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轩辕小说> 都市小说> 金屋藏娇娇> 81.大结局(七)

81.大结局(七)

小说: 金屋藏娇娇 作者:李息隐 分类:都市小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晏低下头去。

  “她的事情, 我也听说了。”

  老夫人感叹道:“只可惜那嬴世子不在家, 他如果在家,那丫头又何须吃这些苦。现在敌在暗, 他们在明, 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我们顾家与嬴王府虽说势不两立多年,但如果不牵扯到政治军事上的事情, 其它方面……能搭一把就搭一把。”

  “何况,她从小就黏在你身后, 一口一个四哥哥的喊, 你纵是对她没那个意思, 可念在她喊你一声顾四哥的份上,你也该……”

  “孙儿明白。”顾晏朝着老夫人抱手, 微弯腰道,“祖母说的这些话,孙儿铭记于心。”

  老夫人笑着:“不仅仅是有关娇娇的事情,还有芙姐儿那丫头。”

  顾晏略微迟疑一瞬, 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不过嘴上到底是答应了下来。

  打从顾晏从富阳回来后, 便一直安心呆在家里读书, 只等着参加科举走文路。这些日子,官场上的那些事情,他素来不闻不问。

  不过, 祖母说得倒也对, 徐家大妹毕竟叫了自己十多年的顾四哥, 如今她有难,他不能袖手旁观。

  顾晏做了决定后,便让自己的人暗中悄悄去彻查。只是可惜,时间一天天过去,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顾晏不禁也有些纳闷起来。

  按理说,劫持了人质,接下来一步就是要挟。那个劫匪倒是好,人抓走了好些天了,却不见一点动静,连他的意图是什么都不知道。

  顾晏正坐在家中一筹莫展的时候,宫里来了人,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小太监。

  听说是皇后身边的人,顾晏眉眼平静,似是皇后寻他进宫去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般。顾晏立即收拾一番,然后进宫面见皇后。

  “拜见皇后。”进了皇后寝宫后,顾晏在阶下站稳,端庄行了一个大礼。

  皇后朝他抬了抬手:“你起来吧。”

  顾晏利落起身,而后恭敬立于一旁,只等着皇后先开口说话。

  皇后坐在凤榻上,目光一转,忽而笑了起来:“本宫知道,澄之你暗中也在悄悄查探劫走鸿之媳妇的那个劫匪。”见顾晏朝她望过去,皇后说,“明人就不说暗话了,你最近的一切行踪,本宫知晓一二,因为本宫也在找鸿之媳妇。”

  顾晏私下找人,本来也没有瞒着任何人。

  “徐家与我顾家乃是世交,如今徐家妹妹嫁与嬴王府世子为妻,而嬴世子又领兵在外御敌。嬴世子忠心报国,臣子无能,不能替国家分忧解难。不过,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皇后点头:“你说得好,的确应该是这样。”

  顾晏知道,不管平时与皇后是否有什么夙愿,但是此刻,的确是救人要紧。不论公私,只要能把世子妃救出来,就是好事一桩。

  所以,顾晏对皇后给出的计谋,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还是决定采纳了。

  皇后怀疑,试图挑拨离间又将世子妃绑走的人,应该是当年景王同党。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景王后裔。

  当年韩家因为受到景王府牵连,最后也被陛下满门抄杀了。嬴王妃本与韩家有婚约在身,之后却嫁给自己兄长嬴王……而那个人回来后,所走出的第一步就是利用当年王妃与韩家亲事这件事情……除了是景王旧党回来了,根本不可能会有别的原因。

  而她记得,当年景王意图谋逆,被陛下发现后杀死,景王府的几位小爷……虽说一一都处死了,但并不能排除没有执事的太监嬷嬷因顾及旧情而放水……所以,说不定景王的确还有余孽留在这个世上。

