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V18.一日不见如隔年

V18.一日不见如隔年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V18.一日不见如隔年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不等在厨房的骆晴晴应声出来,骆子萱蹭得从椅子上跳下来,急忙放下手里的一支小毛笔,兴高采烈地去开门。

  “子萱,还没问是谁呢,你怎么这么着急啊!”骆晴晴从厨房出来,看到骆子萱的小手已经放到了门把上,她慌忙上前阻止。

  骆子萱转身冲她甜甜地诡秘一笑:“嘿嘿,妈咪,我猜肯定是某个人来了!”

  “某个人?”骆晴晴看着女儿神秘的笑,真不懂这小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呢!

  可是当骆子萱把门打开,她看到门口笔直站着的方宇翔时,硬是僵僵地怔住了,微张着嘴却吐不出一个字。

  方宇翔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脸上的温柔眼里的温情快要融化成了水,“怎么?不欢迎我来吗?”

  “爹地!我欢迎你呢!”骆子萱张开双臂向他扑过去。

  “乖宝贝,想爹地没?”

  方宇翔进屋关上门,抱起骆子萱狠狠地在她的小脸上连吻三下,脸上的胡茬扎得小家伙哇哇直叫。

  “那爹地想子萱没?”骆子萱小手抚摸在他的下巴上,把小脸仰得高高的,害怕再次被他的胡须扎到。

  “当然想啊,你看,爹地连胡子都来不及刮就来看子萱了!”方宇翔宠溺地点了点骆子萱的小鼻头。

  “那爹地想妈咪没?”骆子萱继续问。

  “想……当然想……”方宇翔不自觉地去看骆晴晴,唇角挂起一抹愧疚之色。

  她忙低头说了一声:“我去做饭。”就红着脸逃去了厨房。

  “嘿嘿,妈咪害羞啦!”骆子萱悄悄地对方宇翔说。

  “嘘——坏丫头,你妈咪的玩笑你也敢开!”方宇翔压低声音,放下了骆子萱,看到她手上有黑乎乎的墨汁,纳闷地问:“小手怎么搞这么脏?”

  “妈咪让我在练毛笔字呢!”骆子萱蹬蹬蹬跑回书房,拿出来一张被填得满满的方字格宣纸展在他面前:“爹地,你看,这是我写的字!”

  方宇翔讶异地接过来一看,字迹清新隽秀,虽然看起来缺少了一点力道,但依然飘逸洒脱,一看就是练了好久的结果。

  “宝贝,这是你写的?练了多久了?”他从来不知道他的女儿这么小,居然写得了一手漂亮的毛笔字。

  “爹地不知道吗?我三岁半就开始练了呢!妈咪教的!”骆子萱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相当自豪的。

  “宝贝真厉害!走,爹地看你去练字!”方宇翔心里荡漾起一层层又惊又喜又酸又愧的涟漪:她那么优秀,自己带出来的孩子自然也是一个天才宝宝了。可是作为子萱的亲身父亲,他竟然没有机会教过孩子一星半点的东西。

  这不行,他一定要找机会补上,通通补上,让子萱继承他的所有……

  骆晴晴做好午饭去书房喊父女俩吃饭的时候,看到的一幕却让她的心不由地疼了一下。

  子萱在认真练字,在旁边的小沙发上,方宇翔将自己高大的身材蜷缩在一起,偏过脑袋竟然睡着了。

  看着他下巴上泛青的胡茬,一脸倦色地微微闭着眼睛,一贯干净清爽的碎发也在头顶上凌乱地左右倾倒,领带也松松垮垮地扯在了一边……往日精干俊酷的形象完全被此刻的样子颠覆了。

  骆晴晴怔怔地看着他睡着的样子,犹豫着是喊他起来去床上休息还是继续在这里睡下去。骆子萱看到她进来,忙放下笔,走到她跟前,伸出小食指放在唇边,压低声音说:“嘘——爹地说他加班加了一晚上,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可能是艰难的睡姿让他根本就没有睡熟,骆子萱的话音刚落,方宇翔就缓缓睁开了眼睛,小心翼翼地伸了伸腿正想换个姿势,朦朦胧胧中却看到她们母女俩站在眼前……

  他瞬间就完全清醒了过来,站起来,像个犯错的小孩一样,不好意思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这里的味道太安全了,不小心就睡着了……”

  骆晴晴既心疼他又觉得想笑,这是什么理由啊?安全的味道?

  “你是睡觉去呢?还是先吃饭?”她问。

  一提到吃饭,他就觉得自己的胃又开始饿得泛疼了,摸着肚子说:“能不能先吃饱饭再睡觉?”

