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V06.偷|拍缠绵的视频

V06.偷|拍缠绵的视频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V06.偷|拍缠绵的视频

  走到方宇翔办公室的门前,肖雨心最后看了一眼手里香气氤氲的咖啡,深呼吸一口,唇角勾起一抹饱含期待的阴笑:方总,这杯咖啡可真香啊……

  抬手敲了敲门,没有应答。

  她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咚—咚—咚——”三声清脆的敲门声之后,里面传来方宇翔一贯清冷的声音:“进来!”

  推门走进去,肖雨心看到方宇翔正在专注地看着桌上的一份文件,眉心紧锁,笔在旁边的稿纸上不停地写着什么……

  只是,他连头都没抬一下,仿佛连刚才那句“进来”也并不是他亲口说的一样。

  无所谓,我就不信你喝下去这咖啡之后,还会这么稳如泰山地坐如钟……

  肖雨心腹诽了一句,双手毕恭毕敬地把咖啡放在了他办公桌上,刚好在他视线能及的正前方:“方总,方芳副经理让我给您煮的咖啡,请您趁热喝!”

  “好。”方宇翔眼眸微抬,扫了一眼冒着腾腾热气的咖啡,又埋头将视线转到了文件上,笔在上面勾出很多线条和圈……

  “那您忙,我先出去了!”

  肖雨心没有耐心再等他抬头看自己一眼,转身向门口走去,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方宇翔盯着文件上那句“费用由财务部直接转账”,忽然想到了什么,抬眸叫住了正要开门离去的肖雨心:“王总监呢?你们方经理不是说让他送咖啡过来的么?”

  肖雨心一怔,手从门把上挪下来,转身冲方宇翔微微颔首,声音情不自禁地有点颤抖:“方,方芳经理只说让我给您拿上来,嘱咐我您在加班,要先给您煮一杯,没有说其他的事。”

  方宇翔这才看清楚,眼前穿着蓝色保洁员工作服的女人,居然是肖雨心!那个被他亲自下令从销售部“发配”到编制外岗位上的肖雨心?

  她居然还在这里?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刚到公司不久,就因为一次小失误被罚做保洁,居然可以“忍辱负重”地干了下来。

  他以为,她干不了三天一定会离开方氏!真是让他意外!

  “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跑去财务部了?”他蹙着眉,淡淡地问。

  “没,没有。”肖雨心慌忙摆手,面露尴尬地解释:“我在电梯里遇到了方芳副经理,她临时有点急事,在30层生产部下楼了,就让我给您带上来。”

  “行,没什么事了!你下班吧!”方宇翔心里自嘲地笑了笑,看来对方芳来说,她的未婚夫比弟弟重要啊!

  肖雨心刚走出办公室,方宇翔就拨通了王显达的电话:“去哪潇洒了?”

  “潇洒?”王显达单手撑着额头,无力地惨笑:“老大,上午开玩完会,也不知道是谁板着脸让我赶在下班前把全年的成本算出来的!你说这10个月的还好说,后面俩月的我不得一个一个整理各部门的预算开支啊!”

  “看来你还在办公室,上来一趟!”方宇翔淡淡的笑了笑,“犒劳你!”

  “犒劳?”王显达看了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都已经下班快十分钟了,可手上还有一笔账没算完,哪有什么心情去领赏啊!

  可是方宇翔没有给他考虑的时间,直接挂了电话。

  ————

  “哟,不错啊!”王显达刚走到方宇翔办公室,就被桌子上那杯弥散着浓郁香气的蓝山给吸引了去:“苏秘书啥时候这么体贴了,还知道给加班的老总煮杯咖啡!”

  “方芳送上来的,还没喝,赏你了!”

  方宇翔边说边从打印机上拿出了刚刚打印出来的资料递给王显达:“这次的新项目,你看看这些合伙人的背景,有什么端倪?”

  “美女经理亲自煮的咖啡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王显达一手端起咖啡,一手接过资料,边看着A4纸上的人物背景,边喝了一口咖啡,咖啡刚到嘴里“噗——”一口喷到了手上的资料上。

  “这……这么烫!”王显达不顾形象地伸长了舌头,呲牙咧嘴地连忙放下了手上的咖啡和资料:“不就是加个班吗,不带这样整人的吧!”