  所以,皇后便想出一计,她欲让景王殿下的亲闺女明阳县主为诱饵,引那个藏匿在背后的人上钩。

  明阳县主如今二十五岁,十八岁的时候嫁过一回,但是她出嫁后没两年,夫君便死了。之后,陛下欲再给县主指婚,县主却表示自己看破红尘,想要剃发为尼,常伴青灯古佛。

  而如今的县主,人就在京郊的秀水庵,法号清晖。

  这件事情,除了她跟陛下,还有几个贴身伺候的太监婢子外,便再无旁人知晓。外面的人……都以为明阳县主死了。

  而皇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这个消息渐渐散步出去。只要那个人真的是曾经景王府的后人,那么得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去秀水庵找清晖师太。

  到时候,顾晏只需要蹲点秀水庵,等那个人出现了,再跟着他去。

  顾晏也是头回知道,原来,明阳县主没死。

  这明阳县主是先景王之后,当初陛下下令屠杀景王府的时候,因为实在喜欢明阳,所以没舍得将其杀害,便带回了宫里去。明阳嫁人后两年,其夫君去世后没多久,明阳也病逝。

  但没想到,其实并没有病逝,而是出家为尼姑了。

  对皇家的这些秘辛,顾晏不感兴趣。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希望能够成功救出央央来。

  按着皇后说的,顾晏早早便候在了秀水庵附近,只等着想要等的人一出现,就尾随其后,找到藏匿央央的地点,从而再将央央救出。

  顾晏这几日便要出城呆几日了,临行前的这天晚上出门散步,却鬼使神差般走到了前妻柳芙的店铺外面。

  天还未黑透,街上宵禁还没有施行,路上三三两两的,倒是还有些人在。

  柳芙看完账本,瞧着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吩咐铺子里的人赶紧收拾收拾回去,而她自己也抬手捏了下眉心,揉了揉太阳穴,正打算关门离开的时候。一转身,就瞧见站在黛青色夜幕下的男人。

  乍一看到顾晏,柳芙吓得整个人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尤其此刻的男子,正冷眼负手望着她。

  自从和离后,柳芙再也没有见过他。

  在她的印象里,这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的形象。

  柳芙不知道他过来的目的,心里想着,或许只是路过罢了。不过几瞬功夫,柳芙仿佛觉得自己熬了几百年一般。

  到底是装作不认识不去打招呼,还是说,按着规矩老老实实过去请个安。

  一番挣扎后,柳芙终于向现实妥协了。只要她还想在这偌大的京城里混,只要她不想得罪这个男人、甚至想着往后或许有机会还能求得上他,她也不敢任意妄为。

  这般一想,柳芙便朝顾晏走了过去,俯身请安:“见过顾四爷。”

  跟在柳芙身边的两个丫鬟面面相觑,最终又折了回去,悄悄躲了起来。

  顾晏伸出去的手刚想扶她一把,又念及过往,心中总是觉得堵着什么似的不太好受……所以,伸出去的手硬生生又收了回来,人也稍微清冷了些。

  “起来吧,不必多礼。”

  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冷漠疏离。

  好在,柳芙根本不在意这些。

  柳芙以为,打过招呼后她就可以走了。没想到,正准备离开,人却被拦住。

  顾晏见她要走,侧身挡住去路,垂眼望着她问:“以后都留在京城不走了?”

  柳芙点点头:“嗯。”想着只回一个字会不会过于敷衍了些,于是又加了一句,“爹爹生意做到京城来了,我便也跟着过来了。富阳毕竟是小地方,施展不开手脚,还是京城好。”

  顾晏笑了一下,笑容冷冷的。

  “你怎么没跟秦忠成亲,反而他却娶了别人?”顾晏明显心里还是在意之前的事儿,但话说出口后看到她脸上一闪即逝的哀婉的表情,他又有些后悔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爱上一个女人。也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这样一个小女人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他从小到大,还真没看上过谁。对于婚姻,不过也是遵从父母之命。以前就想着,以后娶妻生子,左不过就是如同大哥大嫂一样,相敬如宾,夫妻间有爱重,却也客气疏远……

