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V22.我怀了他的孩子

V22.我怀了他的孩子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V22.我怀了他的孩子

  刚犯了一下愁,她却发现手里的人事资料并没有因为人多而杂乱无章,而是根据姓氏的首个字母排的序。惊喜地发现这个规律之后,她翻到后面,去找属于“肖雨心”的标签“X”。

  虽然她不确定是哪几个字,但一直把“X”姓的都一个一个翻完了,也没看到一个跟“肖雨心”三个字的读音吻合或者近似的人,而且也没发现一个女职员长得疑似视频里的女主角。

  马一金着急了,脑子一发热,不管三七二十一,“哗啦”一下,索性直接把三个盒子的档案全部倒在沙发上,然后一个一个地找起来。

  “美女,你不知道借阅人事档案是要申请的吗?”

  “哎呀,别烦我,没看我正忙着呢吗?”

  马一金刚把这句牢骚发出去,惊觉不对,缓缓抬起头,果然看到刘凯端着一杯咖啡已经站在了离她只有一米远的地方,嘴角噙着笑,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嘿嘿!你煮咖啡速度可真快……”虽然心中大囧,但她还是习惯性地用她那没心没肺的傻笑转移了话题。

  “快吗?”刘凯故意抬腕看了下时间:“我想着你也应该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了,没想到你还是慢了点!”

  “什么?”马一金回味了一下刘凯的话,恍然大悟道:“敢情你耍我啊?!”

  说着,她站起身一把从刘凯手里夺过咖啡,气呼呼地喝了一口,刚喝一口,就被烫得一口喷到了刘凯身上。他今天穿了一件深色的西装,但是由于他没有系扣子,里面穿的白色衬衣和领带却遭了秧。顿时被喷溅状的水滴染了个意境山水画……

  “哎呀,烫死我了!”马一金对自己刚刚那不顾形象的一口浑然不知,蹬蹬蹬两步走到刘凯的办公桌前,把咖啡往桌上一放,抽了两张纸巾去擦嘴。

  “小姐,就算是有仇当场就报,也不带你这样着急的吧?”刘凯低头看了一眼衣襟上的咖啡渍,无奈地撇撇嘴,脸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

  马一金这才记得扭头看了一眼刘凯,“哎呀,不好意思!”她拿起纸巾盒猛抽了几张纸巾,又“啪”一下把纸巾盒扔到了办公桌上,急忙走过来给他擦拭衬衣上的污渍。

  不料,她刚转身,被自己扔到桌上的纸巾盒,不偏不倚撞到了刚才放上去的咖啡上。顷刻间,被子里剩下的咖啡悉数流到了桌上的几张文件……

  “天呐!”刘凯单手抚额,在心里苦喊了一声,面上却只能讪讪地笑笑,拿过她手里的至今道:“我来吧,我来吧……”

  扫了一眼几分钟之前还整洁干净的办公室,就这样被这个“不速之客”弄得乌烟瘴气,刘凯只好喊来助理把办公室清理了一下,他不得不又给马一金端了一杯咖啡进来。

  “嘿嘿,不好意思啊!我好像给你添麻烦了!”马一金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愧疚。

  “现在可以告诉我到我这里来想找什么了吧?”刘凯耸耸肩,看进她的眼底。

  “没,没有啊!我这,不是就想过来跟你讨点水喝嘛!”马一金垂眸慢慢地吹着咖啡,借以掩饰自己说谎时的小慌张。

  刘凯淡淡地笑了笑,关上办公室的门,坐进自己的椅子里,对她说:“从一进我的办公室,你的眼睛就在四处寻找猎物,也不知道找到没找到,反正最后坐下来的时候,眸光闪了一下。然后,一开口你就让我去给你倒水,还特意强调要现煮的咖啡……对了,方总没有告诉过你吗?我学过心理学。”

  坐在他对面的马一金,有点不可置信地慢慢睁大了眼睛,却没有一丝被识破的尴尬,最后拍了一下桌子,坦白道:“你……哎呀,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我想找一个人的档案,了解一点情况!”

  “难道我们方氏除了方总,还有别的你感兴趣的人?”刘凯边说边拉开了手边的一个抽屉。

  “我怎么会感兴趣,但是我不能让宇翔他感兴趣啊!”马一金知道这事没有必要隐瞒刘凯,一咬牙,打算全盘托出,“我刚才听说……”

  马一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凯递到她眼前的一张简历惊得怔住了……

  “肖—雨—心?”她一把抢过来,“你怎么知道我要找这个人的资料?你……还放在你抽屉里,到底有什么阴谋?这女人是不是真的跟宇翔有什么?”