  方宇翔扫了一眼雪白的A4纸顷刻就被喷满了星星点点的咖啡,不禁皱了皱眉,可当他看到王显达那滑稽的哭脸时,又不由地嗤笑道:“心急喝不了热咖啡!我也没告诉你这不是刚煮出来的啊!”

  说完,他轻点鼠标,又打印了一份递给了王显达,把那份被污染了的随手扔进了废纸篓。

  王显达倒吸一口凉气,在方宇翔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双手捧起咖啡,一边一口一口地吹气,一边小心翼翼地喝起来,时不时望一眼桌上的资料。

  “副市长,张向荣……土地局局长,孙星……税务局……”

  王显达看着资料上的人名和官衔,蓦地抬头问方宇翔:“怎么都TM的是政府部门的人?这谁拉的单子?”

  “是哪里的人不重要,谁拉的单子也不重要,方氏干得又不是走私贩毒杀人越货的勾当。”方宇翔坐下来,靠进椅子里,好整以暇地勾了勾嘴角:“重要的是,这项目是谁先提出来的。”

  咖啡已经凉了不少,王显达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想了想道:“上次开会你不是提了一句要不断扩展市场吗,我记得是计划部的李总先提出来的。当时你让他们先拿方案……”

  “是的!”方宇翔点头,“这个新建项目是不错,但是需要打交道的这些人,好像跟我们的往来很少!可以说是,一点都不熟!一个计划部的总监,他怎么会认识这么多政府官员?”

  王显达低头思忖了几秒钟,又把资料翻了一遍,赞同地点了点头:“确实可疑度很高!那你怀疑李总只是一个炮灰?”

  “谁是炮灰现在猜测还为时过早!”方宇翔单手托着下巴,深邃的眸子闪着错综复杂的光,有鄙夷,有自信,也是淡淡的黯然……

  是谁想在项目中玩猫腻,又是谁在背后撑腰……他的心里或许早已经有了答案。

  “那你……什么意见?”王显达剑眉微蹙,脸上泛起了淡淡的潮红,看了一眼空调,烦躁地松了松领带,“你没开暖风吧?怎么这么热?”

  “你们财务部先按照正常程序做出完整的成本预算和收益估算,只有一点点让项目走起来,才会让真正的背后谋划人浮出水面……急不得!”方宇翔挑了挑眉,睨向王显达:“所以……”

  当他看了一眼王显达时,咽下了后面想说的话,不由地蹙紧了眉:“你怎么了?”

  此时的王显达已经脱掉了外套,领带被他扯得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衬衣上的扣子也解开了三颗。而他脸上的表情更是不同寻常:双眉痛苦地拧在了一起,一双桃花眼已经被血液充斥地赤红,脸上潮红一片,肌肉痛苦地皱着,而他还在烦躁地不停扭摆着脑袋……

  “怎么回事?”见王显达不说话,方宇翔站起身绕到他跟前,拽着他的胳膊把他从椅子上一把拉了起来:“你看着我,到底哪里不舒服?”

  王显达踉跄地站了起来,手扶着桌子,大口地喘气:“妈|的,可能是十几天没开过荤了!怎么见到男人,都会欲|火|焚|身了!”

  “欲|火|焚|身?”方宇翔下意识地看了一下王显达下|体,虽然穿着平平整整的西裤,但中间明显有一根东西,快要将裤裆撑起了小帐篷……

  方宇翔不悦地拧紧了眉,伸出手背触向王显达的额头,手刚挨着他的额,王显达双手抱住他的手,顺着手拉住他的胳膊,就往自己怀里拉。“真TM难受……”

  方宇翔心里一紧,本能地后退几步,放在他胳膊上的手倏地离开了他的身子,王显达一个趔趄,扑到在了地上。

  跌倒在地上的王显达,扭了扭身子,挣扎着坐起来,抬头乞求地看向方宇翔:“电话……老子手机里有妞,快……帮我打电话……老子要燃烧了!”

