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第379章 番外17

第379章 番外17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79章番外17

  我撵走了百合和林薇,不是因为我对我唤醒项明有信心,而是我想赎罪。

  站在项明的ICU病房门口,我狠狠咬着唇一遍一遍对自己说:江雨霏,你的命是项明救的,如果他死了,你还有脸活在世上吗?所以,项明,你必须醒来,必须安然无恙地从那该死的病床上走下来。你明明已经答应了带我这个喜欢冒险的家伙春天去踏青、夏天去漂流、秋天去登山、冬天去滑雪......你不会食言的是吧?如同当时我找你帮我做我定婚宴上的司仪,拜托你帮我找黑客毁了我们分公司的主页,你虽然一开始有点为难,但最后还是全心全力地不仅帮助了我,而且还帮我做得天衣无缝.......你一定要醒来,我还吹牛帮你追姑娘的,你不能不给我报答你的机会!

  直到我尝到了舌尖上弥漫开来的血腥味,我才抹干眼泪,走进项明的病房。

  这是他昏迷的第五天,我每天上下午各半个小时进来跟他说话,可是我已经把我那劣迹斑斑的历史都反反复复给他讲了三遍了,他依然对我的声音、对我的故事无动于衷......我知道,他想见的人不是我,他想听到的声音也不是我的声音,他想听的故事也不是我那狗血的往事......

  他还在安安静静地睡觉,除了胸腔那里有微微的起伏,没有声音,没有动静......听着连接他身体的那些仪器里发出来的“滴滴答答”的声音,我突然觉得烦躁异常,我有一种上去砸了那些东西的冲动!

  可是看着上面还算稳定的生命迹象,我握紧了拳头,把视线重新移到了项明的脸上。

  我不知道我还能说点什么,但是我习惯了每天这个时候早早换好无菌服来这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希望下一秒他那长如羽扇般的睫毛颤动起来......

  我闭上眼,轻轻吐出一口气,再睁开眼的时候,我扯了扯嘴角,虽然我知道此刻我笑起来一定比当时快被强.奸的时候哭的还难看......我还是努力地对他笑了笑。

  “哥们,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我都把我的过去全部告诉你了,你真的不打算回应我一句吗?

  呵呵,无所谓,我有耐心......

  对了,我给你唱首歌吧!你猜我最喜欢那首歌?嘿嘿,你肯定猜不到......《披着羊皮的狼》......是不是很惊讶?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十三岁的时候就暗恋过我们班的班长,是个男生,长大很帅,那个,当然,没你帅......他学习成绩好,篮球也打的好,我们班几乎一半的女生都喜欢他。但是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因为在老师同学眼里,我永远都如同一个魔女一样,跟老师唱反调,跟男同学大家,欺负女同学......

  呵呵,所以那个时候,我学会了这首歌......

  我小心翼翼的接近/怕你在梦中惊醒/我只是想轻轻的吻吻你/你别担心/我知道想要和你在一起/并不容易/我们来自不同的天和地/你总是感觉和我一起/是漫无边际阴冷的恐惧/我真的好爱你/我愿意改变自己/我愿意为你流浪在戈壁/只求你不要拒绝/不要离别/不要给我风雪/我真的好爱你/我愿意改变自己/我愿意为你背负一身羊皮/只求你让我靠近/让我爱你/相偎相依......

  我确定我就是那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你是我的猎物/是我嘴里的羔羊/我抛却同伴独自流浪/就是不愿别人把你分享/我确定这一辈子/都会在你身旁/带着火热的心/随你到任何地方/你让我痴让我狂/爱你的嚎叫还在山谷回荡......”

  突然,我像做梦般看到了项明的眼皮似乎在微微颤动......我吓得停住了歌声,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颤抖的睫毛,眼泪再次滚落,一时激动地在他床边不知所措起来,“你,你别激动,哥们,我不是狼,你也不是我的猎物,你别吓我,你是要醒来了吗?”

  项明醒来的第三天,我就离开Q市,回到了X市。

  看到他的生命迹象彻底稳定,我终于松了一口气,那份一直以来压在心上的沉重愧疚感也得到了缓解。但是这也并不是我那么快离开的原因,我见不得他父亲母亲每天恨不得24小时都贴在自己儿子身边,问长问短,嘘寒问暖,好像生怕他再次昏厥过去一样。

  我讨厌见这种所谓的天伦之乐尽管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并不是乐。父母双全,至亲至爱......我不羡慕不嫉妒更谈不上恨,我只是习惯了拒绝目睹。

  年老爹的办事效率一如既往不是盖的,在张齐远被处理之前,每每想起他,我都会把自己珍藏了好些年的那把大马士革刀拿出来磨一磨,直到它削铁如泥,斩人无血!

  看着闪着寒光的刀刃,我仿佛看到了张齐远跪下来对我求饶的可怜样子,可是在光可鉴人的刀面上,我却看到了自己咬着牙冷笑的瘆人模样,不由地打了一个冷战。

  靠!我竟然被自己的笑容给吓出了鸡皮疙瘩,莫非是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减弱了?

  想到这里,我感觉身上又不觉地生出了一层新的鸡皮疙瘩出来!

  但是在医院里见到保外就医的张齐远的时候,我最终没有用那把刀手刃了他。不是我不忍心,更不是临阵退缩。就在我看到躺在床上几乎失去了所有往日神采的张齐远,尤其是确认他浑身上下每个动作都似乎在证明着两个字“狼狈”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矫情地闪过一句俗的掉渣的歌词:毕竟是我爱过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

  关键时刻,老娘的恻隐之心救了张齐远一命。

  当然,也救了我自己!

  从张齐远的病房出来,路过产科病房的时候,我被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婴儿啼哭声吸引得停下了脚步。旁边来往的医患人员一个个脸上俱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捂着耳朵匆匆而过,我却觉得那一声赛过一声歇斯底里的啼哭简直如天籁般动听。

  我顺着声音走过去,在一个病房门口,果然看到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孩,在妈妈的怀里哭得快要岔气,年轻的爸爸妈妈和年长的不知是爷爷奶奶还是姥姥姥爷全家四口人都无措地哄着她,逗着她,喂奶嘴,逗乐子,她依然谁的面子也不给,只是挤着眼睛哇哇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