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第64章 :小瘪三

第64章 :小瘪三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4章:小瘪三

  姜泽,研究院总会计师的公子,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但却因为有个有出息的老爹,挂了一个外协办公室副主任的名号,整日里吃喝玩乐。

  姜泽的信息在江雨霏的脑海里过了一遍之后,她抱起臂,不屑地勾了勾唇:“原来是姜大公子,我琢磨着是哪个小瘪三呢!”

  姜泽自然也没料到会在这个小地方遇到江雨霏和百合,微愣之后,脸上渐渐又恢复了不羁的表情,转身对身后的两个人说:“这地方就是邪啊,说曹操曹操到!瞧瞧,刚还看到某位美女的艳,照,这就看到本尊了!

  说着,姜泽的眼神掠过江雨霏,直勾勾地落在百合错愕的脸上。她的脸倏得变得煞白,低下头,浑身突然筛糠似的颤栗起来。

  “哟!果然是本人啊,看不出这么一个清纯的小女人,身材那么火辣啊!哈哈哈哈!”姜泽身后的两个男人色溜溜的眼睛从上到下打量着百合,发出轻浮的笑声。

  “孙子!吃错药了吧!”江雨霏腾得冲到姜泽面前,指着他的鼻子,瞪大眼睛吼道:“你他妈有种再给老娘说一遍!”

  “呵!这小辣椒又是哪个啊?是不是想当艳,照门第二季的女主角?”

  站在姜泽左边的一个男人痞笑着上前欲挑起江雨霏的下巴,手指刚伸出来,被江雨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想都没想就塞进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男人发出杀猪般的呼叫,姜泽挡住了另外一个想上去帮忙的男人,却只在一边冷冷地瞧着。

  江雨霏咬得解恨了,才放开男人的指头,使劲将他甩在了一边。男人嚎叫着握住已经渗出血迹的手指,蹲在旁边,痛苦地呻吟着。

  “臭女人”姜泽身后的男人终是无法再忍下去了,骂了一句,扬起手向江雨霏挥过来。

  “反了是不?”姜泽瞪了一眼正欲动手的男人,那男人讪讪地又不甘心地收回了手。

  “一群傻B!连真假都分不清楚,还敢在这里喧嚣!”江雨霏瞅了一眼脸上毫无血色的百合,借着微醺的醉意,狠狠地瞪了一眼姜泽。

  “假的?哈哈哈哈!”闻言,姜泽扔掉手里的烟蒂,又把不怀好意的眼神扫向百合。

  “不要说了!求求你们不要说了!”百合突然抬头,强忍着眸子里的泪恳求道,像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说话的时候身体仍在不停地颤抖。

  说完,她抓起包包,绕过江雨霏,夺门而逃。

  “百合!”江雨霏焦急地喊了一句,回头咬牙切齿地警告姜泽:“这笔帐老娘给你记着了!”

  百合一路冲出来,招手钻进了出租车里。

  “小姐,去哪?”车子缓缓开动,司机见坐在后面的百合不说话,只好自己开口问。

  “回家......”百合双手环臂,眼神空洞地看着窗外,嘴里喃喃地答了一声,似是自言自语。

  “您家在哪啊?”司机师傅从后视镜瞧了一眼失魂落魄的百合,大约猜到了这姑娘恐怕是碰上了不开心的事,于是耐心地问道。

  “家......”百合猛地抬头,“不回家,去,去海边。”

  这个时候回家,该如何向父母解释呢?

  爸爸妈妈着急让自己找个可靠的男人结婚,可自己竟然被爆出了艳,照......善良本分的父母该如何看待这样的事?

  百合无力地靠在座位上,努力地控制着自己颤抖的身子,紧闭双眸,眼泪不听使唤地滚落。

  自己已经在努力忘记那些伤害了,为什么勇敢的直面挫折还是会迎来更加猝不及防的当头一棒呢?

  姜泽的讽刺让她觉悟:自己只怕是掩耳盗铃罢了!那封邮件,无疑就像一把锋利的小刀,一片片撕掉扒光她身上的衣物,让她不得不羞愧万分地赤果在众人面前!

  即使再次穿上衣服,那些如箭的语言、轻蔑的眼神,让她如何再有胆识去面对?

  坐在出租车上的江雨霏,一路跟着百合,直到看着百合下了车一个人默默地向小栈桥走去的时候,她才大步跟了上去。

  虽然这会栈桥上人来人往,但她还是不放心,万一百合有个什么闪失,她可不好跟她那个强势的老爹交代呢!

  百合到了栈桥边,顺着旁边的石阶走下去,踩着深深浅浅的低洼海水,一步步迎着大海走去。

  江雨霏秀眉一皱,连忙加快了步伐,却瞧见百合在一块大礁石旁停下来,站了几秒钟,坐了上去,把包包放在旁边,抱起双臂,视线落到脚下一拍接一拍涌上来的海浪上。

  江雨霏站在五米远的地方,驻足良久,走过去坐在了百合旁边。百合的眼神依然毫无焦距地盯着海面,不眨不动,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

  江雨霏在心里默叹一口气,陪着她,把视线一起转向了波涛汹涌的海面。

  不知道坐了多久,江雨霏只感觉到自己已经被潮湿的海风吹得打了无数个喷嚏,冷的快要扛不住了!而她身边的百合,仍石化般一动不动坐着,俨然一副要跟礁石比定力的模样。

  百合放在包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江雨霏觉得震得礁石都快碎了,百合依然没有听到。她帮她拿出来看了一下,“项明”。

  而且,未接来电已经15个了,百合竟然一直没接。

  江雨霏听百合提过有这么一个大学同学,她正在犹豫要不要把手机递给百合,百合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说:“雨霏,我们该回去了。

  “好。”江雨霏提起百合的包,跟上了她。

  一路上,百合就像个木偶一样,不说话,无表情,僵硬地抬起手打车,坐在车里默默地看向窗外,江雨霏看了她无数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再次被伤害的她。

  到了研究院,看着百合低着头大步向公寓走去,江雨霏才知道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回来:上班时间了,路上能遇到熟人的几率小。

  进了寝室,百合直接拉上窗帘,上床拉开被子一身不吭地钻了进去。

  哎,难道睡觉真的可以疗伤?

  江雨霏无奈地摇了摇头,蹑手蹑脚地来到阳台上,急匆匆地拨出了年与江的电话,听到关机的提示,她差点把手机顺着窗户摔出去!

  百合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阵接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给吵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