  之前在富阳,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祖母老人家替他张罗,他也就答应了。

  只是婚后的日子虽然不长,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被这个女人拿捏得死死的。

  可偏偏……她却并不愿意搭理自己。

  顾晏每每想到这些,总会自嘲的笑起来。这难道不是报应吗?他谁都看不入眼,却偏偏有这样一个女人来到他身边,然后百般折磨他……

  柳芙略低着脑袋,声音不高:“他估计怕你吧,所以并不敢娶我。”

  其实关于这个,柳芙对他挺有些意见的。如果不是他突然一跃成了勋贵子弟,那么秦忠也不会不敢娶自己。

  柳芙虽然知道自己这个想法不太对,但是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很艰难了,她也并不想再去替别人着想。

  柳芙觉得很累,于是说:“天色很晚了,如果顾四爷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我就走了。”

  说完也不给顾晏一个机会,直接冲铺子里喊:“你们两个走不走?不想走的话,就留在这里好了。”

  两个丫鬟忙跑了出来,匆匆朝顾晏行了一礼,而后跟着柳芙走了。

  顾晏身子没动,只负手望着夜幕下渐行渐远的那道纤瘦的背影,眼睛眯了下,十分具有威慑性。

  柳芙坐进车后,金雀儿便说:“小姐,顾四爷没有为难您吧?”

  柳芙摇摇头:“没有。”

  银串儿道:“依我看,顾四爷分明还是对咱们家小姐有心的。他方才过来,就是想看看小姐的,我看他眼神就不对劲。小姐,既然如此,您何必这样自己死撑着呢?只要开口去求一求顾四爷,他指定帮您。”

  金雀儿也说:“是啊小姐,要不……咱们就去找顾四爷帮帮忙吧?”

  柳芙沉默一瞬,想着方才他的表情以及他说的那些话,她摇摇头:“靠天靠地,都不如靠咱们自己。算了,欠出去的人情,始终是要还的,而我拿什么还?”

  金雀儿银串儿相互望了眼,都沉默不再说话。

  几日后,柳芙亲自负责将一批药材从京城送往富阳县的铺子。途中,恰好要路过秀水庵。

  顾晏这几日便就候在秀水庵附近,目的就是为了等那个绑走央央的人。只是他没有想到,最终不但他没有成功完成任务,反倒是让劫匪又劫走一个。

  柳芙不过是路过,路上遇到有人厮杀。正想着不欲多管闲事绕道而行,却没想到,正厮杀的其中一方直接朝她扑了来。

  再醒过来的时候,她人已经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了。

  央央就坐在床边,见柳芙醒了,她抿嘴笑起来:“你醒了啊?”

  “这是哪里?”柳芙只觉得脑袋疼,因为药效还没完全过的缘故,她觉得眼睛也有些花,整个人都不是很舒服的样子,“我不是……”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是被人劫走了,惊了下,抬头望向坐在床边的人,“世子妃?”

  又左右望了望:“这是什么地方?”

  央央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对了,你是怎么回事?”

  柳芙说:“我是送药材回富阳的路上,突然遭人袭击。再后来我就晕过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哦,对了……”柳芙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她临昏迷前,好像听到了顾晏的声音,“当时路上遇到两伙人打起来,其中一方,可能是顾家四爷。”

  “顾四哥?”央央怔了下,眨了下眼睛,才说,“难道……顾四哥是想救我,最后却还把你搭进去了?”

  央央觉得有些愧疚。

  柳芙问她:“你还好吗?”

