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V26.刀子刺向了她

V26.刀子刺向了她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V26.刀子刺向了她

  肖雨心住进了公寓之后,除了保姆李婶之外,王显达成了跟她接触最多的人。除了嘘寒问暖,肖雨心倒也不客气,真把他当成了免费司机,随意指挥。王显达看着她妊娠反应越来越强烈,他也只好咬牙耐着性子忍受着。

  而马一金自从知道肖雨心真的怀了方宇翔的孩子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方氏。而方宇翔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医院。

  时至年底,A市的第一场雪之后,方恒山不小心摔了一跤,住进了医院。方芳来告诉方宇翔并让他一起去医院的时候,他正准备去学校接骆晴晴。

  见他犹豫,方芳了然地笑了笑:“没事,唐叔说老爸除了伤到了腿,其他并无大碍。你先去接她吧,回来之后有空还是去下医院。下雪天,路上开慢点!”

  方芳和凌浩到了方恒山的病房外,从外面就听到了里面的笑声,原来是马一金,坐在老爷子的床边,一边给他剥着橘子,一边跟他开心地聊着。

  见方芳和凌浩来了,马一金扶着老爷子靠在了枕头上。

  方恒山见到女儿和准女婿来看望自己,自然是满脸欣慰。可是,他的眼神还是不自觉地绕过凌浩,看向病房门外,眼睛里慢慢升腾出一点失望:“最近,公司很忙吧?”

  方芳当然知道他肯定不是在关心公司了,坐下来假装吃醋地撇撇嘴:“看来,我和凌浩都不是老爸你想见到的人呢!可惜呀,宇翔……”

  “怎么?趁我不在,就想说我坏话啊!”

  方芳的话还没说完,从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众人的脑袋齐刷刷地望过去,方宇翔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徐徐走了进来。

  最先怔住的是马一金,她手里的橘子滑落下来,骨碌骨碌地滚到了方宇翔的脚下。

  方宇翔捡起橘子,走过来放进她的手心里,抬眸看她时,却忍不住愣了一下。十几天不见而已,马一金居然消瘦了一圈。虽然穿着精干的职业装,但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活力。

  “怎么瘦成这样了?”他没有想到马一金会憔悴成这样,心里隐隐觉得愧疚更深。

  “哦,减,减肥嘛!”马一金捋了捋鬓边的头发,尴尬地低下了头。

  这段时间,她让自己冷静下来一个人想了很多。既然男人的心不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又做了这么多的努力,还是徒劳无功。一连的“追夫”招数使尽之后,只能考虑是否真的爱错了人。恰恰是经过这段时间,她突然发现,其实一直以来,自己好像都像现在一样,永远是一个人激情高涨地自导自演着独角戏,而他,只不过是一个随心情出场的友情客串罢了!

  所以,她并没有去找他核实肖雨心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大哭大闹,而且是把所有的心力都用在了工作上。她以为把爱情转移到事业上,不见他不想他,自然会慢慢把他忘记。

  可是再见到他的时候,那深邃眼睛里若有若无的怜惜,让她长久以来筑建起来的防备,似乎一瞬间就被击溃。

  原来忘记一个不该惦记的人,居然这么难。

  方恒山还不知道马一金和方宇翔之间发生了什么,见到方宇翔来了,隔着镜片,依然能看到他眼睛里的惊喜。

  “儿子,快来,坐这边。”方恒山拍了拍自己的床边。

  “我还是坐沙发吧,少沾染点酒精味!”方宇翔坐进沙发里,随手打开了电视机,胡乱地按着。

  一屋子的人关心了一会方恒山的病情后,方芳起身就要告辞,方宇翔也跟着站了起来。方恒山连忙喊住了他:“宇翔,你等会,我有话跟你说!”

