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女状元的高考系统> 12.第 12 章

12.第 12 章

小说: 女状元的高考系统 作者:不老春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2.

  这天,师生三人刚准备开始上课,就见孟岸站起身:“先生,您前天留下的课业我已经完成了。”

  “哦?给我看看。”

  孟岸恭敬的将一叠写满大字的宣纸交了上去。

  李秀才一张张翻看着,满意的摸着下巴上的美髯。“不错!”

  孟岸开心的咧开嘴,不忘朝孟岚丢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孟岚端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视前方面含微笑,仿佛对此毫不在意。然而在只有孟岚自己能看到的视线斜上方,一行绿油油加粗加大的“积分-50”存在感无比之强。

  [他被夸奖,为什么我要被扣分?]

  [作为重活一次的成年学霸,居然被个古代七岁小孩比下去,你不觉得羞愧吗?]

  孟岚:……我还真不觉得。

  ……

  |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何解?”

  孟岸朗声作答:“这句话的意思是,尊敬自己的长辈,并由此推及尊敬他人的长辈;爱护自己的后辈,并由此推及到爱护别人的后辈。”

  “不错不错,非常不错。连着三个“不错”显示出李秀才对孟岸的答案非常的满意。原本他觉得多个学生不过是多看一份课业,没想到这多出的学生竟是个神童。他还没教的学生自己就学了,还能简述含义,简直是神童啊!

  孟岚内心OS:呵呵……学过一遍自然就会了啊。

  李陇看了眼孟岸这个借读生,七岁小童没再穿那件素罗缎的学子衫,而是换了件布衫,用的笔墨也是最普通的那种。李陇摸着胡须开始思索,以他如今的年龄,早就不奢望中举,但若能教出一位举人甚至进士学生,他的身份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如今他虽在孟府教学,但也只是为了银钱,孟岚和孟岸也不算他真正的学生,只有行了拜师礼,才算真正有了师生关系。古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其中的“师”指的便是行过拜师礼的老师。

  孟岚并不知道上头李秀才的心思,他正在咬牙切齿的对路易咆哮:

  [这次是他的个人行为,为什么要扣我的分!!]

  [他的个人行为能够证明,你平时根本没有努力学习。]

  [这么简单的东西我也会呀,要不要我现在就翻译给你听?]

  [要给李老师听。]

  孟岚:mmp,这日子没法过了!

  孟岚用力盯了眼右手边坐的笔直的堂弟兼同学,早知如今,当初就该强烈反对老爹让他来借读。

  接收到孟岚的视线,孟岸轻哼一声转过头去。将两手背在身后,挺起小胸膛坐的直直的,一脸敬慕的看着上头的李珑。

  终于熬到了巳时三刻,李秀才放下书本回了自己的院子,中午他有一个半时辰的时间来用膳和午休。

  随着先生的离去,仆人们将食盒提进院子。由于家住的远,中午这顿孟岸并不回自己家,而是和孟岚一起吃。

  “我来吧!”画眉一反常态,手脚麻利的接过仆妇手中的食盒,一一摆在桌上。

  孟岸看了眼离自己远远的菜碟子,感觉有些委屈。

  孟岚不由哑然失笑,他虽然对孟岸连累自己被扣分很不满,却还不屑于这样欺负个小孩子。他看了眼胭脂,对方立即会意,将几乎全堆在孟岚面前的碗碟往中间挪了挪。

  画眉撅了下嘴却没将碗碟挪回来,反取过孟岚的碗去盛汤,对于十九哥的决定她向来不会违背。

  用过午膳后两人便各找地方休息去了。孟岚没有睡意,便取了根鱼竿在荷塘边的假山下钓鱼。

  或许是被喂饱了,鱼儿半天没咬钩。孟岚正昏昏欲睡,忽然听到假山后传来说话声。

  “姐姐,你最近怎么都不理我了?”孟岸的声音有些委屈。

  画眉清脆的声音响起:“哼,你心知肚明。”

  “我真的不知道,还请姐姐为我解惑。”

  “你总在先生面前出风头。害得十九哥整天闷闷不乐,还被老爷训斥,我为什么要理你?”

  “可是,可是先生问了我总不能不答呀。”

  孟岚和胭脂对望一眼:哪里是李秀才问,分明每次都是孟岸自己去找先生。这小子还挺有心机,孟岚在心里下结论。

  画眉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并没有理孟岸。

  “你让开,我还要回去收拾屋子呢。”

  假山后安静下来,孟岚却没了打瞌睡的心思。连画眉都看出来他最近心情不好,其他人肯定也不例外。其实他并没有被老爹训斥,而是因为孟岸的到来,令老爹意识到他的女儿可能并不如自己以为的那么聪慧。

  都说现代的高考和古代的科举一样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桥与桥之间也是有区别的。高考那根木头是十人合抱的百年老树,科举那根则只有一人腰粗。

  想到当时老爹脸上忧心又纠结的神色时,孟岚觉得刺眼极了。向来以学霸自居自傲的他,竟然会被老爹当做了学渣!简直不能忍!况且自从孟岸来后,他都被系统扣了好几千分了,再扣下去他就必须用生命值兑换了,10000积分换一生命值,反过来1生命值却只等价于1000积分

  不就是学习吗?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我是病猫呢?孟岸是吧,等着我将你按在地上摩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