  央央说:“挺好的,倒是没有慢待。只不过,我不能出去,吃饭睡觉,都只能呆在屋子里,有些无聊。”

  柳芙屈膝,双手环抱住膝盖,目光落在央央的小腹上。她眼睛忽然亮了下,有些试探性伸手过去,想摸却又不敢摸的样子。

  央央看到了,笑着抓住她手,轻轻按在自己微凸的肚子上:“我虽然行动不能自由,但是有这个小东西陪着我,心情就很好。我天天扒着手指头数着日子,想着,再过六个月,它就得出来了吧……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

  “也不知道,它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提到嬴鸿,央央脸上的笑容突然一点点淡了下去,眼底也渐渐浮现出悲哀来。她想他了,实在是想。

  她总想着,如果不是遇到这些事情,如果此时此刻他就陪在自己身边,那该多好。

  可又觉得人不能奢望太多,她不奢望自己怀孕的时候能有他陪着,她只想着,只要他能够平安回来,她就什么都不奢望了。

  柳芙说:“素来听闻嬴世子骁勇善战,想来是没问题的。”

  “希望吧……”央央点点头。

  ~

  而此刻,顾晏的人已经找到了央央柳芙藏匿的地方。顾晏得皇后令牌,正率领三千兵马死死围住了山头。

  只是这座山实在太大,且地形陡峭山里丛林茂密,如果没有精确定位就贸然前来搜山的话,不但会打草惊蛇,而且很有可能会伤害到央央跟柳芙的性命。

  所以,顾晏并不敢轻举妄动。

  而与此同时,藏在深山里的一处隐蔽的宅院,一个着青色尼姑袍的年轻女子朝着立在窗前的白袍男子走去。女子容貌惊艳,但脸上表情却十分淡然,仿若看透了红尘中的一切。

  “阿弥陀佛,施主这又是何必?过去一切,让它随风而逝不好吗?你伤害的,可都是些无辜之人。”

  这位尼姑,便就是当年的明阳县主,如今的清晖师太。

  “明阳,这些年来,你心里真的不恨吗?他杀死了我们的父母,屠杀了整个景王府,甚至历史上都会抹黑父王……说他是叛贼。但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你我心里都清楚。”白衣男子终于转过身来,望向跟前的小尼姑,眼里渐渐有泪光闪烁,“他留了你一命,不过就是看你是个女孩子,对他将来的皇位起不到威胁的作用……”

  “明阳,你当真以为他是喜欢你,舍不得杀了你吗?”

  “他若是真的心存善念,当初又怎么会对景王府赶尽杀绝。他杀的是他的亲哥哥亲侄儿!”

  清晖师太又念了句“阿弥陀佛”后,终于望向白衣男子喊了声二哥。

  白衣男子听到那声熟悉的二哥,眼里泪水滚落下来。他抬手,轻轻抚上清晖的脸,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

  “你是我最小的妹妹,是我们捧在掌心宠爱的小淘气。你以前很顽皮的,如今却这样安静,你到底遭遇了什么?”

  清晖说:“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冤冤相报何时了?二哥,既然你我有幸能够活下来,应该努力去过自己的日子。至于复仇,就算你杀了他们,父王跟母妃就能活回来吗?”

  “我相信这世上的因果轮回,他们杀了人,迟早是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

  白衣男子笑起来:“报应?我看未必啊,他做了皇帝这二十年了,不是过得很好吗?小妹,你别说了,你还活着,哥哥十分高兴。但是,你说的这些,恕哥哥办不到。”

  清晖倒是没再说什么,只道:“那两个人是无辜的,哥哥不要伤害她们。”

  白衣男子说:“无辜?谁不无辜……她们一个是嬴王府的人,是嬴皇后的娘家人,一个是荣国公府顾家四郎的心头挚爱。她们无辜吗?谁让她们嫁去了这样的人家。依我看,一点不无辜。”

  “不过,你也放心吧。我不想伤害她们,我现在只想跟顾四玩个游戏。”

  清晖没问是什么游戏,她也不想知道这些。她落发做姑子也有几年了,跟着师父吃斋念佛,早不在意凡尘中的那些事了。

  人皆有一死。

  而死,未必是不好的。

  “小妹,你我兄妹好不易重逢,以后跟着我走吧。”

  清晖道:“阿弥陀佛,贫尼乃是出家之人,出家人六根清净,贫尼还是得回秀水庵去。”

  “明阳!”白衣公子道,“你我兄妹好不易重逢,你难道真的舍得丢下我这个哥哥自己去做尼姑吗?”