  方宇翔怔了怔,只好又坐了下去。马一金也跟着方芳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了父子两个人。

  “儿子,是不是跟一金闹别扭了?”方恒山叹了一口气,“这段时间,她一下班就来家里陪着我,聊了很多开心的事,却惟独闭口不提你……”

  “你想说什么?”方宇翔打断老爷子的话,关掉电视机,“啪”得把遥控器扔到了茶几上,起身不悦地蹙了蹙眉:“马一金的事,既然你答应了我不会再用任何借口来强迫我,就不该再在我面前提她。”

  “可是,他父母上午给我打电话说,过段时间要回国来,想定一下你们的婚事……”方恒山说这话的时候,不敢去看方宇翔的眼睛,垂眸时眼睛里落上一层无助的企盼。

  这已经是马家第二次为两个孩子的婚事专门回国来了,上一次答应得好好的等马一金毕业后两个人就结婚。可如今……

  方恒山知道自己现在用什么办法,都无法说服自己的儿子回心转意了。今天若不是因为为这事闹心焦虑,也不会一个人拄着拐杖去雪地里,然后不小心失神摔了一跤。

  方宇翔走到窗户前,背对着方恒山思忖了片刻,转身竟浅浅地勾了勾唇:“怎么敢劳烦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呢!”

  “嗯?”方恒山推了推眼镜,不明所以地盯着儿子唇边的笑。

  “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找一金商量的。”方宇翔敛起笑意,向门口走去。

  “儿子!”方恒山不放心地嘱咐道:“马家的人,还是慎重着应付啊!当年骆家的事,马老爷子恰恰是在那件事之后离职的!虽说人走茶凉,但是他毕竟是前市长啊……”

  “你要是对我不放心,那不如去监狱找你放心的,还能放了我,一举多得!”方宇翔收住脚步,转身对方恒山挑衅地冷笑。

  “我不是对你不放心,我是怕你用的方式不当,无辜伤害了一个好女孩……我当年跟你一样年轻的时候,也在处理感情的事情上犯过混,所以才会害得你和你母亲在异他乡生活了那么多年,你母亲去世都不愿原谅我……后来我需要你的时候,才去舔着老脸求你回来!”

  方恒山想起往事,连连叹气摇头,说到动情处,取下眼镜,抹了抹眼睛,“所以,我不想让你跟我犯同样的错啊……我不想让你跟我一样,一辈子都活在自责和内疚之中……”

  方宇翔冷着脸,耐性地听完他的“悔过感言”,淡漠地苦笑了下:“男人有时候为了事业可以利用女人,但是如果都像你那样不仅牺牲了女人和子女,连自己的良心也搭进去的话,岂不是得不偿失!你觉得我是会做这种赔本生意的人吗?”

  “好!好!老爸放心你!放心你!”方恒山知道自己的话又不小心触到了儿子的硬伤,只好连连点头,目送着儿子款款离去。

  估摸着方宇翔走远了,方恒山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接通之后,慈祥地笑:“一金啊,你父母要回国的事,我告诉宇翔了!他的态度挺好的,这招应该有效!”

  挂了电话,方恒山看着手机屏幕怔了良久,最终无力地躺了下去:儿子啊,老爹还是对不起你!

  马一金挂了方恒山的电话,紧接着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是方宇翔的。

  她看着他的名字不停地闪烁,深呼吸一口,调整了一下心情,按了接听键:“哦,好的,真的吗?……那好,我马上给我父母联系,有消息了告诉你!”

  挂了电话,马一金脸上的兴奋慢慢变成了疑惑,“跟我回德国拜见我父母?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

  尽管不知道方宇翔此次的用意,但马一金还是兴高采烈地去安排了日程。马父马母以及马老市长听说准女婿为了表示诚意要来德国看望他们,先是有点意外,但又不愿拂了年轻人的孝心,尤其是在电话里听到自己宝贝女人愉悦地讲这件事时,没有多想,也答应了下来。

  “去德国?”骆晴晴有点惊讶地看了一眼低头吃饭的方宇翔,放下了筷子:“怎么突然想起来去德国啊?”

