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王爷的双面王妃> 03 双面王妃(结局)

03 双面王妃(结局)

小说: 王爷的双面王妃 作者:文若曦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以项无拘和白汐凤的功力又岂会听不到这一声呼唤,只是他们强自装作未听到。而白汐凤望着眼前一幕,已偷偷抹了抹眼角。项无拘更是皱紧浓眉,眼眶微闪。

  “燕帝,朕的央军已经攻占了这里,你的那些部下都已经归顺央国,你还是早些醒悟吧!”最先进来的明黄身影,也就是央国的皇帝,率先开口道。

  燕帝在看到这一群人进来时,心中早已知道大势已去,只是他犹不死心。“朕为什么要醒悟?朕才是皇帝!天下间只能有朕这一个皇帝!待朕拿到宝藏,重振燕国,看谁还敢与朕争天下!”

  “父皇……”燕柔哭倒在仇天的怀中,气弱的说:“父皇,你先放开姐姐……”

  “柔儿,你过来,父皇带你们姐妹俩去寻宝藏,我们要重振燕国!柔儿,快过来!”燕帝的神色似癫狂了一般,神色忽变。手中的力道加重几分,风清晚的脸色顿时更加雪白,喉咙已经嘶哑。

  一旁的众人看着只能干着急,却束手无策。燕帝已经癫狂,稍有一个不慎,力道一加重,不仅不能救到人,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风清晚闭了闭眼,泪水顺势而落。复又睁开眼,一一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心中默念一遍。然后,她缓缓的举起自己随身携带的短刃,决然的朝自己的胸口刺去——

  “不!”

  “不要!”

  “……”

  同时有几道声音惊叫出声,纷纷奔向风清晚的身边。

  燕帝看到风清晚忽然举刀,他的脸色在瞬间煞白,立刻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一边抱着自己的头,大声的狂叫着:“不要!云儿!不要!云儿!”

  凌王首当其冲来到风清晚的身边,一把抱起浑身已占满血的风清晚,一边精准的立即在她的伤口处点穴止血。但是那不断涌出的鲜血,仿若无止境的一直在流。

  “该死的笨女人!没有本王的允许你竟敢擅自自尽!不准死!听到没有!”

  随后而来的司徒逸飞看着这一幕,沉默的站在了一边。只因,他看到那个男人,虽然口中粗暴的骂着,眼角却流下了一滴泪......

  而风清晚,唇角扬起一丝微微的弧度,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

  她知道,那一刀,她刺的很深很深……

  .........

  一年后

  .........

  “姐姐,姐姐……”

  很远的距离,她便已听到了那个欢快愉悦的唤声。

  女子放下手中的刺绣,起身迎向那个正朝她的方位奔来的女子。

  “柔儿,你慢点。”风清晚微笑的看着燕柔来到她的身边,忍不住念叨。

  “呵呵,我都好久没看到姐姐了,现在能看到姐姐,我当然高兴了,就想快点来到姐姐的身边嘛!”燕柔一脸的灿烂笑容,拉着风清晚的手,撒娇着道。

  “你啊!还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都已经嫁人了还这样,当心哪天仇天不要你了!”

  “才不会呢!其实我很早就想来找姐姐了,都怪那个仇天,非不要我下山!嘻嘻,偷偷告诉姐姐,这次可是我偷跑出来的哦!”燕柔一脸得意的神秘笑容,娇俏甜美的容颜愈加迷人。

  风清晚失笑的摇头,想起这一年多来,仇天每次臭着一张脸来凌王府要人的样子,她不禁对柔儿的精灵古怪抚额。也只有仇天能受得了她这三天两头往外跑的性子。

  “你这次‘离家’打算离多久呢?”风清晚随口问着。一年前,她在师父的及时救治下,那一刀并没有要了她的性命。经过那一次,她彻底的大病了一场,休养了几个月之后身体才有所好转。而她,也是在那之后,才知道一些她原先不知道的事情。

  师父后来告诉她,原来她的养父风烈云,本名叫风靖,原是燕国的大将军。二十多年前的那晚,当“十二煞”抱着刚生下的她要离开皇宫时,正巧被风靖看到那一幕,为了保护她,风靖从“十二煞”手中抢下了孩子,从此之后离开了燕国。并改名风烈云,来到央国,成了一个只会做生意的商人。他娶了一位贤惠的妻子,夫妻俩把孩子当作自己的亲生骨肉来疼。直到后来有一次遇到了出游的师父。并成了莫逆之交。师父认出她劲后的红印,知晓必会带来灾难,为了化解这场灾难,师父曾要他把一块玉交给大街上的一个少年。