  “总部的所有人的人事档案都在这里,你既然找了那么久没找到,那肯定就是这个唯一一个没有放进去的了!这姑娘前段时间烦了点错误,我准备炒了她的,所以把她的档案拿了出来……”

  “为什么?那炒了没有?”

  “目前还没有。”

  “哦。”马一金把简历上肖雨心的登记照翻来覆去看了几眼,好像觉得是视频里的,又像不是……毕竟一个是画着淡妆穿着衣服的登记照,而另一个只是模模糊糊的画面……

  直到她的视线落到肖雨心的毕业院校时,神情才开始紧张起来。

  “A市科技大学……”

  当时在姚记,那个女清洁员的话又回想在她耳边:“你未婚夫临走的时候,说他爱人是科大的学生,喜欢吃姚记的馅饼和包面。”

  紧接着,刚才在电梯里听到的那几个女人酸溜溜的八卦又在她耳边重复了一遍:销售部的那个肖雨心真是恃宠而骄……方总要是肯潜规则你们啊……

  最后,她脑海里定格的是视频里那一幕男女纠缠的画面……女人欲求不满的眼神,男人精壮有力的律|动……

  马一金越想越觉得自己越来越冷,仿佛身上的温度在逐渐流失,握着那几页薄薄纸张的手竟开始哆嗦……

  刘凯看着她脸上的表情陡变,突然有了点于心不忍……

  其实,他早就猜出了方宇翔为何对公司里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他和肖雨心的绯闻置之不理,不仅如此,还继续在众人面前对她关心有加!

  他这样做,只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他心里的那个女人。而不管是肖雨心还是马一金,都只不过是方宇翔用来使用障眼法的工具罢了!

  “怎么?你也相信那些流言蜚语?”刘凯把咖啡往她手边推了推。

  马一金微微一愣,端起咖啡双手使劲地捏住杯子,也不知道是想极力吸收点杯子传递上来的温度,还是心中慢慢积攒起来的怒意,恨不得把这杯子捏碎。

  “要不要续杯?”刘凯想极力把氛围调节得轻松一点。

  “我想见这个肖雨心!”马一金忽得抬头,目光坚定。

  “这个……”刘凯有点为难,他开始后悔自己自作主张地替方宇翔让马一金知道了肖雨心的存在。

  “我相信宇翔,他根本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这种狐媚的女人!”她盯着简历上肖雨心的照片,眸子里迸射出越来越浓的恨意。

  “既然你相信他,就更没有见这个女人的必要了!”

  “你放心,我只问她几个问题。你看我像不像那种会去大闹特闹的女人?”马一金说话的声音逐渐小了,脸上有一种凄凉的无力感。

  “……”刘凯在犹豫。

  马一金腾地站起身,“好,你不让她来这里,那我就去销售部找她!”

  说着,她就要走,被刘凯大跨几步上去,拽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按在了沙发上。“好!我试着相信一回女人,希望大名鼎鼎的情感类节目的主持人马大美女,不要让我再次对女人的话绝望!”

  “谢谢!”马一金没有心思去琢磨刘凯的话,抬眸淡淡地道谢。

  刘凯拨通了销售部总监张景浩的电话:“张总监,让你们的肖副总来一趟我办公室,薪酬晋档表她还没签字。”

  挂了电话,刘凯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马一金,拧着眉有点担心地说问:“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我让肖雨心进来,我要是出去的话,有点……”

  他想说的是,我就不出去了,免得你们两个女人打起架来没人劝。

  “我没有说让你出去啊,你以为我会干什么很黄很暴力的事吗?”马一金笑得很勉强。

  肖雨心穿着一套得体的职业套裙,很快意气风发地来了。从一进门到她跟刘凯打完招呼,她一直觉得旁边沙发上的那个女人充满敌意地看着自己。

  她扭头看去,刚好与马一金凌厉的眼神对上,她蹙了蹙眉,礼貌地问:“小姐,我们认识吗?”

  肖雨心又怎么会不知道马一金,只是这一刻,她似乎闻到了一丝潜在的火药味,只好装作第一次见面。

  “这是……”

  “我是你们方总的未婚妻,马一金。你是肖雨心吧?”

  刘凯犹疑了下,想帮她们互相介绍一下,却被马一金打断,言简意赅地自我介绍道。

  “哦!你好!马小姐,找我吗?”肖雨心一脸镇静。

  “请坐,我想向你了解几个问题。”马一金见肖雨心并不像刚才听到的那样恃宠而骄,知道了自己是方宇翔的未婚妻后倒是显得很淡定,心中的嫉恨不知怎么的,顿时消失了一半。

  肖雨心不卑不亢地坐在沙发上,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马一金瞄了一眼刘凯,优雅地笑了笑,“肖副总监一看就是聪明人,我跟你素昧相识这么唐突地来找你,你不可能猜不到是为什么事。”

  肖雨心了然地笑了笑,“我跟马小姐之间唯一的交集可能就是方总裁了,难道是因为跟他有关系?”