  方宇翔给她的碗里盛了一碗汤,弯弯眉眼笑道:“我们公司在德国有分公司,我必须过去看看,但是又不放心你和子萱,所以就带你们一起去!刚好快放寒假了,带你和子萱出去散散心。”

  “可是,我都答应嘉铭和麦萌,过年要跟他们一起过呢!麦萌把年夜饭都定好了呢!再说,这也有点太突然了,子萱自从从台湾回来之后,说她再也不想坐飞机了……”骆晴晴有点为难。

  “没事,我们只是旅游,又不是现在就去定居。顺便让女儿熟悉熟悉德国的风土人情,如果她喜欢,我立刻给你们办移民,不用等到一年多后,跟我一起回去!”方宇翔安慰她。

  “不需要这么快吧?”虽然他早就告诉过她,一两年之后处理好方氏的事,就会带她和子萱去德国。可是,当这一天突然这么早就来到的时候,她难免有点不适应。

  尤其是子萱,那丫头看得出来,自己的妈咪在这里有麦萌有嘉铭这样的朋友,不像在台湾那样孤单,她说过再也不想坐飞机,其实只是怕妈咪再带自己去一个没有亲人的地方。

  “不快!我已经让刘凯去办手续了,等你们的护照和签证都办好了,也刚好要放寒假了!过完寒假,就回来!”方宇翔低头扒饭,那慵懒的侧脸好像在说:就这么定了!

  骆晴晴只好撇撇嘴,“去就去呗,刚好避开过年的高峰,免得在这里孤苦伶仃的!”

  “嗯?孤苦伶仃?那好,晚上我就好好伺候伺候你,直到让你再也感觉不到这种可怜巴巴的滋味!”方宇翔坏坏勾了勾嘴。

  骆晴晴瞪了他一眼,边喝汤边小声嗫嚅:“什么事都能扯到那事上,真委屈了你了!”

  ——————

  方宇翔从刘凯的手里接过骆晴晴母女去德国的签证和护照后,对他说:“可能还需要你一起过去。”

  “恩?”刘凯不明所以地纳闷了一下。

  “我这次去不光是带她们观光,可能还要应付一些事。所以,需要你送她们母女俩提前两天走,我晚两天到。”方宇翔推心置腹地拍了拍刘凯的肩膀,笑道:“除了你,我真找不到合适的人!所以,只能辛苦你了!”

  “那敢情好啊!食宿路费都公费报销?”刘凯稍作犹疑,挑眉问。

  “哈哈,瞧我们方氏堂堂人事部总监的这点觉悟!”方宇翔大笑:“怎么可能只报销路费和食宿呢?所有费用全部报销——哪怕你领个德国妞回来都可以!”

  “当老板的说话可要算数哦!”

  寒假很快就到了。

  骆子萱童鞋听说爹地妈咪要带自己出国旅游,一开始有点不相信,后来确认之后,出其不意地格外兴奋,每天掰着手指头等着那一天。直到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方宇翔才告诉骆晴晴自己临时有个重要的会要开,所以只能订了两天后的机票。骆晴晴一开始有点纳闷,后来听他说已经安排了刘凯陪她们过去,也就只好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到了机场的VIP候机厅,方宇翔取下墨镜,从刘凯手里拿过机票递给了骆晴晴,“到了之后,你们先在酒店住下。两天后我就会到,然后带你们回咱们的家!”

  “咱们的家?”骆晴晴看了一眼手上直飞德国汉堡的机票,不解地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我已经叮嘱好刘凯了,去了那边不要自行出门,只要出酒店,就一定要跟着他。”方宇翔虽然之前为了母女俩的安全,嘱咐了刘凯整整半个小时,但是到了临别的这一刻,还是有点不忍心。

  “嗯!”骆晴晴轻笑着点点头:“放心吧!只要你按时出现在我和女儿的眼前就好了!”

  “爹地,你为什么不让刘凯叔叔帮你开会呢?你先跟我们走嘛!”骆子萱跑过来拉着方宇翔的手撒娇。

  方宇翔抱起宝贝女儿,狠狠地亲了一口她的笑脸,满脸歉意:“乖女儿,有些事情,刘凯叔叔帮不了爹地的!明白吗?”

  骆子萱撅起小嘴认真地想了想,虽然依然有点迷茫,但还是郑重地点了点头:“就跟他代替不了爹地当子萱的爹地一样,是吧!”