  “好啊好啊,吃饱饭,爹地今天陪子萱睡午觉!”骆晴晴还没答应,骆子萱倒是着急地跳起来帮她做了决定。

  “你个鬼丫头,有了爹地就不要妈咪了?”骆晴晴假装吃醋地对骆子萱撅撅嘴,小家伙倒只管嘿嘿直笑。

  方宇翔听到她的这句话,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他知道,她不怪他了……

  去洗手间漱口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他闻着空气中弥漫的香味,忍不住赞叹出口:“好香啊!”坐定一看:台式三杯鸡,百合炒西芹,山药牛肉粒,豆尖豆腐汤。还有,皮薄得快要呈透明的包子,素粥……

  骆晴晴把筷子递给他,边拿碗给他盛粥边说:“本来是要做饭的,看你特意开了一家私家菜馆,每次去都喝粥,我就多放了点水,做成白粥了。家里就这些食材,做了几道清淡的菜,这个三杯鸡是在台湾的时候学会的。”

  他从她手里接过碗,感觉她递给他的不是粥,而是一只小火炉,瞬间把暖暖的温度传递给了他,驱散开了他一夜未眠的疲惫。

  “真没看出来,你还会做这么多的菜,而且味道都很不错!”他顿时觉得胃口大开,大口大口嚼着她做的菜,不住地点头。“好吃!”

  “爹地,这点菜对妈咪来说只是冰山一角呢!嘿嘿!”骆子萱骄傲地说。

  “真的吗?”方宇翔温柔地看了一眼骆晴晴:“看来有必要让我们家的厨师偶尔休息休息了!”

  “快吃你的吧,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嘴里含着金钥匙出生,每天最烦的事就是如何把大把大把的钱花出去呢!”骆晴晴冷嗤了他一句,低头吃饭。

  骆子萱看到他吃得津津有味,站起来抓起一只包子递给他:“我最喜欢妈咪做的时辰包子,外面都没有卖得呢!在台湾的时候,阿公阿嬷也很喜欢吃呢!爹地,你尝尝这个!”

  “阿公阿嬷?”方宇翔拿过包子,一口咬掉了一半,吃得嘴巴边都快流出了油。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阿公阿嬷就是麦萌的舅舅舅妈,我们一直借宿在他们家。不过,你们单位的人可真可怜,跟着你加班都没有宵夜和早餐吃吗?”

  “哪有,是我自己吃不下去外面的饭。再好的厨师做的菜,也不及这碗粥好吃!”他突然停下来,很认真地说了一句。

  他没有撒谎,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之前在公司,饿了一夜的他,面对马一金送来的鸡汤,他觉得自己的胃在翻江倒海地使劲折腾着自己,可是一想到某个地方,母女俩还在孤单地相依为命,他就喝不下去一口。

  特级大厨做的菜固然顶级,可是味道再怎么鲜美,也没有她煮的这碗粥让他感到舒服和窝心。

  因为,这碗粥让他尝到了浓浓的,家的味道。只要有她在,只要有孩子在,只要他们一家三口能永远像这样坐下来安安静静地吃一顿饭,又何必在乎吃得是什么呢?山珍海味哪有家常饭菜让人觉得安心呢?

  ——————

  吃了午饭,他坚持要帮她洗碗,她不让他动手,他却固执地非要跟她一起洗。她只好把子萱推个他:“你去帮子萱整理整理书包,她中午必须睡会觉,下午就该去学校了!”

  他高兴地应声而去,看着他和子萱在一起,像两个孩子一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她的嘴角不由地弯起,心里终于感到了踏实。

  等到她打扫完厨房的卫生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和衣搂着子萱睡到了床上。子萱还在他怀里闹腾,他的眼皮却有点支撑不住了。

  “子萱,爹地一晚上没休息好,让爹地去客房睡,妈咪在这里陪你睡觉好不好?”她坐在床边去哄孩子。

  “不嘛不嘛!爹地的怀抱比妈咪的大,我想让爹地搂着睡嘛!”子萱撅着嘴不从,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在一个男人怀里睡过觉,原来有爹地搂着的感觉这么好。

  “我没事,我跟宝贝女儿一起睡!”他强打起精神来。

  或许他说的没错,吃了一顿窝心的饭,又在这样一个温馨的环境里,他早已经忘记了公司里的那些大事小事,只想好好地在她的身边睡一个安稳觉。最在乎的两个人都围在了身边,心里没有了牵挂,困意也就铺天盖地地侵袭了上来。

  “你这样下午能开车去送子萱吗?”骆晴晴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硬是把子萱抱了起来:“走,跟妈咪去麦萌阿姨的房间睡觉!”

  骆子萱童鞋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是为了让爹地下午有个好精神去送她上学,她只好极其不舍地放开了他的胳膊:“好吧!爹地,你好好休息,睡好觉了下午送子萱上学。”

  “好的,午安宝贝。”他也只好恋恋不舍地挥手。

  骆晴晴陪着子萱去麦萌的床上午休,他刚把怀里的小人哄睡着,就看到方宇翔精神抖擞地站在房间门口冲她小声撒娇:“你不在,我也睡不着!”

  骆晴晴看了一眼刚刚睡着的子萱,蹙起眉挥着一只手赶他走,他却无赖地靠在门框上,抱起臂耍赖:“你不去,我不走!”

  她无奈,只好指了指子萱,小声道:“她醒来看不到我会哭的!”