  而那个少年,便是年轻的凌王。

  这也是为什么“十二煞”当年在风家没有搜到寻找藏宝图的玉佩时会来到凌王府。因为这个消息,就是从师父的口中传出去的。而那时,凌王与师父的一番相遇,也是师父刻意所为。也之所以刘显在凌王府呆了十二年,搜遍了整个王府,也未能找到那块玉佩。

  “十二煞”当年一边奉燕后的命令查找公主的下落,一边还奉燕帝的命令查找藏宝的事。而当他们把风烈云就是风靖的消息带给燕帝时,燕帝怀疑他私藏了那块玉佩,下令格杀。

  其实真正的那块玉佩,也就是一年前,司徒逸飞拿出来的那块玉佩。

  在后来,当她伤好了之后,司徒逸飞曾经单独来找她谈过。

  “我本名叫柳逸,是二十年前央国柳家的独子。我父亲与你爹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两家人从小便给我们俩订了亲。那块玉佩,正是订亲信物。后来风家遭到家变时,柳家也未能幸免,所有与风家有关系的全部被杀,而我当时正好住在风家,在他们那帮人杀完所有人之后发现了我,他们以为我是风家的孩子,便把我带了回去,以期能从我的口中知道些藏宝的事情!可是,我回去之后记忆便消失了一部分,以前的事情时而记不清。直到你的出现。”

  “自从看到你之后,我便一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我的记忆也在逐渐的恢复,我便渐渐知道了以前的一些事。当我那晚完全看到你的真正容颜和你劲后的那块印记时,我的记忆就已经全部恢复了。只是.......从那时开始,我便一直在暗中调查十二年前风家灭门的真相。”

  “那次在破庙,你欲使针毒杀“十二煞”时,那个使铁扇的人便是我,还有军营那次。以及燕国皇宫内的那条密道,我也是在那间密室里才真正知道这一切的幕后主谋是燕帝。”

  “……”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风清晚回过神,扬起笑脸看着一脸担忧的燕柔。“没事,柔儿,我好好的呢。”她知道,自从一年前的那件事之后,她身边的每个人都在担心着她,害怕她会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尤其是燕柔,虽然现在她已经嫁给了仇天,但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黑阴山上下来到凌王府找她。

  如今,天下已经没有了燕、央之分。统一称作央国。燕帝在那之后彻底疯了,第二天早上,宫里有人传说他当晚自尽在云皇后曾经的寝宫。

  而她,醒来之后,便已在凌王府内了。在凌王的坚持下,这一年来,她便一直住在了这里。

  “姐姐,你怎么还不嫁人呢?”燕柔托着小脸,撅嘴道。

  风清晚莞尔一笑。“你忘了么?我养伤都养了好几个月,这不伤才刚好。”

  “唉,凌王真可怜。”燕柔低叹一句,轻捂着小嘴,眼皮犯困的直打架。

  “柔儿,累了就去姐姐的屋里躺一会吧。”风清晚轻轻推了推燕柔。

  燕柔点点头,边打哈欠边嘀咕,“也好,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怎么这么容易犯困。姐姐你等我睡一会,等我醒了之后我们再好好聊。”

  “好。快去睡会吧。”风清晚无奈的把燕柔推进屋,看着她躺下进入安眠,这才又重新回到院子。

  虽然一年前的事对她来说,可谓是“死里逃生”了一次!也让她对自己十几年来寻仇报仇一事悔恨万分。不过,她唯一觉得值得庆幸的便是能有一个像柔儿这般精灵可爱的妹妹!

  重新拿起放下的刺绣,她的笑容恬静而柔美。

  站在不远处的俊挺男子,看得一脸痴醉。

  正欲上前时,眼角却看到一道身影朝前走去,男子按捺住脚步,墨眸闪过一抹精芒。

  “风清晚。”

  呀!风清晚被这一声惊吓,手指一划,针刺进了手指中。她抬眼看了看来人,清眸微瞠。

  “淑妃?”