  方宇翔唇角溢出一抹尴尬的笑,“聪明!”

  是啊,连孩子都懂的道理!就如同陪马一金去看望他的父母,除了他,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得了!可是他同时也很骄傲自己的女儿能这么想,至少在她的心里,只有自己才是她真正的,不可替代的爹地!

  为了让方宇翔多送一会母女俩,贴心的刘凯给他也买了一张机票,为的就是让他能过安检,送她们到登机口。

  方宇翔抱着骆子萱,一直到了登机口,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了她,最后拥抱了母女俩:“乖,在那边等着我!”

  刘凯过去拍了拍他,笑道:“如果不放心把这么漂亮可爱的老婆和孩子交给我多保管几天的话,就尽快来哦!”

  看着母女俩走在登机桥上不住地回头冲自己挥手,方宇翔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希望这一次,是我们最后一次分别。以后,再也不会给你们离开我的机会!

  飞机在眼前徐徐起飞,载着他最在乎的人,带着他的牵挂,直冲云霄。

  近十八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在德国布埃特尔机场安全着落。出了机场,德国分公司的中国经理张经理前来接机。

  在去酒店的路上,刘凯坐在前面和好久不见的同事寒暄,骆晴晴搂着骆子萱坐在后面感受着异国的风情。

  可能是同样临海的缘故吧,汉堡和A市竟也有相同的属性:空气相对比较潮湿。但是看到路边那些汉萨同盟城市建筑风格的红色砖墙蓝色的顶,还有那湛蓝天空下陌生人脸上的热情笑容时,骆晴晴竟觉得心里暖暖的。

  在前面开车的张经理一直以为骆晴晴和骆子萱是刘凯的妻女,不住回头热情地介绍:“汉堡也被称为水城,是全德国最宜居住的城市。城市里内湖外湖各种湖比较多,你们一家三口啊,可以租一只小帆船,带些食物饮水,自己扬帆掌舵,也可以自己做一些烧烤什么的,享受享受这里的阳光。你们来的也是时候,不冷不热,要是夏天来,这里的太阳还是很毒的。嘿嘿,我已经安排了三天的旅游|行程,你们今天先休息休息,明天我们先去大航海时代行不行?”

  听着张经理热情却显得有点啰嗦的介绍,刘凯笑着点头:“好,辛苦张经理了!但是来之前方总特意交代过,这次仅仅是私人旅行,不要太声张了!所以,你们留给我一辆车就行,不需要大家陪同了!免得几天之后,大BOSS来了,又要批评我不但浪费财力,还要浪费人力了!”

  骆晴晴却在心里不住地想:难怪方某人喜欢这个城市,虽然是他乡,却似乎感觉不到太多身处异国的清冷和不适。

  在张经理安排的酒店住下之后,骆晴晴带着异常兴奋的骆子萱,一边跟着刘凯去附近的旅游景点观光,一边等待着方宇翔的到来。

  方宇翔算好了时差,每天会在汉堡时间的白天里不定时打三四个电话过来,询问母女俩的日程,问她们过得习惯不习惯。可是在第二天晚上的电话里,他嘘寒问暖啰啰嗦嗦地说了好久,还是迟迟不愿挂电话。

  “这个时候你那边应该都天亮了吧,还不去赶飞机吗?”骆晴晴催促他。

  “恩,现在就在去机场的路上。不过因为要先办公事,我可能需要先去柏林一趟,到你那边,可能一天后了!”方宇翔终于说出了自己犹犹豫豫了好久想说的话。

  其实,他并不是去柏林。

  马一金一家人都在汉堡,得知女儿和女婿的降落时间之后,早就一条龙地安排好了吃饭休息和正式见面的行程。所以,他没有办法一下飞机,就直奔骆晴晴母女下榻的酒店。

  “好吧!没关系,只要你能安全到这里就行了!刘总监很细心,把我和子萱照顾的很好,你放心吧!”骆晴晴虽然有点失望,但听他说已经快到机场了,也便不在乎多等一天两天了!