  方宇翔阴着脸看着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王显达,视线突然转向刚刚被他喝掉的那杯咖啡……如鹰隽般锐利的眸子里放射出幽幽的寒光……

  此时的王显达已经从地上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双手颤抖着去摸索手机,嘴里还在不停地咒骂着:“真TM丢人……搞急了老子搞基了……”

  方宇翔上前一把夺过他的手机,仍在了桌子上,把他死死地按在了椅子里,俯身愤怒地警告他:“听着达叔,你被下药了!你要是找了女人上来,我可跟着你丢不起这人!你现在有两条路,要么进去洗个凉水澡慢慢降温,要么进房间去自己解决!”

  很明显,如果是咖啡出了问题……王显达毋庸置疑替代他承受了这份痛苦!

  肖雨心……这个贱女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别被我抓到,一定把你四分五裂!

  方宇翔的话几乎是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吐出来的!

  “自……自己解决?”王显达喘着粗气,脸上泛起一抹讽刺:“A市多少个妞往我身上扑,我都懒得理!我?我还需要自己解决?传出去才叫丢人呢!”

  说着,王显达又去抓桌子上的手机,被方宇翔一把抢过来,关机扔到了远处的沙发上。

  “那你就去洗个凉水澡!总之,你要是敢这样子从我办公室里走出去,我把你跟那个贱女人一起撕了!”方宇翔说着就把王显达往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拉。

  “什么意思?是哪个贱女人?居然敢在你方大BOSS面前耍花样,用这么恶俗的手段……”

  王显达被动地被方宇翔拖着走,此刻浑身的燥热已经让他连骂人的心情都没有了。平时挑惯了女人的他,这个时候念头只有一个:来个妞吧,只要性别不是男的,都行……

  自己解决?这么强烈的欲|望,快要将自己的身体烧起火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这被人黑了,强度指数绝对在强强之上了……万万不能自己解决!

  王显达内心被欲|火烧得有多难受,方宇翔胸腔内流转的愤怒就有多厉害!

  一脚踢开自己的休息室,方宇翔把王显达扔到了床上,不管他难受地喘息,走到窗前,把厚重的窗帘“唰”得关起来,瞬间,房间里暗如黑夜。

  这是当时王显达为了巴结他,让他有个质量好的午休,特意定制的遮光效果极其好的窗帘。只是,他一旦到了公司,中午几乎没正儿八经地睡过午觉,这窗帘也没怎么派上过用场。

  没想到今天居然让王显达自己用上了。

  方宇翔摸索着打开床边的台灯,整个房间立刻被橘黄色暖暖的灯光充溢得满满的。

  “我在外面等你!”关门前,方宇翔冷冷地扔下一句话,板着脸走出了办公室。

  站在办公室门口,他的视线扫了一眼偌大的大厅,视线停留在了角落的茶水间上。

  径直走进去,果然在咖啡机旁边发现了一桶蓝山咖啡,而咖啡机里还有残留的煮好的咖啡……

  方宇翔深幽的双眸盯着那罪魁祸首的咖啡,拿出手机正想打电话给刘凯,让他来提取“罪证”,余光一瞥,却看到一个穿了一袭白色紧身连衣裙的女人从楼梯口走出来,鬼鬼祟祟地向他的办公室走去。

  方宇翔下意识地欠了欠身子,慢慢退后几步,躲在了茶水间的门后面。

  那女人走得格外小心谨慎,一步三回头,待她走到办公室门口,最后一次回头瞄向身后空无一人的大厅时,方宇翔终于看清了她的脸:肖—雨—心!

  方宇翔垂在身侧的手,慢慢合拢,紧紧地握成了一个拳头。而从他眼里放射出的怒意,像是在百年寒冰里过滤了一样,冷得让人不禁会颤栗。

  看来,就算药不是这个蠢女人下的,那也肯定是一个跟她有着不可告人关系的人!先下药,然后穿成这样来羊入虎口?

  好!既然是自动送上门,那不如便宜了达叔这一回!也算对他的补偿了!