  清晖师太说:“阿弥陀佛……”

  白衣公子似是气极,甩了甩袍子,懒得再管。

  当天夜里,清晖便一个人下山了。山底下,恰好遇到顾晏的人马。

  清晖被顾晏的人压制住去,顾晏骑在高头大马上,看清楚被抓来的人的长相后,忙翻身下了马来。

  “见过县主。”

  “阿弥陀佛。”清晖师太说,“施主要找的人,就在山上。”

  顾晏抬眸朝山上看了眼。

  他自然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就在山上,不过,他怕自己轻举妄动,她们两个会有危险。

  “县主,臣有个不情之请,可否请县主帮忙引路?”

  清晖本来是不欲再管这些凡尘中的事情的,不过,她想着,若她不出面解决这件事情,哥哥的罪想必是更洗不清。这天下已经是七叔的天下了,哥哥就算想替父王寻仇,他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别回头,再伤及无辜之人。

  “好吧,那贫尼便带你上去。”清晖道,“只是贫尼也有一个请求,还希望公子可以答应。”

  “县主请讲。”

  清晖道:“还希望公子可以放过山上之人一马,至少留他一条性命。”

  这事情,顾晏还真做不得主。再说,他是前景王后裔,是皇室的人,是生是死,他保证不了。

  顾晏道:“此事皇后娘娘已经知晓,在下只能保证,到时候尽量替他求情。至于陛下皇后是否开恩,我也做不得主。”

  清晖又叹一句“阿弥陀佛”,只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清晖带着顾晏等人往山上去,山上的白衣公子似是猜到清晖会带着人上来一般,早已布了个局。

  这山中庭院的布局,乃是按着五行八卦的阵势归置的。顾晏带人进了这个阵,再想出去,就很难了。

  顾晏只带了八名武艺高强之人进了这庭院,其余人等,一半留在山脚等候调遣,而另外一半,则布置在庭院外面,只等候顾晏一声令下,便可随时冲进来。

  顾晏等人立在庭院正中央,看着四周绿植在眼前来回不停移动,却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半步。不见人影,却听得空中有诡异的笑声传来,那笑声透着戏谑,让人听了不禁心生厌烦之感。

  顾晏皱着眉心,冷着脸道:“我们来了,阁下何不现身相见?”

  那声音却道:“你若是能走出我布下的这桃花阵,自然就能够见得到我。一个时辰为限,你若是破了我这阵法,我便将你想要的人还给你,但你若是不能破阵的话……那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不要碰我!你这个臭流氓。”

  一道娇媚的女声响起,顾晏眉心一跳,整个人眼睛都红了,声声如刀锥般:“你敢动她一下试试!”

  清晖只举手念了句:“阿弥陀佛。”

  那人又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在下想,顾家四爷也不例外吧?既然如此,那我便就考考你的真心吧。记住了,一个时辰为限,一个时辰之后,你若是失败了,她们都得死!”

  “顾四哥,我们会没事的。我们也相信你,你定会救了我们出去。”

  这回是一道轻柔却不失刚强的女声,顾晏听出是央央的声音,见两个人都没事,不由得暂且松了口气。

  “放心,我定会想法子救你们出去。”

  顾晏正欲再与两人多说几句话,可四周本来在不停转动的绿植却突然停止了转动,周遭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顾晏看向身边的清晖师太问:“县主刚刚是怎么走出来的?”

  清晖说:“想必是他故意放我出来的,我出来的时候,并未察觉到任何异样。”又叹息一声,“他又何必如此执着,回头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顾晏见状,心中便也知道,放明阳县主出来,这怕是他故意为之的。

  目的,就是为了设下这个局,引他入局中。

  这边顾晏正在凝神想破阵的法子,另外一边,白衣公子正与央央柳芙两个呆在一起,他面容和善,完全不像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柳芙皱着眉问他,“你到底想对付谁?”