  直到到了机场,从车里看到了等在路边的马一金,方宇翔才挂了电话。

  方宇翔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戴着黑超,玉树临风地远远走来,看的马一金心里的春花再次悄悄绽放:他还是他,那个风|流冷酷的男人,还是那个让她看一眼便无法自拔的男人,还是那个哪怕只站在他身边,也会心满意足的男人……

  马一金上前挽住他胳膊,笑靥如花:“我可请了整整一个月的假哦,你呢?”

  “你也知道,我这次是假公济私的,去了是要办点公事的!”方宇翔浅浅笑道。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亏欠马一金太多,或者说,方家欠了马家的。但是,他如果把这种亏欠用感情去补偿的话,那就会亏欠更多的人……

  所以,他必须让这次德国之行,不仅成为促进他们一家人感情的机会,还要成为他和马一金所有纠缠的终结之旅。

  可能是旺季的缘故,豪华头等舱里也坐满了人。方宇翔上了飞机便戴上眼罩,把沙发放平躺下去睡觉。坐在旁边的马一金见他一副“请勿打扰”的样子,只好学着他的样子闭目养神。

  飞机飞到中途,熟睡中的方宇翔突然被马一金的一声惊吓吵醒,直起身摘掉眼罩和安全带便站了起来。

  马一金仓皇失措地解下安全带扑到了他的怀里,指着过道对面的一个假寐的男人说:“他,他摸我……”

  其他座位上的几个人也都被吵醒了,睁开眼睛茫然地瞄向了这边,闻声赶来的乘务员也一脸紧张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唯独被马一金指着的那个男人依然睡得格外香甜,还似乎在打鼾。

  方宇翔拧了拧眉,看了一眼梨花带雨的马一金,让她坐在了自己靠窗的位置。走到那个男人跟前,对乘务员说:“这位先生患有夜游症,你们怎么能让这么危险的病人乘坐长途飞机!找你们Captain(机长)或者ChiefSteward(乘务长)来!”

  “抱歉先生,我们有义务提醒患病的乘客注意乘机事项,但是目前,夜游症还不在不能乘坐飞机的范围之内……”乘务员面露尴尬之色,连她自己都没听过,夜游症的人不能乘坐飞机。

  “那精神病算不算?”方宇翔挑了挑眉,冷笑着问。

  “这个……”漂亮的乘务员为难地低下了头,明明这位客人在睡觉,怎么就说他有神经病呢!

  “你TM才有神经病呢!”一直在睡觉的男人忽然腾地站起身,却被安全带又拉了回去,一边恶狠狠地怒视着方宇翔,一边急切地去解安全带上的扣子。

  方宇翔微眯着双眼,抱起双臂,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手忙脚乱地站起来,然后满脸狰狞地向自己抡起了拳头。

  那男人在看到方宇翔眼底渗出来冷若寒潭的阴鸷光芒时,不由地愣了一下,那拳头在半空中便停了下来。

  “怎么?这里还有个不打自招的?”方宇翔冷冷地勾了勾唇角,眸子里滑过一抹不屑。

  “算了,宇翔!”马一金走过来拉他,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可以跟这种无赖较真。

  正在僵持着,乘务长带着两个男乘务员走了过来,问了情况之后,乘务长走到两人之间,礼貌地说:“为了不影响其他乘客的休息,请两位随我来看看我们的监控录像,一切误会都可以解除。”

  乘务长指了指机舱前面的摄像头,颔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那……那什么,我刚才做,做梦,夜游!但是我没有神经病啊!他骂人!”男人有点心虚了,坐进位置里又扣上了安全带。

  女乘务员和周围的乘客忍不住低头窃笑起来,那人脸倏地红了起来,别过头假装睡觉。

  方宇翔走过去跟乘务长低语了两句,乘务员笑着说了声抱歉,吩咐乘务员做好服务工作便离开了头等舱。

  方宇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闭目养神。马一金见他虽然给了那男人一点难堪,但自己的心里总觉得自己吃了亏,再躺下来的时候再也睡不安宁了……如果是那个肖雨心也被人欺负的话,他又会怎么样呢?

