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V33.他的眼泪流下来

V33.他的眼泪流下来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V33.他的眼泪流下来

  电话拨不过去,方宇翔气得咬着牙捏着手机扬起了手臂。眼看手机就要从他手里摔出去,麦萌连忙止住了他:“你疯了!这手机可是晴晴的命!”

  方宇翔眼里闪过一丝震惊,手臂缓缓地垂了下来。

  是啊,现在这个手机是唯一能与绑匪联系到的工具,能不能顺利把晴晴安然无事地救回来,也只能听从这个手机里发出来的讯息了!

  王显达和刘凯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套间的门口,俱拧着眉,眼神里是犹豫的询问和不加掩饰的关切。

  方宇翔看了一眼他们俩,无力地说:“你们帮我送送麦小姐吧!”

  麦萌看着心力交瘁的他,正想开口问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方宇翔的手机“滴滴滴”响了一下,他抓起手机打开去看,是绑匪发来的一段视频。

  在看不出任何背景的一个小屋子里,骆晴晴蜷缩在角落里,被五花大绑着,身上还是昨天参加婚礼穿的那件礼服,却已经沾染满了污渍,她头发凌乱地披散在头上,遮盖住了半张脸。一个穿了一身黑色衣服带着头罩,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的男人站在旁边按着她的头,恶狠狠地说:“小妞,二十多个小时没见你的方大总裁了,还不赶快说几句悄悄话!哈哈哈哈!”

  周围传来几个人狂妄的大笑。

  骆晴晴挣扎着拼命摆动着头想挣脱那男人的手,扭头倔强的眼神瞪了一眼那人,使劲往他脸上猝了一口:“呸!”

  那男人上来就甩了她一个耳光,凶狠地骂道:“哟呵!臭婊子!还敢给老子眼色看!”骂完,又反手甩了一个耳光,“啪”得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时,还带着清脆的回音……骆晴晴的头偏了偏垂了下去,头发缝隙中的唇角边,渗透出一缕殷红的血迹!

  方宇翔要发疯了,抑制住从心里传递上来的绞痛,按了返回键疯狂地去拨号,可是手机里传来的只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眼泪……隐忍了近三十个小时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他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已经被瞬间抽空,人慢慢地坐进了椅子里。

  麦萌上前从他手里抢过手机,刘凯和王显达凑上来看了一遍视频。

  “妈|的,我看我们还是报警吧!这有视频,就一定能从里面找出点线索来!”麦萌急得在原地团团转:“那个,那个什么TVB的电视剧都这么演的!只要有照片有视频,都可以顺藤摸瓜抓到那些王八羔子!妈|的,别被老娘逮着,扇晴晴一个耳光,老娘抽他一百一千个鞭子!非要把这帮孙子抽筋扒皮熬骨头汤!”

  “咳——”王显达把手机从异常激动的麦萌手里慢慢地抽出来,“麦小姐,等我们成功把人救出来,那些孙子就全部交给你来处理,好啵?现在,还是先请回吧!在这里无济于事!”

  说着,他就把满脸愤怒的麦萌推了出去。

  刘凯看了一眼双手捂着脸的方宇翔,心里也跟着隐隐作痛,可是他知道,现在他们除了等劫匪的电话,没有任何办法。

  “你稍微休息休息吧,明天交易的时候,你没有精力怎么行?”

  刘凯拿起他桌子上的杯子走出去给他冲了一杯咖啡,回来的时候,方宇翔整个人已经趴在了桌子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累得睡着了,还是在思考什么,抑或只是单纯地在悲伤难过……

  刘凯放下手里热气腾腾的咖啡,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明天还有一场硬战要打,必须养精蓄锐!

  外面的天刚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桌上的手机铃声大作。方宇翔蓦地抬起头,伸手抓过手机,迫不及待地接了起来。

  “你一个人带着钱,开车到中山公园门口来!记住:只准你一个人,时刻保持手机畅通!只要兄弟们看到一个可疑的人跟过来,我就不敢保证你女人会不会少个零件了!”还是那道熟悉的电子声,带着凶狠嚣张的威吓。

  “只要你们不伤害她,我一定遵守交易规则!”方宇翔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眼睛里红血丝根根分明,虽然每一条都可以看出他的疲惫和担虑,但那赤红的眸子昭示的,也有愤怒和隐忍。

  “那就要看方大总裁的诚意了!哈哈哈!”对方冷冷地狂笑了两声,便挂了电话。

  一直躺在沙发上的王显达和刘凯已经围了过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倦色,急切询问的眼神却炯炯有神地盯着方宇翔,连呼吸都屏息了。

  “你们等我电话,不要下楼去,我自己去!”方宇翔收起电话,顾不上和他们多说,提起两个箱子就向门口走去。

  “老大,”王显达追上去喊住了他,不由分说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圆形小匣子卡在了他的衣领里面,晃了晃手里一个手机大小的电子设备:“这是微型追踪器,我们不仅能定位到你的位置,还能听到你所说的每一句话。”

  “不行,要是被他们发现,晴晴就更危险了!他们要的是钱,只要拿到钱自然就会放了她。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耍任何手段,先救下她再说!”方宇翔边说边从衣领里拿出那个微型追踪器,扔给了王显达,“你们不要跟上来!”