  “这个问题问得好。”白衣公子忍不住拍手给柳芙鼓掌,“姑娘这个问题问得好啊。”

  “神经病。”柳芙小声咒骂。

  白衣公子却歪头笑望着柳芙:“外面那位,是你的情郎吧?刚刚他听到你声音的时候,可是很着急。你……是怎么看他的?”不等柳芙回答,白衣公子又说,“你们一位是他的青梅竹马,一位是他的结发妻子……我还真挺想知道,关键时刻只能救出一个的时候,他会选择救谁。”

  “你想做什么?”央央略惊讶看着他,有些惶恐,“你不是说,只要他破得了你布下的阵,你就放我们出去吗?”

  白衣公子笑:“是,我说过。不过我说的是,只要他破得了我的阵法,我就放了他想救的人,我可没说,你们两个都放。到时候,就让他做选择吧……到底是选择一起长大的小青梅,还是选择只有几个月夫妻情分的结发妻子,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有答案了。”

  “原来……原来你根本早就布置好了这一切。你先将我夫君引开,再设圈套将他引进来,你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央央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与你无冤无仇。”

  “为什么?”白衣公子好笑道,“一个嬴王府,一个荣国公府,想当年不都是七皇叔的狗腿子吗?我父王母妃乃至兄弟姐妹们被斩杀,不都是有他们的功劳?他们一个个,踏着我亲人的尸首,得到了权势、名利、荣华富贵……我知道仅凭自己一己之力也扳不倒整个大康王朝,扳不倒七皇叔的天下……”

  “我能做的,就是削除他的左膀右臂,让他们互相生疑猜忌,然后再自相残杀!”似是说到激动之处,白衣公子近乎咬牙切齿,可见他对现在这个朝廷到底有多恨。

  央央说:“你说的那些,我不懂。或许你有你的苦衷,可是我跟柳小姐是无辜的,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无辜的。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谁欠了你,你就去找谁寻仇。如今绑了我们来,你也不算君子。”

  “我不想做君子,君子是最没用的。”白衣公子忽而似是换了个人似的,整个人变得疯狂、狂暴,他紧紧咬着牙,“做小人多好,我想杀谁就杀谁,我想怎么来就可以怎么来,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可做君子不一样。做君子,我还得小心翼翼维护自己的形象,行事顾前顾后,生怕做错一点,从而影响我的美好形象。我如果都不在乎那些形象了,做事情,自然不会束手束脚,你说是不是?”

  央央看着他:“你这是强词夺理,是为自己的恶行找开脱。”

  白衣公子却不甚在乎:“你的夫君八千敌数万,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未知数。顾老四一会儿只能救一个,如果他选择救这位小姐而放弃你的话,那么荣国公府与嬴王府,这梁子可就大了。”

  “呵呵……好玩,还真是有趣得很呢。”

  “你的阴谋不会得逞的。”央央一着急,便觉得小腹坠痛难忍,疼得她整张脸都扭曲了。

  柳芙忙握住她手:“世子妃,您觉得怎么样?”

  “我还好,无碍。”央央尽力去平复自己的心情,尽力不让自己动怒,“顾四哥……顾四哥他会有法子的,你的奸计不会得逞。”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

  说罢,白衣公子拍了拍手,外面便走进来几个人。

  “你想干什么。”央央说,“干什么绑我的手。”

  ~

  白衣公子早就猜到外面的桃花阵根本难不住顾晏,所以,他一手设计的好戏,在后头。

  等顾晏领着一干精兵闯进内院来的时候,央央跟柳芙两人已经不见了。只白衣公子一人坐在庭院里,他的背影有些孤寂,衬着月光,更显得凄凉。

  即便外面突然闯进一众士兵来,他也丝毫不畏惧,只略抿出个笑意来,手依旧把玩着杯盏,笑着说:“终于来了。”

  “人呢?”顾晏咬牙切齿问了一句,随后也等不及白衣公子回答,直接吩咐自己带来的将士,“去搜!”