  想到这里,方宇翔双手插进裤兜里,唇角浮起一抹戏谑的笑意,径直走向电梯下了楼。

  ————

  肖雨心没有敲门就走进了方宇翔的办公室,看到办公室里没人,却有柔柔的灯光从里间的休息室传出来,她忍不住勾了勾唇,随手锁上了门。

  蹑手蹑脚地走到办公桌前,当她看到咖啡的杯子空空如也时,眸子里迸出了兴奋的光。

  低头整理了一下刚刚特意换上的低胸连衣裙,特意用双手把胸前的波涛汹涌往上拖了拖,让两团雪白中间的乳|沟更深一点更加诱人一点。

  整理好了衣服,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那有橘色灯光溢出来的休息室……每走一步,她脸上的笑意更浓一分,可是笑着笑着,那笑竟变得有点狰狞,有点戚戚然……

  方大BOSS,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得罪了我最爱的人!为了他,别说我这副肮脏的身子了,就是命,我也敢奉献出来!

  走到休息室门口,肖雨心轻轻地将门推开一个缝,弓着身子将脑袋探了进去,小声地轻唤:“方总……方总?”

  见没有人应声,她大胆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借着床头昏暗的台灯,她看到一个男人赤|裸着上身趴在床上,正在难受地扭摆着身子,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力气大得似乎要将床单撕碎……而他的另外一只手,在身下,似乎在艰难地脱着裤子……

  扫了一眼房间里的陈设,她迅速把手里一直捏着的一个黑色小东西放在了离床最近的一个桌子上。

  转身,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声,肖雨心一只手掌抚在胸前的春光上,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伸出手拍了拍他滚烫的背:“方总,您怎么了?没事吧?”

  正在催情药的控制下欲火难耐的王显达,突然感觉到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碰到了自己的身体,那下身本就膨胀得快要爆炸的火热一下子从刚刚被他解开的裤子里弹了出来。

  他微微一愣,随即翻身抓住了那只来救他命的小手,使劲一拉,便将肖雨心拉到床上,死死地压在了自己身下。

  “啊——方总,不要——”肖雨心看到已经被那杯咖啡折磨得快要燃烧起来的男人,心里早已经被即将唾手可得的一切冲昏了头脑,压根没有理智也没有心思去确认一下身上的男人到底是谁……只是在昏暗的光里瞄了一眼刚刚被自己夹在了旁边桌子上的那只微型摄像机,眸子里泛起阴险的笑……

  真的是女人!老大对自己还真不错!

  摸着女人胸前的丰盈,王显达用仅存不多的理智小声地嘀咕了一声,便俯身迫不及待地把滚烫的大手探进了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人那诱人的裙子里

  ……

  肖雨心已经精疲力竭,喘了几口气,她连忙使出吃奶的劲把身上累到无力的男人拖翻在旁边,快速地拿起衣服穿上。

  临走时,她看着那沉沉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人,抓起桌上的微型摄像机,整理好头发,大步走了出去。

  ————

  肖雨心走出方氏大楼的时候,天色已经微暗,面色红润面露微笑的她,扬手打了一个出租车,坐了上去。

  直到看着载着肖雨心的出租车绝尘而去,坐在马路对面的一辆出租车里的刘凯转身对坐在后面的方宇翔汇报:“她走了!我们可以上去了吧!”

  “好!”方宇翔淡淡答道。

  司机师傅接过刘凯递过来的两百块钱,爽快地收下:“要是天天有这生意就好了!不费一滴油,就有钱可以赚!”

  来到办公室,方宇翔吩咐刘凯分别去茶水间和办公室的纸篓里提取两个地方的咖啡痕迹,自己则去了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

  门刚一打开,方宇翔便不由地皱了皱眉,屋内残留的欢|爱味道,让他忍不住地皱鼻想呕。抬手打开屋里的大灯,王显达赤条条的身体立刻裸露在了光天化日下。

  方宇翔看着床上的狼藉,挑了挑眉,冲床上的王显达喊道:“还喝不喝咖啡了?”

  “嗯?”疲惫至极的王显达只觉得眼前一亮,缓缓睁开眼睛,被刺眼光刺激得条件反射地转了个身,脸埋进枕头里,喃喃道:“让我睡会,太TM累了!”