  他才不管,一万决定将无赖进行到底,蹑手蹑脚走到床跟前:“她都睡着了,你陪我一会嘛!就一会,然后再过来陪她!”

  她怕他继续在这里赖皮下去,会吵醒子萱,只好无力地翻了一个白眼,慢慢地从床的另一边走下来,光着脚拉着他走出了麦萌的房间。

  刚回到她的房间,他轻轻地关上门,反手落上了锁。她听到锁门的声音,转身诧异地看向他时,他却上前一把拥住她,下一秒,狂热的吻变覆盖住了她娇嫩的樱唇。

  “唔——”她被他这霸道的吻吻得有点猝不及防,条件反射地边推他边向后退去。

  他余光瞥到她斜后方的床,双上握住她的盈盈小腰转动一个小小的角度,让她朝着正后方的床退去。没退几步,正如他所料,她一下子没注意,整个人“啊——”得一声,倒在了床上。

  他急忙解开了衬衣上的扣子,覆身压了上去,一只手轻轻捂住她的唇,另一只手在自己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状,小声道:“你不怕吵醒女儿啊?万一她闯进来问:‘妈咪,你和爹地在干什么呢?’你该如何回答啊!”

  “你无耻!你要是敢让子萱看见,我剥了你的皮!”她拿开他的手,羞怒道。

  “哎唷——才一天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凶巴巴啊!”他邪魅一笑,两只手固定住她的脑袋,俯身轻啄她的唇。

  “我一直都这么凶,害怕了吧?害怕了就快放开我!”她挣扎着别过头,却被他的大手又扶了正。

  “谁说我害怕,我就喜欢泼辣的女人!你还可以跟凶一点的,我觉得你有当女王的潜质!”他说着,还用自己一天未剃的胡茬去扎她的脸,惹得她嘶嘶直唤。

  “快放开我,就算不被子萱看到,麦萌待会要是回来了丢死人了!”她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要把她就地给办了,但是她真的怕子萱或者麦萌看到自己和他这羞人的纠缠在一起!

  “被麦萌看到更好,就当免费给她上一节课了!让她看清楚,有些事,是女人跟女人在一起做不了的!”他恬不知耻地坏笑。

  “……”她无语,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男人!还偏偏被她给撞上了!

  “我好想你,你知道吗?”他脸上邪恶的笑终于褪了下去,含情脉脉地盯着她,认真地说。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情吓得一哆嗦,不自觉地伸手去探他额头的温度:“你没事吧?没发烧吧你?”

  他待她的手拿下来之后,将自己的脸贴在她的胸前:“昨天在商场门口见到你,见你不高兴,我就知道我让你伤心了!我真的怕你不理我,再也不相信我,更怕你再次带着子萱一声不吭地从我的世界里消失。所以,我觉得昨晚的夜好漫长,感觉像过了整整一年那样的漫长……”

  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在自己面前撒娇,听着他的这一句“感觉像过了整整一年那样的漫长……”,她突然觉得双眼有点泛热,心里涌起一股酸酸的感觉,不自觉地伸手抚摸起他的头发:“怎么这么傻啊,哪里像一个大总裁的样子!”

  其实,今天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开始后悔昨天不应该对他那么冷淡,还故意说了一句给他压力的话……那么大的一个公司需要他打理,他怎么会不累不忙呢?别说他现在不能完全属于她呢,就算有朝一日,他能给她和子萱一个家,那也不可能天天陪着她们母女。

  “如果可以,我也不愿意做这个总裁,我只想拥有你和我们的女儿,给你们一个完整的家,让你们永远幸幸福福开开心心的。”他抬起头,看着她,声音突然变得有点沙哑。

  “那你们方氏上上下下几万人不得追杀我啊!我跟子萱可不敢独占你!”她抿唇开玩笑。

  “我只要有你和子萱,全天下的男人都会羡慕嫉妒我,比起方氏的几万人,又算得了什么!”他一脸骄傲。

  “切——”她对他这赤|裸|裸的情话表示嗤之以鼻:“残花败柳了,谁还要我啊!”

  “我要啊!”

  说着,他俯身含住了她的唇,两只大手迅速地从她穿着的居家服的衣摆里探进去,直接触到了她胸前的饱满上。

  “在家还穿这么多,保护得这么严实干嘛啊?”他放开她的唇,在她耳边低低坏笑。

  “当然是防你这条狼啦!”她虽然感觉到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但还是努力抽出手隔着衣服按住了他的手:“别这样,子萱睡觉很不老实的,稍微有点动静都能吵到她。”

  “放心,我一定轻轻的……争取不让她听到……”他推开她那双碍事的手,隔着内衣轻轻滴在那两颗樱桃的位置上画起圈圈来……

  “呃——不要,被子萱撞到的话,你就死定了!”她还在他身下挣扎,试图最后求他。

  “嘘——如果不想被子萱听到的话,就不要出声......嘿嘿,虽然这样可能比较痛苦......”

  他坏笑着,湿热的双唇狠狠地贴上了她的樱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