  看到他眼神里不容商量的坚定,王显达还想说什么,被刘凯拉住了:“为了安全,还是安心花钱买个平安吧!”

  直到方宇翔下了电梯,王显达白了一眼刘凯:“你玩什么墙头草?昨天不是商量好的吗?让两千万真的就这么打水漂无所谓,我们方氏不能白吃这哑巴亏啊!”

  刘凯看着电梯下行的数字,淡淡地抿了抿嘴,“他现在要的是,确保人能毫发无损地回来,其他事情都不在乎了!你这样光明正大地让他暗地里带着人去,他肯定不同意!”

  “什么意思?那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等他回来?”王显达急得跳了起来。

  刘凯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一个电子屏,指着上面不断移动的一个小红点道:“不一定非要把东西放在他身上,而且,让他知道他身上没有任何定位设备,他会更坦然地去跟匪徒交易!”

  王显达眯着眼睛看了几秒钟,恍然大悟到:“你小子,连老大都敢玩了!”

  “等他救完人,剩下的工作就是我跟你的了!走呗!”

  “走!”

  ————

  天刚刚亮,路上的车辆并不多。方宇翔驱车很快来到了匪徒交待的地方——中山公园,在这期间,他戴着耳机,一直关注着手机屏幕上的动静。

  车子在公园门口刚刚停下来,绑匪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不错嘛!特立独行的方总裁也有这么听话的时候!”

  “现在怎么做?”他不想跟他们多废话,只想赶快见到骆晴晴。

  “着急什么?我们兄弟几个好不容易有机会跟方总玩一次猫捉老鼠的游戏,您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嘛!你现在从公园的前门绕到后门来!”

  电话里传来的,永远是那个张狂的声音。方宇翔紧咬着牙,恨不得立刻就将他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可是他不能,再没有见到骆晴晴之前,他只能收敛起所有的骄傲和冷酷,像一个斗败的困兽一样,任由这些手里捏着她生命的绑匪们指挥着。

  几分钟之后,他的车子刚出现在公园后门的地方,绑匪的电话又很及时地来了:“看到你十一点钟方向的那条进山的路了吗?”

  方宇翔扭头看去,果然有一条上山的路,虽然是平坦的公路,但是非常窄,目测只有五六米,两辆车同时通过都有点困难。“嗯,看到了。”

  看来这帮匪徒果真如他们自己所说,干这违法犯罪的勾搭已经有些年头了,否则也不会如此谨慎小心。

  匪徒在电话里继续指挥:“顺着那条路上山,手机就不要关了,随时注意命令!”

  方宇翔一边应声向那条路走去,一边悄悄调试了一下车上的GPS。可是地图上的路,恰恰在这条小路的进口就断掉了。

  “啪”他关掉了GPS,咬着牙开了进去。

  一路上,在匪徒不断的变换方向中,方宇翔的黑色途锐开进临海的后山里,向越来越偏僻的地方驶去。方宇翔没有一丝犹豫,一想起昨晚在视频里看到的骆晴晴,他就一遍遍强迫自己要镇定,一定要把她安全换回来。

  车子蜿蜿蜒蜒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右转左转,终于在公路尽头的一块平地上停了下来。

  “你的前方有两条小路,下车,带上你的钱,从路口有一块大石头那条路,步行上来!再提醒你一句:别耍花样!”

  尽管绑匪的语气里多了一份警惕,但方宇翔还是听出了他们似乎比自己还着急。两千万,希望他们拿到钱,不要再提任何过分的要求,只要把她放了,他一定会让他们得到的,不止这两千万!

  敢惹他的人,敢动他的女人……他不敢多想,只要能看到她平平安安地回到自己身边,以后的事,从长计议也来得及!

