查一下,有没有一个姓江的小姐定了包间?”

  “小高!”年与江扭头拧着眉冷眼看了小高一眼,语气里是明显的斥责!

  他单手插在裤兜里,没人看到那紧握的拳头。

  小高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了然地冲他点了点头,转身对一脸茫然的服务员说:“麻烦把你们老板请来。”

  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女服务员怯怯地扫了一眼年与江,虽然不认识这位爷是那座庙的神,但从他满身透出霸气和杀气不难看出:绝对是一个惹不得的主。

  “好,请您稍等。”

  服务员指了指旁边休息区的沙发,调头去了前台,跟值班的几个服务员耳语滴咕了两句,两个值班经理模样的男服务员忙对着对讲机喊说了两句。

  小高不敢再看年与江黑沉着的脸色,拿出手机悄悄拨了拨江雨霏的号码,却传来关机的提示音。

  打百合的电话,居然也是关机!

  “书记,雨霏和甄小姐的电话都打不通,要不要通知研究院?或者,报警?”小高壮着胆子走过去,小声地请示耐着性子坐在沙发里的年与江。

  “研究院那帮废物能帮上什么忙?”年与江咬了咬牙。

  说话间,穿着一身正装的会所经理在几个服务员的跟随下走了过来,向年与江客气地伸出手笑道:“您好,我是星空的......”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年与江高声打断经理的话,抬眸不屑地扫了一眼他,又将视线移向小高:“我现在只有兴趣让你知道你的会所,将面临什么!”

  小高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走到会所经理面前,看了一眼他工作牌上的名字,压低声音说:“陈经理,可否借一步说话。”

  “好。”看起来只不过三十出头的陈经理,一脸的精明模样,自然不敢怠慢这位尽管一直黑着脸坐在沙发里,但仍不影响那与生俱来的非凡气质的人。

  小高把手里准备好的金色名片递给陈经理,回头看了一眼年与江,只见大领导的脸色更加阴沉冷峻,仿佛暴风雨之前的天色一样,随时都会爆发。

  陈经理接过名片,在看到“年与江”三个字后那一串头衔时,嘴巴吃惊地长得能塞进一颗鸡蛋,眼睛更是睁得上眼皮快翻到了天灵盖。

  “如......如果......”陈经理不可置信地向坐在沙发上的年与江望去,脸上的惊讶已经瞬间变成了惶恐,又有点疑惑地小声问小高:“那位就是‘如果静’的神秘董事长年总?”

  “陈经理觉得呢?”小高扯了扯嘴角,平静地反问陈经理。

  陈经理哪里还敢犹疑,手里捏紧那烫金的名片,忙不迭地奔到了年与江的面前,点头哈腰诚惶诚恐地挤笑:“年,年总,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您大驾光临......”

  “我没空做你的泰山。”年与江再次拧着眉打断陈经理的话,伸出一个手掌,不耐地说:“给你五分钟,清场。”

  “哎!好好!马上清场!”陈经理连忙应声,转身厉声吩咐几个随从服务员:“没听到吗,清场!不用结账了!快清掉所有房间的客人!”

  整个大厅的服务员顿时像热锅上的蚂蚁,虽然满脸疑惑,但没一个敢吭声,四散着边握着对讲机喊话边焦急地向电梯走去。

  不一会儿,电梯里下来一群群满脸抱怨的客人们,服务员个个陪着不是,顿时大厅里乱糟糟的。

  看着三五成群走出去的人,后面的人越来越少,小高不安地看了一眼年与江:“年总......”

  “嗯?”

  年与江皱眉不悦地扫他一眼,小高尴尬地抽了抽嘴角:“书记,没看见雨霏小姐。她会不会已经离开了?”

  “以她的性格,不拆了这里怎么会离开?”年与江咬了咬牙,凌厉的眸子瞄向在旁边焦急地给老板打电话的陈经理。

  小高会心地点点头,走过去拍了拍陈经理的肩膀:“陈经理,你们会所只有这么一个出口吗?所有的人都清场了?”

  陈经理忙转过身,笑得比哭都难看,为难地点了点头:“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得罪年总了,但是我们会所有很多VIP包房是市里一些领导们长期包用的。这,这一时半会暂时不好清......你们是来找人,还是调研,能不能给小的透个口风,我好安排啊......”

  “没关系,现在带我去没有清出来的包间看看就行了!”

  “好,好,我现在立刻带您去!”陈经理松了一口气,连忙带路进了电梯。

  “师傅,麻烦快点!”坐在出租车上的百合,心急如焚,恨不得司机把出租车开得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