  马一金点点头:“我果然没看错肖副总,敢作敢当!那你就是承认公司上上下下那些职工对你和宇翔之间传的事了?”

  肖雨心的脸上划过一丝惊讶,她当然没有想到马一金知道了她和方宇翔的事之后,居然这么平静。可惊讶仅仅一闪而过,她的唇角旋即浮起一抹淡淡的阴笑:如果你知道我跟你未婚夫上床的话,会不会还这么心平气和?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方总要对我这么好,马小姐是不是应该去问问你的未婚夫?被大家传得沸沸扬扬,其实我也是受害者。”肖雨心话里带着挑衅。

  “宇翔那我肯定是要问的,但是问他之前,我还是想在你这里弄清楚几个事情。”马一金并没有因为肖雨心的挑衅而生气,她只是抿唇笑了笑,笑中带着淡淡地鄙夷。

  在见到肖雨心之前,她还有点担心方宇翔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可是在见到肖雨心之后,她这种怀疑就越来越淡。以她对方宇翔的了解,他根本就不可能跟自己的下属产生暧昧,更不可能喜欢上肖雨心这样的女人——虽然她长得妩媚,看似单纯,但从她那双狐媚的眼睛不难看出:这女人太有心机。

  方宇翔恰恰最讨厌的就是心眼太多的女人!

  “好,只要能帮上马小姐,我一定知无不言。”肖雨心挺直了身子。

  “好,谢谢!”马一金扭头问刘凯:“刘总监,你这里有摄像机没?”

  “摄像机?”刘凯有点不解:“突然要摄像机做什么?”

  “那就是没有了,那有摄像头没?”马一金倒也不失望,继续问。

  “这个,我办公室里没有,外面有。”刘凯继续纳闷。

  “那,你这里有没有录音功能的设备?”马一金瞥了一眼同样有点不解的肖雨心,问刘凯。

  “呵呵。”刘凯终于忍不住问:“马小姐,这里不是你的电视台,我们好像也不是在参加你的节目吧!你怎么都要一些这些设备?”

  “没有就好!免得我们在这里的对话回头被录成光盘,到处散布!是吧,肖副总!”马一金意有所指,故意挑了挑眉问肖雨心。

  肖雨心怔了怔,但很快恢复了镇静,讪讪地笑着附和:“马小姐真会开玩笑,我们之间的对话有什么价值啊,怎么会被录成光盘?”

  “呵呵,没有价值就好!”马一金目不转睛地盯着肖雨心脸上的神情变化,肯定了自己的猜忌。

  顿了顿,马一金悠闲地抿了一口咖啡,徐徐放下杯子道:“肖副总,你喜欢我们家宇翔吗?”

  “方总事业有成,长得又高大帅气,做人低调睿智,我觉得认识他的女人,应该很少有不对他动心的,尤其是像我这种大龄剩女,公司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呢!”

  肖雨心似乎已经猜到了马一金会这么问,脸上没有一丝异样,耍了一个小小的心思,巧妙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马一金却没有料到她会回避这个问题,她以为但凡小三被正室抓到之后,要么死不承认,要么哭哭啼啼说他们之间是真爱之类的鬼话——她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选择了第三种回答。

  “那你觉得我们家宇翔喜欢你吗?”马一金故意让自己看向肖雨心的眼神里多了一抹戏谑的味道。

  “呵呵”肖雨心笑道:“这个问题,您得问方总!您问道之后,麻烦告知一下我,我也很想知道呢!”

  坐在旁边一直“观战”的刘凯忍不住挪了挪身子,随后拿起旁边的报纸挡住了自己的脸。他是第一次充当这样的观众,实在不好意思再继续听这两个女人为男人斗智斗勇地相互讽刺了。

  “那你觉得宇翔会不会跟你在一起?”马一金问这话的时候,心里隐隐透出一点心虚,她真的好怕听肖雨心回答说: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这——还真不-好-说!”肖雨心故意一字一顿。

  “不好说?”马一金轻笑,看来这个女人对自己也很没有信心嘛!

  “因为我觉得他会不会跟我在一起已经不重要了!”肖雨心的脸上渐渐浮现出阴阴的笑,含着势在必得的坚定!

  “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肖副总想放弃了?”马一金的笑意渐渐浓了,眸子里现出了不屑。

  “因为——我怀了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