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第302章 疼惜和无奈

第302章 疼惜和无奈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02章疼惜和无奈

  “哦。”

  百合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口,不解地皱了皱眉,自言自语地说:“他怎么了?怎么怪怪的,憋久了的缘故吗?”

  年与江打开花洒,温暖的水流击打在自己健硕的身体上,他闭上眼重重地咬了咬牙,再睁开眼睛时,那眸子里充满了疼惜和无奈。

  宝贝,你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等到那一天,我们再也不要用这种讨厌的避孕之物,你要给我生一群孩子......

  夜里,躺在年与江的臂弯里,百合犹豫了好久,对他说:“我有个想法。”

  “说。”

  “你先答应我嘛!”百合扭头看着他,嘻嘻笑着撒娇,“我保证不触犯任何法律规定,也不违背任何江湖道义。”

  “那也得先说。”年与江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不松口。

  “喂,我都卖萌了,你就给个面子嘛,真的是特小特小的事,对你也有很大很大的好处!”百合说的有板有眼。

  “那你说,要是太过分我照样不答应。”

  “切!”百合知道这家伙不轻易上当,只好先坦白:“等你妈妈从德国做手术回来之后,不是要住在郊外的别墅里嘛,我想让张阿姨去别墅那边照顾她,你觉得怎么样?”

  橘黄色的灯光下,看着她满眼期待地看着自己,年与江轻笑道:“就这个事?”

  “那你以为呢!就这事,你答应不?”

  “那谁来给我们做饭?”

  “我啊......张阿姨这半年里把她所有的手艺都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了我,你喜欢吃的那几道菜,我都会做了......嘿嘿。”

  “你不上班了?”

  “上啊,不影响,我们办公室那些嫂子们,既要上班,还要回家相夫教子做家务,样样都不落下,我觉得很充实,我也要锻炼锻炼。”

  “那随你吧,别到时候喊累就行。”

  “嗯嗯,不会的!向人民币保证!”

  ......

  星期一大早,年与江刚到办公室,小高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年总,张齐远那边虽然他已经被施暴的五个人同时指认,但是因为他们五个人根本没见过张齐远本人,警方拿了不同人的照片给他们指证,五个人皆承认自己没见过张齐远本人。而且,虽然每次都是张齐远亲自跟他们用电话和网络联系,但是每次通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经过了处理,网络上每次也只是邮件联系,而且张齐远给他们打过去钱用的账号都不是张齐远本人的......”

  小高在电话里,详细地给年与江汇报着张齐远案件的情况。

  “证据不足?”年与江眯着眸子,微微拧了拧眉,“公安那边怎么说?”

  “警方还在根据通话记录和邮件采用技术手段还原声音以及查证Ip,但是需要一点时间,张齐远目前也已经找好了辩护律师,好像对赖掉这个案子很有把握。”

  “他有把握?呵呵。”年与江躺进椅子里,不屑地冷笑一声,“那不如直接开庭审理吧!我看是我耗得起,还是他张家的人丢得起这个脸!行吧,我来联系律师,你那边密切联系项明的父亲,让他一定把这件事闹大!这一次,不能再给张齐远那个小子任何翻身的机会了!”

  “是!”

  挂了小高的电话,年与江直接又拨通了京城大律师刘博的电话。

  “哎哟,大领导,是不是准备放手干一场了?”刘博在电话里开玩笑地问。

  “你说你这当律师的,是不是盼着全世界到处有官司找你打啊?”年与江一边打电话一边给自己燃了一根烟,一脸的轻松。

  “哟,不是打官司的事啊?我还以为你忍够了,准备打那一场准备非常充分了的战役了呢!既然不是这事,难不成是年大董事长想念我了?”

  “当然,有好事自然第一个想到你,就看你有没有时间了。”

  “时间这个东西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就跟女人的乳.沟似的,什么时候想有了,什么时候挤一挤不就得了!怎么?有别的事吩咐我?”

  “你除了打官司泡妞还会别的事吗?”

  “那倒是!那就是您老人家又有新的官司找我了?”

  “算是吧!可能得辛苦你来一趟,你习惯了打大官司,这次想请您过来掺和一个小案件。”

  “小案件?你年与江嘴里说出来的还有小案件吗?说来听听。”

  年与江笑了笑,幽幽地吐出一口烟,把张齐远指使其他人对江雨霏实施猥.亵轮.奸,并将项明打成重伤一事详细地给刘博讲了一遍,并把目前掌握的证据以及这个案子的难点也都全部告诉了刘博,末了,他捻灭手里的香烟,笑着问:“怎么样?就这么个小案子,对你来说小菜一碟吧?”

  “哈哈哈,原来是关系到你那个养女的事,只要孩子没事就行。这个案子虽然不是难啃的骨头,但是关系到你年某人的亲人,我要说不帮你接下,我估计你得指使几个流氓来把我给轮了!”

  “听你这笑声,看来是已经成竹在胸了。那我年某人就谢谢你了,回头我让高经理跟你联系,这个案子可不比咱一直准备的那个次要,我就全权交给你了!”

  “行,这就不是个事,已经被千夫所指了,他还能逃到哪去?不认罪也得服罪!不服罪也得服刑!”

  听着刘博律师从电话里传来自信满满的声音,年与江眸子里的笑意越来越浓。

  张齐远啊张齐远,从你开始打我的女人主意的时候开始,你就应该想到会落到今天的下场!

  X市东方医院。

  年与江到了一间病房前,手放在门上犹豫了一下,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里是个VIP单间,里面却空无一人,病床上整整齐齐的,不像有人住过。年与江皱了皱眉,正准备从口袋里掏手机,一个小护士端着医药盘走了进来,看见是他,礼貌地笑了笑:“您好,请问是来看望江小姐的吗?”

  “嗯。”年与江转过身来问道:“她人呢?”

  “江小姐说想念自己的儿子了,今天上午打完针就回去了,晚上会过来。”小护士答道。

  “她最近是不是经常这样?一个人就回去了?”年与江微微眯着的眸子里滑过一丝不悦,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地加大了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