  “哇塞!这也太香|艳了吧!”取证完毕的刘凯走进来,看到床上一|丝|不|挂的王显达,忍不住开起玩笑。

  “把他弄下来,我在车里等你们。”方宇翔一直没有正眼看王显达一眼,扔给刘凯一句话,自己先走了出去。

  十分钟之后,刘凯走出了方氏大楼,后面跟着垂头丧气的王显达。

  坐上车,王显达喝了几口刘凯递上来的水,才觉得清醒了不少。

  “到底怎么回事啊?刚才那女人是谁?技术不错啊!”想起刚才那场酣畅淋漓的大战,王显达努力地去回想那个女人,可抓头挠耳,仍想不起她长什么样子。

  “怎么?你还想对别人姑娘负责不成?”方宇翔转过身,对刘凯说:“东西尽快拿去化验,明天开始,我不想再在方氏看到那女人一眼!”

  “但是”刘凯拍了拍王显达的肩膀,调侃地笑道:“总不能让咱王总监就这么不清不楚地白吃一回豆腐吧!”

  “我是被吃豆腐的好不好!活了快三十年了,还是第一次被这种下三滥的药物所害!”王显达假装委屈地抬头对方宇翔说:“还是栽在自己老板手上了,差点晚节不保!”

  “别忘了,六年前是谁用药物灌翻了我的?”方宇翔忍不住笑道:“三年河西,三年河东!这也算老天帮我还回来了!”

  “那把肖雨心就这样利利索索地炒掉?”刘凯问。

  “随便找个理由辞退掉一个普通员工,对你这个人事部总监来说,应该难度系数不大吧?当然,你要是能从她口里探到什么内幕,那更好!”方宇翔想起那杯咖啡,就恨不得把那个女人活活掐死。

  “一个女人给一个男人下药,要么就是她不想活了,要么就是她因为得不到才选择这种方式。”刘凯一本正经地分析道:“我看啊,这姑娘八成是看上你了,只不过是胆子大了点,用的方式极端了点!”

  “肖雨心?就是被你们俩罚到去扫地的那个?”王显达终于听明白了,“得!这还用想吗?她明显是想报这被降职的仇呗!”

  “如果是单纯的报复,她用得着亲自上阵吗?这个姑娘,可真够有心机的!”刘凯不同意王显达的看法。

  “这个女人的事,等咖啡检验结果出来再说吧!让你们调查方宅的事有什么进展了?”方宇翔看了看时间,再不回去,家里那个小女人就要着急了。

  刘凯看出了他的心思,答道:“等这个结果出来,我一起去你办公室汇报吧!我先送达叔回家,他刚刚大干了一场,估计浑身经脉都快要断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方宇翔了然地笑了笑,点点头。

  ——————

  回到别墅,司机老刘从他手里接过车钥匙,跟在他后面,边走边汇报:“少爷,今天老爷过来了。”

  “他来做什么?”方宇翔脚步放慢,语气里尽显不悦。

  “他跟太太在客厅里聊了一会,不让我们进去……我们……”老刘惶恐地如实汇报。

  “行,我知道了!”

  走进客厅,吉祥迎上来递上拖鞋。

  “太太呢?”他边换鞋边问。

  “在卧室。”

  方宇翔抬眼看到餐桌山刚刚备好的晚餐,问她:“这么晚了,怎么不让她先吃?”

  “太太说她不饿,说要等您一起回来。”

  “好,准备开饭吧!我上去喊她。”

  方宇翔说着,脱掉西装外套,一边松着领带一边大步跨上了楼梯。

  二楼卧室的门虚掩着,他轻轻推开门,却没看到她。走进去一看,发现她站在阳台上,抱着臂,专注地看着前面的海。

  屋内没有开灯,昏暗的光线里,看着那海藻般的长发披在她瘦弱的肩膀上,他突然觉得心里微微地疼,悄悄地走到衣橱前,找了一件外套走过去,轻轻地批在了她的身上,再小心翼翼地把压在衣服里面的头发一点点拿出来。

  她知道是他,微微怔了怔,却没有转身去看他。

  他从身后揽住了她的腰,头抵在她的颈窝低喃:“饿不饿?我们下去吃饭吧?”