  “不要叫我淑妃,叫我阮泠雪吧。”来人,也就是阮泠雪一脸平静,艳丽的脸上素颜朝天,少了一股脂粉,多了一丝清爽。

  “我来,是有人托我来给你这样东西的!”阮泠雪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通体红润如血,形如桃心的玉佩。以金黄锦丝流苏吊坠。

  “这……他人在哪里?”风清晚看着面前的玉佩,却未伸手去接,只有焦急的问道。“为什么他不自己来?”

  阮泠雪的眼中闪过一丝悲痛,忽地愤怒的说道:“风清晚,你知不知道,自从我第一眼在司徒府见到他时就喜欢上他了!为了他,我受干爹的摆布,不惜下嫁来到凌王府,我为了他做尽了一切!可是,他的心中,眼中,一直记住的都只有你!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你!可你呢?你为他做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他只有五年的寿命可活了么?他有心疾你不知道么?”

  “他现在在哪里?”风清晚急切的追着问,神色如常。

  阮泠雪深深吸了一口气,复又说:“他只是让我传句话给你,不用担心他,好好过你自己的生活!”

  说完,未等风清晚应声,阮泠雪丢下玉佩立刻转身离开了凌王府,看也不曾再看一眼。

  风清晚拿着那块玉佩,呆呆的坐在那里。

  师兄在她的伤好了之后也离开了,说是要随着师父好好游历。而师父和师娘在告诉她所有的事之后,也回到了山上。

  为什么,所有关心她的人都要离她而去呢?

  ……

  风和,日暖。又是一个晴好天气。

  风清晚按照往常一样起床,梳洗,然后在花园内散步。只是刚散步回到屋,就被一个大大的怀抱拥着。

  “怎么了?”

  这个怀抱,这一年来已非常的熟悉,几乎是习惯了。只是像这样突然,还是令她有些担忧。

  凌王微微松开她,牵起她的小手。温笑如风的睨着她,“今日随本王一起出去走走可好?”

  风清晚虽有丝困惑,但仍旧淡笑着点点头。他今日似乎心情很好。

  凌王得到了她的允许,牵起她的手,两人一起来到马棚,牵出一匹马,共骑向远方。

  “你要带我去哪?”风清晚在马背上问。

  “一会就到了。”凌王神秘一笑。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他们来到一处低洼处,上面长满了绿油油的小草。

  凌王停下马,拉着风清晚一同下马。

  “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风清晚看了看四周,这里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凌王神色慎重的搬过风清晚的肩膀,瞳眸专注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这里,是十二年前埋葬风家一百二十一口人命的地方。”

  风清晚全身一僵,睁大眼,久久无法动弹。

  “听本王说。清晚,十二年前,本王受皇兄之命调查风家灭门一案,那是本王接手的第一个案件,虽然本王也知道有疑点,可是却缺乏证据,案子只能不了了之。后来当本王得知你就是为了风家灭门一案寻找仇人时,本王才重新翻看了当时案件的卷宗。说到底,本王也是有点私心的。这里,就是当时本王命人埋葬尸体的地方。今天本王带你来,就是希望你能在这些亲人的墓前给本王一个机会,嫁给本王,当本王真正的凌王妃,让本王照顾你,好吗?”

  凌王一口气说完之后,屏气静待。

  风清晚一脸平静,过了很久,很久之后,她缓缓的露出淡笑,泪水却先一步滑落。“你能带我来这里,让我知道他们在死后也有个安身之所,我又怎么会苛责你什么呢?”她原以为那场杀戮之后,亲人们的尸首早已不知所踪,想不到......望着眼前神色紧张的男人,心底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虽然他只是巧合之下安葬了她的亲人,但她还是觉得很感激。

  “那……”凌王颤抖着手,小心等待。

  风清晚露齿一笑,使劲的点了点头。这一年来,虽然他不说,但她又不是木头人,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又岂会不知呢?

  凌王见此激动的抱起风清晚,低头正欲吻上了那片红唇……

  “慢着!”

  “怎么了?”

  “你王府里还有那三位侧王妃以及那些小妾们呢?”

  “她们?她们早就走了你难道不知道?”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

  “就在你回到凌王府的时候啊!”

  “那时我受伤了,我哪里知道啊!”

  “难道你住在凌王府这么久了,都没发觉到她们从来没有再出现过?”

  “没有!”

  “没有?”

  “没有!”

  “真的没有?”

  “……”

  本书完

  。。。

  作者的话:非常感谢一直以来支持这篇文,支持文文的亲们,谢谢你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