  “我劝你还是小心为妙。”白衣公子终于扭过头来,目光幽幽探向顾晏,“我这里,可是轻易搜不得的。”

  顾晏脸色十分难看,却尽量心平气和说:“我进来了,说好的放人……”

  “我是说放人,但我没说两个都放。那么现在就需要顾四爷做一个选择了,到底是救你的小青梅,还是救那个与你有肌肤之亲的女人,顾四爷自己选。”

  顾晏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是中了贼人圈套。

  他要紧腮帮子,一字一句吐出来,目光隐隐有火光喷射出来:“若我说都救呢?”

  白衣公子却笑了:“不不不,顾四爷,做人可不能这么贪心。很多时候,不可能会有齐人之福的。你想两个都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另外,我已经设下机关,只要你选择其中一个,另外一个,会当场万箭穿心而死。”

  白衣公子话音才落,四处便有利箭射了过来。

  顾晏几下动作轻轻躲闪过去,目光血红。

  “这下可没一个时辰那么多时间让你选了,顾四爷,我只数三下。若是数了三下后,你还没有做出选择的话,那么,那两位小美人,可就都得命丧黄泉……嗯?哈哈哈!”

  清晖师太就在旁边,闻声说:“阿弥陀佛,施主这又是何必?”

  白衣公子看向清晖:“小妹,此事与你无关。你既已出家,就不该再管凡尘中事。”

  清晖道:“佛家以慈悲为怀,贫尼劝施主还是早早放下屠刀为好。冤冤相报何时了,施主又何必残害无辜呢?据贫尼所知,其中一位施主肚子里还怀了孩子。”

  “不必说了。”白衣公子目光森冷,根本不理会清晖,只看向顾晏道,“我数三声,顾四爷,你自己做出选择。”他表情极为严肃,此刻冷漠得好似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连说话的声音,都毫无热度,“顾四爷,我劝你最好不要抱侥幸心理。如果你不选,你将会失去两个人。”

  顾晏瞧得出来,眼前的这个疯子不是说着玩儿的。他中了圈套,陷入他所布下的迷阵中,如今只有短短三个数的时间,他根本就做不出选择来。

  “三……”

  白衣公子开始数起来,顾晏额迹却冒出冷汗。

  “二……”

  顾晏想起那张芙蓉般娇艳明丽的脸来,昏暗的灯光下,芙蓉面梨花带雨。顾晏舍不得,他实在舍不得。

  “一!”

  “放箭……”

  “我选!”

  顾晏害怕了。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感受到什么叫做生无可恋……如果她真的死掉的话。

  跟一个疯子,是最没有道理可讲的。

  他承认,他被抓住了软肋,被人抓得死死的。一个人一旦有了软肋,那么,他便再不是无所不能。有了软肋,就是有了把柄。

  “好,顾四爷,选谁?”

  顾晏下意识咽了口唾沫,目不转睛盯着白衣公子看,生怕一个不留神,他就会伤害他的挚爱似的。

  “你把她们两个都放了,我做人质。”顾晏如是说。

  白衣公子却是笑了:“顾四爷当我是傻子吗?你做人质?我要你干什么?”

  顾晏紧紧咬着牙:“你想怎么样?你真的忍心伤害这两个弱质女流吗?”

  “我也不忍心,我也知道,她们何其无辜啊。不过,我的目的是见不得你们好过。你们两家的儿郎,个个都是金刚不坏之身,吃得了苦头受得了委屈,哪怕在你们身上钉一万根钉子,你们也是不会喊一句痛的。”

  “可我就是想你们难过啊,那能怎么办呢?只能从你们女人身上下手了。”

  白衣公子似是不耐烦了,打了个哈欠,说:“行了,我看你也做不出选择来。这样吧,我帮你做选择。反正那位柳小姐,不过就是一介商户之女,死了也就死了,不值什么。但是那位世子夫人就不一样了,她出身尊贵,夫家又是那样的显赫。如果她死了,我看顾四爷你怕是不好交代。”

  “所以……”白衣一顿,侧头说,“朝左边放箭。”

  话音才落,便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顾晏额头青筋暴露,吼道:“住手!”