  相安无事地到了汉堡,方宇翔让马一金跟在自己后面,而自己却紧紧地跟在那个夜游男的后面。马一金正在纳闷,刚出了机场,却看到从一辆车里下来几个黑超男,架起夜游男塞进了车里,绝尘而去!

  紧接着,方宇翔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只淡淡地说了句:“干得好!辛苦了!”就挂了电话。

  马一金恍然大悟,心里面暖洋洋的,原来他还是这么在乎自己的!她一手挽起他的胳膊,一边高高兴兴地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

  见到马父马母,方宇翔打了招呼之后,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只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表达着见面之后的激动喜悦。

  回家的路上,马母和马一金坐到后面,老人家抚摸着女儿的头心疼地说:“女儿,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为了上镜好看,我故意减肥呢!”马一金到了父母怀里,立刻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一样,不住地撅嘴撒娇。

  “那就好,我以为是宇翔没照顾好你呢!”

  马母看似一句玩笑话,却深深地刺进了方宇翔的心里。

  “怎么会呢!刚才在飞机上,有个男人毛手毛脚的,宇翔不仅让他当场难堪,一下飞机就派人去收拾了那男人!他才不会让我吃亏呢!”马一金看了一眼方宇翔,骄傲中略带羞涩地对母亲说。

  马母这才欣慰地点了点头,坐在驾驶室上的马父笑着对方宇翔说:“还跟个孩子一样!你别介意啊!”

  方宇翔笑而不语,脑子里已经在飞快地转动着:什么时候才能去见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呢!

  ————

  晚上,刚把骆子萱哄睡着,酒店房间的门铃响了。骆晴晴诧异地走过去从猫眼里看了一下,原来是刘凯。

  “刘总监,这么晚了,有事吗?”她披了一件外套打开门,站在门口问他。

  “我没事,我,给你带来一个礼物。”刘凯神秘地勾了勾嘴。

  “礼物?”她更诧异了。

  刘凯慢慢后退两步,扭头看向旁边的走廊。骆晴晴诧异地走出来,手刚离开门,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紧接着一道强烈的力量把自己推到了房间里,肩上批着的外套掉到了地上,门“哐”得一声关了起来。

  她睁大眼睛正想喊出来,却看到了方宇翔那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深邃星眸,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步步把她逼到了墙上。

  “你,不是说明天才到吗?”她不无惊讶,又怕吵醒里面刚刚睡着的子萱,只能小声问。

  “太想你了,会一开会就立刻奔了过来。”他咬住她的耳朵,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思念和暧昧。

  说着,他的大手便伸进了她的睡衣里,直接触到了那两团柔软的丰盈上。凉凉的唇从她的耳际顺着她的脸颊一路吻上了她那两片还在激动中颤栗着的樱唇上。

  “别,子萱还在里面……”她的脸倏地红到了脖子根,推开他。

  “没关系,我一定轻轻的……”他知道子萱在套间里睡,而他们,在这外面的大床上……恰恰好。

  说罢,走进子萱睡觉的套间里,走到床边地吻了吻她的额头,见她没有反应,再蹑手蹑脚地关掉灯,轻轻地关上了门。

  昏黄的暖色灯光下,穿着睡衣的骆晴晴,一脸娇羞地看着他,他弯弯嘴,眸子里的温柔慢慢变成了一丝一缕的情|欲,慢慢地走上前,外套、衬衣、鞋子……一件件脱落在地毯上……

  “喂……慢点,这床的声音太大了……”骆晴晴在她耳边不停地提醒着。

  “没事,我们的女儿一个人早就睡习惯了!”好不容易摆脱了马家一家人,赶到了她这里,怎么可能放过她,怎么可能慢下来……

  灯光暧昧,欧式的大床上,一对小别胜新婚的男女:爱,正在浓处……

  第二天,方宇翔带着母女俩一起去汉堡艺术馆和大教堂观光,一家三口的幸福笑脸绽放在异国他乡的每一个所到之处。

  从教堂出来,方宇翔正思量着带她们去哪吃午饭,手机响了,是马一金打过来的。

  他脸上的笑意立刻减退了一半,犹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马一金提醒他今天下午要回去陪爷爷,晚上还要陪他一起用餐,他说了句“好!”便挂了电话。

