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第349章 转身离开

第349章 转身离开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49章转身离开

  百合长长舒了一口气,忙从座位上起来跑到被告席,搀住了年与江的胳膊,心疼地问他,“累不累?”

  “不累,坐在下面,吓坏你了吧?”年与江温和地笑了笑,抬手轻柔地抚了抚她的脸颊。

  刘博走过来,笑着说:“年大书记最不怵的就是打官司,怎么会累呢!”

  “那是因为你刘大状稳坐辩护席,要不我哪来的自信。”年与江摸索着拍了拍刘博的肩膀,“辛苦你了,兄弟,这才是第一战。”

  “放心吧!你们休息会,我去整理下一场的资料。”刘博自信地笑了笑,对百合微微点点头,转身先离开了。

  法庭外,赵永春狠狠地捏着手里的手机,狠厉的眸子放射出一道道寒光:年与江,好你个臭小子,看来你早就对这场官司做好了足够的准备!看来,下一场必须下猛药了!

  四十分钟后,审判长宣布开庭。

  公诉人:“经核查,被告方辩护人提交的机票、车票以及会议资料确实能证明被告年与江在这些时间内不在公司岗位,但亦不足以说明他是否在其他时间签了这些凭证。若辩护方不能拿出确凿证据证实凭证系他人所伪造,被告仍不得脱罪。”

  原告方的辩护律师唐律师此时申请到了发言机会:“审判长,据我所知,被告在新都上班近十二年以来,所有的收入都在同一张工资卡里。但是,被告工资卡里的钱这么多年来只有进没有出,也就是他近二十年来所有的工资、奖金以及每年的各类经营兑现、项目奖金全都由公司财务打到了他的卡里,分文未动。我想问被告,既然你的正常收入未动半分,请问你平时开的私家车,你的房产和你平日里所花费的都是从哪来的?你是不是有别的收入。”

  年与江轻笑着回答道:“没错,这么多年来,我从新都赚到的所有钱都在我的工资卡里。我之所以没动,是因为我住的房子是单位安排的,吃饭也是在单位,根本不需要花钱。至于我平时开的私家车和公司外的住的房子,车主和房主都是朋友的。”

  唐律师正要发问,刘博举手站了起来,“审判长,我这里有我的当事人开的车的各种手续,也有他住的房子的房产证等证明,如果这些还不够,车主和房主我们也有联系,法庭需要的话,他随时可以出庭作证,证明我当事人的车和房都是他的。如果人缘好也要被定罪或者被质疑的话,这恐怕有点牵强吧?”

  看到工作人员把刘博手上的证明资料交到了审判席,唐律师直接对审判长说:“审判长,有人匿名举报,告被告有私自经营公司的行为,这一点是违反国家党政领导干部条例的。”

  “怀疑?”刘博毫不客气地笑道,“我也怀疑唐律师的律师证是不是自己用实力考来的?怀疑这个词也敢在法庭上由一个律师的口中说出来,如果你有足够的证据,请提交给法院即可,请不要污蔑我当事人。”

  “那么请问,年前新都员工工资卡被冻结的时候,年与江是从哪里借来的三四个亿作为备用金给员工发过节费的?如果他没有任何资产作抵押,请问哪个银行愿意借巨额资金给他?”唐律师问。

  刘博面向审判席:“审判长,我请求法院传唤我的二号证人。他可以解释对方辩护律师想知道的所有问题,他就在外面。”

  审判长:“传。”

  坐下席下的百合,好奇地盯着证人出场的那道小门,却见里面走出了一位西装革履,脸上带着淡淡不羁笑容的年轻人。

  百合仔细一看,竟然是年前去医院看望过年与江的那位“方总。”

  审判长:“请证人做自我介绍。”

  方总:“审判长好,大家好。我叫方宇翔,是‘如果?静’餐饮娱乐连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方宇翔的一句自我介绍,瞬间在庭审现场引起了一番波澜。

  众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带着难以置信:国内著名的餐饮娱乐连锁公司的董事长竟然这么年轻?看起来连三十岁都不到。

  刘博:“请问方总,你跟被告什么关系。”

  方宇翔看了一眼年与江,脸上仍是一丝淡笑:“我跟年与江年大书记是好朋友,但这种好朋友只是私下的好朋友。他对人很好,当年在我事业的低谷期鼓励过我,帮了我很大的忙。所以在我事业有成之后,想给他一笔钱表示感谢。但是他却以什么自己是国家干部为理由,一分钱都不肯收我的。我要送他房子车子他也不要,后来托我帮他看房子,我一听他十几年的工资都买不起我公司下的一个小别墅,就让他再攒几年钱再说。所以,我把我一栋旧房子和一辆破车先让他用着了。对了,春节前他说他公司的员工工资卡被冻结了,跟我倒点钱用,我说没问题,三四个亿对我来说小意思,我就跟银行联系了一下,把这些钱打给了银行。结果没几天,银行又全部还给了我。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还有问题吗?”

  刘博:“请问方总,那你借给我的当事人房子车子还有那么一大笔转用的资金,是因为他只是你的好朋友你才出手帮助,还是他跟你有其他什么合作或其他关系?”

  方宇翔好笑地笑了笑:“我跟他能有什么关系?我们就是兄弟,兄弟有困难,难不成我帮助一下还要报酬不成?他跟我除了朋友关系,我们没有任何其他关系。不是亲戚,也没有合作过任何事情。”

  刘博:“审判长,我问完了。方总的话,足以解释对方辩护人想知道的所有问题,也可以说明我当事人除了在新都任职之外,没有兼职或从事任何其他工作,不存在违反政党领导干部任何一条规定!”

  就在唐律师查看手里的资料准备再次刁难年与江的时候,刘博拿出一支录音笔对审判席说:“审判长,开庭到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了公诉人在一开始对我当事人的指控是证据不足的。虽然目前的人证和物证还无法完全确定所有的违法凭证并不是我当事人所签,但是我相信在场的所有人听了下面这段录音之后,至少可以确定有人在故意诬陷我当事人。”

  审判长:“请工作人员当庭播放录音。”

  唐律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解地看向赵永春,却见赵永春皱紧了眉头,鬓边花白的头发都有了些许凌乱,似乎也是很紧张的样子。

  现场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录音笔通过扩音器放出来的声音。

  录音笔里播放出来的,是一男一女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