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女状元的高考系统> 19.第 19 章

19.第 19 章

小说: 女状元的高考系统 作者:不老春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9.

  听到这一声,吵杂的茶馆顿时一静,许多人面上都变了颜色。此时正值县考,他们却在这儿诋毁主考官。若是传到卫大人耳中,他们这县考他们就别想中了。

  见众人安静下来,孟岚勾起嘴角,继续道:“难道众位不知卫大人府中并无公子?”

  众人再次面面相觑。大家这才发现,卫县令在平康县六年多却从未听说有关他儿子的事情。且那卫夫人甚少出门交际,对后宅管的又严,坊间极少有卫家后宅的八卦。也因此卫大人无子这个消息竟少有人知。

  大宁不像前朝那般风气开放,虽不禁男男相恋却也并不鼓励,先皇甚至将这种行为斥为邪魔外道。既然老爹都这么说了,如今在位的皇帝自然不能对着来。人说上有所好下有所效,上有所恶下自然也跟着恶了。若是传出去卫县令的儿子喜好龙阳,且对象还是此次的案首。卫旗为了自己和儿子的名声前途着想,罗枫这案首也肯定做不成了,当然这“卫公子”需真的方可。

  然而那卫公子却是假的,若有谁不开眼跑去对卫县令说:听说你儿子和你亲点的案首玩龙阳。岂不是讽刺卫县令生不出儿子?

  原本众学子以为抓住了罗枫的痛脚,没想到却是块烫手山芋,茶馆陷入一片安静之中。

  见众人都不说话,方才那小童又问道:“既然不是卫公子,那两位又是谁呢?”

  “这我就不知了。”孟岚含笑指向方才嗓音最大、言论最龌鹾的几人:“不如请这几位去问问卫大人,考场重地为何会混进去两个冒充你儿子的人。”

  被点到的几人连忙垂下头去,不敢看孟岚。谁都不傻,真敢去问就等着被治个污蔑朝廷命官的罪名吧!

  有和事佬出来打圆场:“或许是同场考生也未可知,‘卫’并不是什么难见的姓氏。”

  见有人递来梯子,学子们纷纷道:“确实如此。”

  又有先前言之凿凿之人言道:“许是我瞧错了,那两位公子只是和罗案首相谈甚欢而已,并未拉扯。”

  见众人服软,孟岚也不咄咄逼人,他重新坐下悠悠然给自己倒了杯茶。

  经过刚才那一场茶馆,茶馆里不复之前的热闹,甚至显得异常安静。

  罗枫想要起身离开,却被孟岚一把按住。孟岚取过罗枫面前的杯子,执壶斟茶:“这碧螺春可是小弟特意为庆贺罗兄高中而点,罗兄难道不尝尝?”

  罗枫怔怔盯着孟岚动作,只见碧绿的茶水缓缓注入白瓷杯,袅袅升起的雾气带出茶叶的清香。半晌后仿佛想通了什么,端起杯子冲孟岚一笑:“多谢你仗义执言。”

  少年的声音清脆悦耳,在安静的茶馆里显得清晰极了。

  “不过是路见不平而已。”

  孟岚转了转眼珠,突然道:“罗兄,前日我听说了一个故事,有趣极了。”

  罗枫想要尽量脱离这种诡异安静的气氛,配合道:“不知是何故事?”

  孟岚看了圈时刻注意这边学子,缓缓道:“话说西洋那边,有个叫欧巴罗的城市,在这城市最繁华的街道上有两家酒楼。甲酒楼的菜肴美味每天都门庭若市,乙酒楼的菜肴则寡淡无味,故而门可罗雀。天天看着对面酒楼生意兴隆,乙酒楼的老板心里那叫一个嫉妒啊,分是从同一菜贩手上买的菜,凭什么他甲家生意那么好,我家却天天亏损?不信,我得想个办法!这乙老板想啊想,想出个好办法……”

  说到这里孟岚停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周围的学子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方才口出恶言者均面露尴尬之色。

  见孟岚停住不往下说,那七八岁的小童急问道:“是什么办法?”

  孟岚赞许的看了眼小童,心道:真配合。又看了眼薄唇紧抿一脸不赞同的罗枫,张口道:“他呀,他跑到甲酒楼门口,拉着进出的客人便道这酒楼的饭菜有毒,千万吃不得!”

  小童顿时失望:“这算什么好主意?他该好好琢磨怎么把菜肴做的更美味呀!”

  孟岚抚掌大笑:“还是这位小兄弟聪明,乙老板可不就该研究如何做出美味的菜肴,去污蔑甲酒楼又有何用?”