  “怎么了?你还是先去忙公事吧!”骆晴晴见他接完电话,不太高兴,过来安慰他。

  “分公司那边打电话过来,要过去开个会。我让刘凯带你们去吃午饭吧?我很快过来接你们,今天晚上跟我回我们的家!”他饱含歉意地解释。

  “没关系,去吧!我跟子萱这几天也跑了不少地方,下午应该好好休息休息了!”她牵起子萱的手问她:“好不好啊,子萱?下午我们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出来玩!”

  看着子萱点头,他抱起孩子上了车:“那我送你们去吃饭!”

  到了约好的餐厅,刘凯已经等在了门口。方宇翔和骆晴晴领着子萱刚走到刘凯跟前,准备进餐厅,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喊宇翔。

  “宇翔!在这!”

  众人转身望去,马一金抱着两本书和一个女性朋友走了过来。

  首先惊讶的是刘凯,他低下头悄悄地瞄了一眼方宇翔,真想替他捏一把汗……骆晴晴看了一眼翩翩走来的马一金,顿时明白了一切……她下意识地把子萱往自己身边拉了过来。

  马一金跟自己的德国朋友道别之后,惊讶地走过来:“宇翔,你怎么在这里?咦,刘总监,你什么时候来汉堡了?”

  “我们刚刚遇见。”方宇翔永远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淡淡地笑了笑。

  “马大主播,我度个假居然也能遇上你!我这回可给你当不了免费司机了哦!我带家属来的!”刘凯侧步走过去,手搭在骆晴晴的肩膀上,轻轻的用力按了按。

  “家属?”马一金看了一眼骆晴晴和骆子萱,热情地向骆晴晴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马一金!你是刘总监的爱人?”

  “呵呵,你好。”骆晴晴伸出手,浅浅地笑了笑。

  “刘总监,那不打扰你们享用午餐了!”方宇翔给刘凯使了一个眼色。

  “别啊!”马一金拉住他的胳膊:“能在这里遇见刘总监一家人,我可算是半个东道主呢!我们请他们吃顿饭吧!刚好我在图书馆呆了一上午,好饿啊!刚好吃饱饭再回家,等到爷爷的晚饭还早着呢!”

  “这个……”方宇翔没想到马一金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刘总监,你不会不给我这个机会吧?”马一金仰起脸问对刘凯。

  “那,我就不客气了!”刘凯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马一金和方宇翔先走了进去。

  刘凯蹲下身边抱起骆子萱,边在她耳边说了句悄悄话,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骆晴晴,对她笑了笑,示意她一定要跟自己把这戏演下去。

  点餐的时候,骆子萱撒娇地对刘凯说:“爹地,我想吃鱼排。”

  骆晴晴和方宇翔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下,她连忙垂眸,怕坐在自己对面正在点餐的马一金看出什么端倪。

  她知道,他突然提出来德国,肯定是跟这个姓马的小姐有关系。他不是说他会很快跟她划清关系吗?可是为什么,带着孩子的自己,有一种不光彩的耻辱感呢?

  点好餐,马一金用英语对服务生说:“我想另外要一份蛋挞!”服务员很抱歉地说他们店里没有,马一金便麻烦他们去外面买来。

  马一金虽然说得很快,但是骆晴晴还是很清楚地捕捉到了“eggtart(蛋挞)”这个词,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脑子里迅速想起了几个月前某个人在她的病床前举着蛋挞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

  难道……

  果然,尽职尽责的服务生在上齐了大家点的餐之后,果然端了一份蛋挞送了上来。马一金不好意思地对大家说:“我比较喜欢吃甜食,尤其是蛋挞!”

  “咳咳——”方宇翔刚刚送到嘴里的一口牛肉吐了出来:“太难吃了!”