  下了车,他提着两个箱子,按照绑匪的指示,从其中一个路口有个大石头的崎岖小路爬了上去。十分钟之后,到了一个小土包的山顶,绑匪继续在电话里命令道:“翻过这个小山,把箱子放在山下的那棵树旁边。然后返回去,开着你的车原路返回。如果箱子里的钱没有问题,你会在进山的路口看到你的女人!哼哼,如果少了一分钱,或者有一分钱是假的,那就对不起了方总,你只能看到一具年轻女性的尸体了……”

  方宇翔站在山顶上,余光小心翼翼地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初春的山上,除了零零散散的一些松柏,其余地方都是光秃秃的,透过枝枝桠桠的树缝,看不到任何异样。

  他眉心紧锁,咬着牙说:“兄弟,我以方氏执行总裁的名义向你保证,钱一分不少,没有一张是假的。一路走来,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没有任何人跟上来!我有诚意跟你们做这笔生意,希望你们也遵守道上的规矩。所以,我现在看不到人,我没有办法相信你们。”

  “哈哈,方总!那没办法了,要跟我们做生意,你只能抱着赌一赌的心态了!废话少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舍不得你的钱的话,拿着你的箱子赶紧滚!你的这小妞,就只能便宜兄弟几个了!”绑匪在电话里穷凶极恶地狂笑。

  “好,我照做!你们别乱来,如果这笔生意我们交易的愉快,说不定有朝一日,我还会找你们!那样的话,薪酬就不止只有两千万了!”方宇翔镇静下来,企图用更高的利益来引诱他们。

  “放心吧,以后的事我们以后慢慢谈!你再站在原地不动的话,我就先把这婊子的半条胳膊送到你面前去吧!”对方明显已经等不及了,开始赤|裸|裸地恐吓威胁。

  方宇翔提着箱子翻过了山,很快就把钱放到了大树下面。

  “好,很好!你现在可以慢慢下山了,记住,不要回头,也不要跑太快哦!否则我们验不完钱,人是不会那么快放的!”

  方宇翔咬了咬牙,拼命地顺着来时的小路,往山下跑去。他恨不得一步就可以跨到车旁边,然后一踩油门就可以看到骆晴晴完好无损地站在路边等着他……

  可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尤其是在这只能容得一人站立的羊肠小道上,不仅崎岖,坡度还极陡。他心里只想着赶快见到她,仿佛晚一秒钟,她就会多受一些伤害一样。

  一不小心,他的脚下打了一个滑,长腿直直地伸长,坐了下去。他的手想抓住路边的枯草枝,可身子还是哧溜溜滑下去了两米多。还好这不是一条悬崖边的路……

  来不及喘口气,他站起身又急匆匆向山下奔去。下山的每一步,他的双脚仿佛都在过刀山火海一样,可是从脚底传上来的痛,哪里有心里的痛来得直接来得气势汹汹呢!

  终于到了停车的地方,他冲向车,边发动边对着电话气喘吁吁地说:“钱你们应该已经拿到了,我也上了车,请尽快放人吧!”

  可是电话那边,没有任何回应。

  方宇翔着急了,暴跳着对着电话怒吼:“你们要的不就是钱吗?为什么不讲信用?”

  方宇翔急得正要摔电话,里面传来绑匪悠悠的声音:“方总,着急什么啊!你的女人在我们手上一毛钱都不值!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我们也不故意让你着急了!你开着车下去吧,记住,开慢一点,越慢越好,你的女人就在路边的某一棵树旁边。你要是开得快了,错过了,就别怪我们了!哈哈哈哈!”

  不待方宇翔回应,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忙音,他再拨过去的时候,提示关机。

  “妈|的!”

  从来不屑爆粗口的他,终于忍受不下去了!拳头用力砸在了方向盘上,连续的汽笛声在空旷的山林里回响,显得格外刺耳。

  他想再继续拨打那几个绑匪用来跟他联系的号码,可是他握着手机的手不停地发抖。号码还没拨出去,他的泪先流了出来……他没有路可选,他只能选择继续相信那些吃人不吐骨头应该被千刀万剐的绑匪们。

  他顾不上去想自己是个男人,顾不上去想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流过泪……扔下手机,他飞快地发动汽车,转弯,倒车,调头,顺着上山来的路向外开去。

  来的时候因为心里急躁,他能有多快就开多快,可是出去的时候,即使心里再急躁,他也没有办法让自己去踩油门……

  好在这条路,右边靠山,只有左边是个坡道,倒是种了一排排树木。方宇翔咬着牙,一边慢慢地开着车,充斥着赤红和眼泪的眼睛一直盯在那坡道上……没有,还是没有……

  随着离出山的路越来越短,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手心里都是汗,浑身都开始无力起来……他怕自己开着车听不到她呼救的声音,索性把车停在了路上,自己下车沿着约有四五十度的山坡,仔细找起来。

  山林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只能听到他的皮鞋踩在枯草树枝上发出的“咯吱咯吱”声音,和他自己的心,在绝望中慢慢破碎的声音。

  手机铃音突然想起,他摘掉蓝牙耳机,自己接了起来:“喂,喂……”

  “方宇翔,你敢在我们眼皮底下玩阴的!妈|的,老子那么信任你,连那臭婊子的小脸都没摸,就还给了你!你TM居然给我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电话里是个陌生的男音,而且声音没有经过处理,但同样凶狠。

  “什么意思?你们拿了钱,不放人!还在那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方宇翔对着电话暴吼!

  别让我抓住你们,我一定把你们一个个撕成一片一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