  “我说不饿,是不是就可以不吃了?”她低头,把自己的小手覆在他的大手上。

  “你不吃饭也可以,那就乖乖躺床上去!”他温热的气息在她脖颈间调皮地流窜。

  “为什么?”转身看向他的眼睛,那丝丝缕缕温柔的情愫,瞬间把她一下午渐渐空落的心填得满满的。

  “你不吃饭,那就要等着被我吃!”他搂紧她坏笑。

  “你怎么这么无耻!”她羞得烧红了脸,抬起手臂捶向他的胸膛。

  她的小拳头却在空中被他的大手牢牢握住,冷不防俯身,一个温热的吻便留在了她的唇边。

  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双膝微微一弯,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喂,你干嘛!”她不得不勾住他的脖子,趁机小粉拳落在他宽阔的肩膀上。

  “我们下去吃饭!吃得饱饱的,然后……”他又在她的脸上留下一个猝不及防的吻。

  “然后什么?”单纯如她,还没有洞悉他的坏心思。

  “然后好好地想一想用一个什么姿势来迎接我们的第二个宝宝……”他邪恶地一笑,抱着她向门口走去。

  后知后觉的她,终于醒悟这个坏男人的话中之意,小脸又腾地红成了番茄。

  “放我下来,被他们看到丢人死了!快放我下来!”她在他怀里不停地挣扎。

  “丢人?我就要丢人!我就要让他们都看到,怎么了?看谁敢说我们丢人!”他故意不放她下来,小心地用脚勾开房间门,紧紧地抱着她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向楼下走去。

  她扭头看去,吉祥和两个佣人正恭恭敬敬地站在餐桌旁边,居然真的没有一个人敢抬眼看他们……

  “你怎么这么霸道!”她小声在他耳边说。

  “这也叫霸道?”他挑了挑眉,在她耳边小声回了一句:“等会在床上,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的霸道!”

  “你——”她正想发作,看到家佣都在场,不好意思再跟他继续打情骂俏下去,只好无力地翻了一个白眼,不甘心地闭上了嘴。

  他看见她羞涩的小模样,嘴角不由地勾起了一个疼爱宠溺的弧度。

  到了楼下,他故意把她往高处抛了抛,然后稳稳接住,吓得她大叫一声,牢牢箍住他的脖子,然后给了他一记娇怒的眼神。

  看到主子坐到了餐桌前,吉祥连忙上前帮忙布菜。

  “你们自己也去吃吧,我自己来就行。”方宇翔吩咐到。

  一直以来,方宇翔在家吃什么,就会让家里的佣人们跟着吃什么。只不过他们每次要必须等他吃完之后,几个人才会在厨房吃饭。

  骆晴晴昨晚告诉他,吃饭的时候最好不要让佣人们站在旁边,她不自在。

  佣人们得令走进了厨房,聪明的吉祥顺手把门关了起来。

  “其实,你是怕他们打扰到我们是吧?”他用手捻起一只清蒸虾,仔细地剥了皮,放进她的碗里,弯了弯眉眼:“多吃点,你太瘦了!”

  骆晴晴扫了一眼厨房的方向,小声说:“你吃饭的时候,有人在旁边监督,你不觉得自己像个犯人吗?”

  说完,她夹了一块鱼放到他碗里:“多吃点,你太笨了!”

  “什么?”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说笨,放下筷子,皱起了眉。

  “没关系,这不是让你多吃点鱼嘛!多吃点鱼就会越来越聪明!”她冲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忍住笑,低头假装认真地吃起饭。

  他忿忿地撇撇嘴,端起她的汤碗,拿起勺子,在鸡汤里翻来翻去地找东西,嘴上还嘟囔着:“去哪了?怎么不见了?”

  “你找什么?”她不知道鸡汤里有什么好找的。

  “找那个东西……”他坏坏一笑,继续在鸡汤里搅起来。

  “哪个东西啊?”

  “哈哈……找到了!”他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捞起一勺鸡肉盛到碗里,递到了她的手边:“多吃点,吃什么补什么!”

  她诧异地低头向碗里看去,不禁气得鼓起了腮帮,碗里居然是一块很大很完整的鸡胸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