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第279章 默默流泪

第279章 默默流泪

小说: 你给的霸道爱 作者:深空之月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79章默默流泪

  年与江抬眸看了一眼已经醒来了的王晓蕾,刚刚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暗哑的声音道:“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你如果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等出院了再说。”

  王晓蕾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难言的惊讶,干裂的双唇微微颤抖着,发不出声音,自己的儿子也不让自己说话,她只能默默地流泪。

  年与江拧着眉看着她,勾了勾唇,冷冷地笑道:“手术是我签的字,很意外吧?失去一条腿,是不是很痛苦?是不是感觉生不如死?嗯?”

  “不......”王晓蕾使劲摇着头,嘴里发出一声清晰的“不”字,眼睛紧紧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生怕一眨眼他就消失。

  “不痛苦?呵呵,那当然!比起我那可怜的父亲,正在事业兴旺的时候突然遭到妻子背叛,领导陷害,抑郁而终......你只是失去半条腿,真的算不了什么,是吧?”年与江挑了挑眉,语气里依然冰冷如霜,仿佛一开口,唇边就能溢出一团团的冷气一样。

  王晓蕾不再说话,身子开始微微地颤抖,眼泪更加汹涌地淌出,既委屈又似乎带着疼爱和自责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年与江咬咬牙,冷眼瞥了一眼她,沉声说道:“如果不失去这半条腿,你活不了多久。当年因为你的自私和愚昧,害死了我爸爸,害的我家破人亡、寄人篱下......三十年了,你以为我会让你刚出现就解脱吗?我不会这么轻易饶了你!你如果真的想赎罪,就不要再在医院里给我造次,等你出院了,我自然会跟你好好算一算这么多年来的账!”

  “嗯,嗯......”王晓蕾已经泣不成声,却仍艰难地冲自己的儿子点点头,答应了他。

  “留着你的力气吧!目前白星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如果你想安心养病,暂时就不要想方设法联系你那个人渣儿子了,我不想因为你再让他给我添什么麻烦!另外,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在医生护士面前乱说话,更不要提什么出院的事!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原谅你!”年与江咬牙说完,站起了身子:“等你出了无菌监护室,我会让百合来看你的,但是请你不要给她灌输任何你的那些思想!她还等着孩子出生让你带,你就赶快好起来吧!”

  说完,年与江蹙眉冷着脸大步离开了病房。

  王晓蕾望着自己儿子魁梧俊朗的背影,老泪纵横,心里默默地唤着他:“轩轩......我的儿子,你终于肯原谅妈妈了吗?妈妈一点都不在乎失去一条腿......早知道失去一条腿可以换回你的原谅,妈妈宁愿被砍去四肢都不觉得绝望......”

  年与江回到家里的时候,刚好到了晚饭时间,自己开门进去,在客厅和卧室走了一圈,却没看到百合,听到厨房里传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就走过去推开了厨房的门。

  听到声音,正在和张阿姨的指导下挥动着木勺炒菜的百合扭过头来,看到是年与江,满眼的惊喜:“回来了?”

  “你这是哪门子的心血来潮了?有张阿姨在,你就别浪费材料了。”年与江皱了皱眉,毫不掩饰地取笑她。

  “百合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呢,最近的菜很多都是她掌勺的。”张阿姨和蔼地笑着对年与江说。

  “是吗?难怪最近觉得菜的味道有点反常。”年与江挑了挑眉,淡淡地笑了笑,推上门走了出去。

  “阿姨,你来炒,我去盛饭,就剩一个汤了,我先把这几道菜端出去,他肯定饿了。”百合也不理会年某人的嘲笑,忙把手里的工具交给张阿姨,自己去盛饭。

  吃饭的时候,百合一个劲地往年与江的碗里夹菜,然后咬着筷子看他一口口地吃下,自己的脸上浮现起一朵朵傻傻的红晕。

  “你不饿?”年与江转眸问她。

  “嘿嘿,秀色可餐。”百合也不顾张阿姨就在旁边,嘻嘻笑着恭维他。

  “咳咳......”

  年与江突然被菜卡了一下,放下筷子客咳起来,百合忙把旁边的水递了过去,担心地站起来去轻拍他的背,“你这是多久没被人夸过了啊,不就一个秀色可餐嘛,不至于让你这么激动吧!”

  “好了好了,有什么话直说吧,我可以接受你的媚,可接受不了你的谄媚!说吧,有什么事!”年与江放下水杯,拉着她的胳膊按在了椅子上。

  “呃......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百合皱了皱眉,一副泄气的样子。

  “就你?眉梢上都写着恭维俩字!先吃饭吧,有事待会说,刚好我也有话对你讲。”年与江无奈地摇了摇头,给百合盛了一碗汤,“多喝点这种清单的汤,饭后记得吃药。”

  “哦......”百合乖乖地低头扒饭,又悄悄地瞅了瞅他的侧脸,却一点都没看出他的情绪。

  晚饭后,百合瞧了一眼坐在书房里的年与江,走进卧室,把枕头底下的那块大得有点夸张的玉观音拿了出来,抿着唇放在灯下看了看,握进手心里走进了书房。

  “憋不住了吧宝贝?想好了来坦白了?”年与江捻灭手里的烟,微微眯了眯眼睛,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是啊,早就憋不住了!谢谢大领导给我这么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百合双手背在身后,一字一句说得格外认真。

  “贫嘴!”年与江坐到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腿:“过来!”

  百合心里涌起甜甜的蜜意,他今天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呢,于是关上书房的门,乖巧地走过去坐在他的腿上,双臂环过去勾住了他的脖子。

  年与江一只手握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放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红木扶手,慵懒的眸子笑看着她:“说吧!”

  “你不是说你有事跟我讲吗?你先说!”百合讨价还价,同时不忘给年与江一个极其灿烂又透着少见的妩媚的笑,嘻嘻看着他。

  她从一进书房来,心里的小算盘就打了起来:他很少一本正经地对自己说有话给你说,那今晚的话题怕八成是都与他妈妈的事有关了。

  而自己要跟他商量的,也是关于他妈妈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