  孟岚看了眼神色各异的学子,高声道:“说来说去不过是嫉妒心作祟!”

  此时那小童也明白了孟岚意有所指,闭紧双唇再不言语。

  孟岚冲那小童眨眨眼:我要说的已经说完啦。

  小童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孟岚忙将一碟果脯递了过去:“小兄弟,我请你吃果脯如何?”

  那小童眼前一亮,顿时将小小委屈抛之脑后,欢喜的接过碟子捻起一块果脯送进嘴里,开心的眯起眼。

  有学子觉得面上无光,不一会儿就结账离去,很快便有其他人跟着起身。不过一会儿,茶馆便空出一半。孟岚和罗枫二人直至喝完那壶碧螺春,才施施然离开。

  “那人是我族兄。”

  孟岚一来立马反应过来罗枫说的是刚才在茶馆中那位自称和他是邻居的青年。

  “三哥一直对我家帮助良多……”罗枫没有往下说,他怔怔盯着街道上往来的行人,脸上有迷茫和不解。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向来敬重的族兄,会突然那样污蔑自己。

  孟岚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位罗三哥的行为确实卑劣,却也并不少见。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平常时为人和善惜贫怜弱。但若那贫弱之人一朝翻身,他们却并不高兴,甚至会对曾经怜惜过的弱者阴阳怪气冷言冷语。罗三哥显然正是这种人。

  孟岚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却不能直说,毕竟那是曾对罗枫照顾良多的同族堂兄,而自己却是只是个外人,若是说得太透会有挑拨嫌疑。

  “你这次被点为案首可谓一鸣惊人,或许他是一时想不开吧!”很可能以后永远也想不开。

  罗枫沉默半晌:“我若知晓……”

  孟岚顾不上避嫌,忙道:“总不能因为你那族兄不高兴,就故意答错题吧。”

  “……”罗枫哑然。确实,难道他还能故意答错题吗?那他也不用参加县考了。

  见罗枫沉默不语,孟岚心里松了口气。有那见一次谢一次的前科,他还真挺担心对方会那么干,看来罗枫其实并非顽固不化之人。

  ……

  次日,孟岚就得知自己首场过了。

  县考成绩的公布方式和孟岚曾经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成绩单是一张圆形的纸,叫做团案。团案正中间是一大大的红色“中”字,纸上上并无姓名,仅有座次号围着“中”字排列,以示排名不分先后,孟岚的座次壬午号恰在其中。

  再次看了眼团案确认榜上有名后,孟岚悄悄松了口气。虽然前一世积累了极多考试经验,但参加古代的科考还是第一次。若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古代科举的阅卷方式和现代完全不同,很少有标准答案这样一来,主考官的喜好就极其重要。

  既然首场中了,孟岚心中也有了数,开始准备下一场考试。

  在时阴时晴的天气下,县考的前四场结束了。孟岚走出考场时觉得有些头重脚轻,早上出门时温度极高,他怕热便没有穿厚衣裳。没想到开场不过一个时辰,天便阴了下来,还伴随着阵阵冷风。孟岚心知不妙加快了答题速度,却还是着了凉。

  距县衙十丈外的店铺里,徐氏正等得心焦:今日天气骤变,也不知十九哥能否抗住,可千万别着了风寒。

  “出来了!出来了!”

  徐氏眼前一亮,拔步便冲出了店门,众仆忙跟上。

  孟岚接过画眉手中的披风紧紧裹在身上,这才觉得暖和了一点,又接过姜汤一饮而尽。

  徐氏一脸关切:“有没有冻着?”

  孟岚皱着眉头,回味着口中生姜的辛辣味:“尽快请个大夫。”见母亲面色一变,孟岚忙解释。今日天气骤变,入场时穿着单薄的考生并不少,肯定有和他一样着凉的。他是第一批交卷,待再过一会儿交卷的会越来越多,到那时大夫就不好请了。

  然而虽然及时喝了姜汤,回去后又灌了一碗苦药,却仍然没挡住感冒病毒的侵袭。

  孟岚吸了吸鼻子,悄悄将被子掀开一条缝想透透气,却被徐氏一瞪眼吓的又裹紧了。

  [我的生命值不是有67吗?为什么还会感冒?]

  路易:[生命值满90,百毒不侵;生命值满100,百病不扰]

  孟岚:……这破系统越来越没人情味了。

  [你看,我都病了还怎么考试?]

  路易:[不危及生命。]

  孟岚:[也就是说,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必须考是吧?]

  路易:[无故弃考扣生命值!]

  孟岚:……我可去你开发公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