  骆晴晴苦涩地笑了笑,低头吃自己的炒粉,可能是点错了餐吧,一向吃清淡的她,怎么会要了一份特辣的炒粉…....否则,怎么会辣得眼睛只想掉泪。

  ————

  回到酒店,骆晴晴谢绝了刘凯下午的观光安排,和子萱进了房间。

  “宝贝,怎么刚才一直喊刘凯叔叔为爹地啊?”哄子萱午休的时候,她忍不住问小家伙。

  “刘凯叔叔悄悄告诉我,那个阿姨是个巫婆,子萱只有喊刘凯叔叔为爹地,巫婆才不会把妈咪和爹地带走。可是我一直在把他喊爹地,为什么那个巫婆阿姨还是把爹地带走了呢?”骆子萱委屈地撅起了小嘴。

  原来如此!骆晴晴不禁佩服起刘凯的机智来,低头吻了吻子萱的额头,“刘凯叔叔跟你开玩笑呢!爹地是跟那个阿姨办公事,很快就会来接子萱!”

  也不知道是玩累了的缘故,还是这几天一直倒时差倒得有点累,骆晴晴就这么搂着子萱睡了整整一个下午。

  听到门外有声音的时候,她正在一个黑得无边无际的梦里用力地挣扎着……可是越挣扎越无力,越无力周围越黑,她想喊他的名字,喉咙里却像卡住了东西一样,再怎么用力,也呼喊不出一个字……

  猛地睁开眼,昏暗的房间光线里,居然看见他握着自己的手,坐在床边,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做噩梦了吗?”

  “不用你管。”她甩开他的手,怕吵醒了子萱,轻轻起身下床,来到了外间。

  “走,跟我去一个地方!”方宇翔关上子萱的房间门,拉着她的手腕就往外走。

  “哪里都不想去,我想回国,回A市!”她赌气地想甩开他的手,却无奈被他锢得更紧。

  “所有的事情,你跟去一个地方,不用我解释,你就会明白一切!”方宇翔的眼神里充满歉意和浓浓的期待。

  不容她考虑,他从衣橱里拿出她的衣服,帮她穿上,就拖了出去。

  车子在临海的一个两层小别墅前停了下来,骆晴晴诧异地想问他“为什么他的家都在海边”时,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方宇翔拉着走了进去。

  一直到了二楼的一个小房间前,方宇翔才放开了她的手。轻轻转动门锁,走进去打开了灯。

  房间不大,四面墙壁上全部挂满了照片和油画,仔细一看,照片和画里都是清一色的海鸥:有在海面上翱翔的,有正在啄食,有的是一群,有的是一两只……

  “你怎么喜欢海鸥?”她忍不住问他,想起了在A市的别墅里,看到他站在礁石上喂食海鸥的样子。

  “想不想听一个故事?关于,爱情的。”他走过去,拉起她的手,声音轻得似乎带着他的心跳声。

  “嗯。”她从他的眼里读出了一种复杂的神情,有悲伤,也有释怀,有信任,也有期盼……

  方宇翔拉着她来到一个展翅飞翔的海鸥雕塑面前,慢慢地开了口:

  “我很小就随我母亲来到了汉堡,那时候由于我性格太内向,每一天几乎不说一句话。后来,母亲领来了隔壁家的一个中国小女孩,叫海鸥。她的性格跟我截然相反,阳光灿烂,无时不刻不能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在她的感染下,我的话慢慢地多了起来,脸上的笑也渐渐灿烂了起来。

  我和她一起玩一起长大,到了我十六岁的时候,我母亲患胃癌去世。当时我突然觉得自己无依无靠了,还好有海鸥陪着我……情窦初开的年纪,我就很自然地向她表白,她很爽快地答应了。

  有一天,年少轻狂的我第一次去参加汉堡的啤酒节,喝了很多酒,回来在她的照顾下,动了情,身体不听使唤地想犯错……就在我最后要进入她的时候,她突然发了疯似的冲了出去。我以为她是想保护好自己的贞操,第二天醒来之后,我带着她最喜欢吃的蛋挞去他们家找她道歉的时候,却发现她自杀了……”

  “自杀??为什么?”骆晴晴听到这里,不由地睁大了眼睛。

  “嗯。”他艰难地点点头,“刀子,是从她的下|体刺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