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第69章 :无奈请求

第69章 :无奈请求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9章:无奈请求

  年与江抬起一只手,轻轻抚摸在她的脸上,将她的脑袋转过来,低头盯着她如水的眸子:“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等我回了总部,再好好替你解决背后陷害你的人。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许再这么倔强,不许再折腾我了!”

  百合第一次听到他如此温柔地跟她说话,如此坚定的语气,宠溺的眼神,但似乎又透着无奈和请求。

  喉头发紧,鼻子酸酸的,眼睛不争气地被眼泪覆盖,渐渐模糊。

  年与江一只手缓缓触到她的眼角,左右不停地擦掉她不断涌出来的眼泪,蹙眉道:“看到你哭,我宁愿看到你迷迷糊糊茫然无措的样子,当真是跟你喜欢的那小灰熊一个样子。”

  “不是熊,是考拉。”百合抿嘴,想努力控制住不听使唤的眼泪,可眼泪却像跟她作对一样,好像积存了许久的水库突然决堤,怎么也堵不住。

  泪眼模糊地看着年与江英俊深邃的五官零距离地展现在眼前,有种恍然若梦的错觉。

  这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领导吗?这是那个腹黑霸道的上司吗?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温柔,如此深情?

  “愿不愿意?”年与江眸子里的冷意和盛怒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下柔柔的一滩春水。

  “嗯?”她仍不明所以。

  年与江无奈地轻叹口气,“跟你交流,总是要让我说得清清楚楚吗?”

  百合诧异地抬手抹了抹泪,“愿意我做考拉?”

  “愿意不愿意做我年与江的女人?”年与江再也没耐心跟她解释下去,脸上的表情换上了一副不容拒绝的霸气。

  “女人?您......你有多少女人?”百合心中一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张口,问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问题。

  “什么?”年与江不悦地拧了拧眉,“多少?不算多,也就三四个连队的数。”

  百合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愣了三秒之后,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下来。

  “好了!真是个折腾人的丫头!”年与江按住她不安分的身子,“好听的话你不信,就只会把一些无稽之谈当真吗?先回答我,昨晚在你楼下的男人是谁?”

  “昨晚?”百合脑子嗡的一声,“你怎么知道?”

  年与江刚刚隐下去的薄怒又腾得升了起来,俯身咬了一口她的唇,“是你的追求者还是?”

  “不是!我们是同学,他......他只是安慰我而已。”百合情急,连忙矢口否认。

  年与江唇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头摇得这么快,看来雨霏得到的情报没错,那个男孩只是对她一厢情愿罢了!

  他捏着她的下巴,深邃的眸子直直看向她的眼底,霸道地命令:“看着我。在你回答我的问题之前,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一件事。不管我在研究院还要挂职多久,只有等我回到分公司总部,顺利地升职之后,我才能公开我和你的关系。在这之前,我不希望我和你之间出现任何绯闻,任何!”

  百合错愕地看着他,脑子里凌乱极了。

  年与江一只手揽在百合的腰际,将她更牢地锁在怀里,继续说:“这几天送集团公司总部的领导去北京,一方面是一个接触上级领导的好机会,一方面我去做了竞职演说。”

  “虽然说只是一个人事任免上的面上流程,本来是想演说完之后跟他们再交流交流感情。听到你的事之后,就先赶了回来。我没有让你们院领导找你谈话,就是担心他们不分轻重,想着你这个倔性子定是要以辞职来解决。”

  说着,年与江低头,用自己的鼻子宠爱地蹭了蹭百合的鼻尖。

  百合的心里的暖流彻底翻江倒海起来,他居然在给她汇报他这几天的行程。

  原来......原来自己这个小助理,在他心里,真的是已经有了位置。

  “怎么样?愿意不愿意等我?愿意不愿意给雨霏当后妈?”年与江灼热的气息一缕缕喷在她的脸上,她浑身都开始酥软。

  愿意不愿意等我?愿意不愿意给雨霏当后妈......当后妈......

  百合突然感觉喉间又是一阵难抑的暖流涌动,这句话的意思是?

  这是不是自己一直在等,也一直在怕的表白?

  “雨霏......雨霏会接受我吗?”良久,她才问出一句无关痛痒的忧虑。

  “她要是不接受,我就把她扔孤儿院去!”年与江好笑地盯着她,满目柔情:“还有什么顾虑?”

  “那......我得回家问问我妈......”百合羞涩极了,扭过头,到处找着不找边际的托词。

  “不用问了,就说我们......”年与江邪恶地扯了扯嘴角,突然抱着她站起来,转身将她放在沙发上,欺身压了上去,一把拉开她本就敞开着的衣服:“就说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你父母自然不会不同意!”

  刚说完,他便开始言传身教,俯身再次咬住了她的唇。

  “啊......”百合条件反射地惊呼一声,但后面的声音已经被他淹没。

  百合使劲用背按住他的手,努力挣脱他,气喘吁吁地请求他:“不要这样......”

  “你上次说没有准备好,都这么久了,还没准备好?”年与江的呼吸已经凌乱,狭长的眸子里此刻只剩下浓浓的征服。

  “嗯......”百合点头:“可不要在这里。”

  “这里怎么了?整个十五楼只属于我和你,谁也不敢来!”年与江喘着粗气,不顾百合惊恐眼神里的祈求,低头加深了那个吻。

  “说,这几天有没有想我?”他边吻她,边颤抖着声音问,不待她回答,再次吻住她的唇,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百合的身子彻底融化成了一水,在他透着强烈的独特气息和淡淡烟草味的霸道缠绵的热吻里沦陷。

  她闭上还含着泪珠的眼睛,双手慢慢环住了他的脖子。

  我想你!可是,我也怨你,恨你!

  在最委屈最无助的时候,何尝不想立刻见到你。可是......这种羞辱的事情,在我跟你巨大的身份差异面前,只能让我更快地丧失勇气。

  怨你,恨你,是因为你总是时而霸道,时而温柔,时而让我心旌神摇,时而又让我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