  他整个人狂躁得似是一头震怒的石子,他面容狰狞可怖。万般无奈之下,最终做出了选择来。

  “放了她。”

  “谁?”

  “放了她!!”

  “放了谁?”

  顾晏几乎是吼了出来:“我让你放了她!放了我的……妻子。”

  白衣戏谑一笑,点点头:“柳小姐是吧?行,放了柳小姐。”

  不一会儿,柳芙便从屋里跑了出来。顾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人搂入怀中。

  “你可还好?有没有伤着你?身上疼不疼?”

  方才外面说的这些话,柳芙都听到了。她的确吓坏了,不过,此时此刻,心里倒是极为温暖。

  “我还好,我并没有伤着。”

  “那刚刚……”

  顾晏恍然明白,愕然望向白衣公子。

  刹那间,另外一间屋子整个着起火来,火光四射,似是炸了一般。

  从屋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叫喊声:“救命!救命……救我出去,我不想死。”

  只是这样的求救声没一会儿功夫,便被湮灭在了火海里。

  眼睁睁望着面前的屋子坍塌崩坏,顾晏却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那个火海里挣扎着想要逃出来的人影,那般痛苦挣扎着……顾晏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这样的画面。

  他抛弃了她。

  “世子妃!”柳芙喊了一声,紧接着便吓得晕了过去。

  顾晏哑着嗓子唤了贴身侍卫来,让他们先将人带回去。

  白衣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消失不见了,等顾晏领着人灭了大火,看到的,就只是一具烧焦掉的尸体。

  顾晏有些怕,不敢置信的朝着那具焦黑的尸体走去。走到跟前,微蹲下身子来。

  人已经焦成了碳灰,只右手手腕套着的一只金镯子还十分耀眼。顾晏取下那只镯子来,忽然想起来,这好似是某一年她生辰的时候,他送给她的生辰礼物。

  顾晏只觉得喉头哽咽,半日说不出一句话来。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清晖师太口里念了一句,默默闭上双眼,没敢再看。

  尸体带了回去后,顾晏还存着最后一丝侥幸,他不肯相信那就是央央。

  可是仵作来验了尸体,尸体虽然被烧焦,可的确验出其腹中怀了身子。这一下,本来还抱着希望的顾晏,一下子崩溃了。

  自此,本就关系艰难的荣国公府与嬴王府,更是水火不容。

  等嬴鸿打了胜仗退了敌军大胜归朝后,已经是第三个年头的秋天。这两年来,嬴王府怕嬴鸿打仗分心,央央出事的事情,一直没有告诉嬴鸿。

  甚至,为了安抚儿子,嬴王妃找了央央曾经的字帖来临摹央央的字,每隔两个月就给儿子以央央口吻书一封家信过去。

  还告诉他,央央给他生了个闺女,又白又胖。

  正是有这份信念在,嬴鸿才能够得胜归来。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等他满怀希望跑回家、满心满眼里都装着妻子女儿的时候,结果所有人给他的答案却是……却是妻子早就死了,而女儿……女儿根本就是一个谎言。

  嬴鸿觉得这简直是荒唐。

  嬴鸿不信,他觉得所有人都在骗他。妻子没死,女儿也没死,一定是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所有人都在欺骗他。

  只是他找了很久,久到连他自己再想自欺欺人都欺骗不了了。他再不是往日的那个冷俊严肃的首领,也早没了昔日的抖擞精神,他成了贵京城街头的一个酒鬼。

  他明明活着,却如同死了一般。

  这几年来,顾嬴两家水火不容,朝堂上的斗争,根本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嬴鸿却懒得再管这些,他离开了京城,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徐侯府里,尹氏起初得知女儿死掉的时候,曾经一度伤心到恨不得跟着一起去死。不过,好在念着还有丈夫跟儿子在,没有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时间久了,心中的哀痛渐渐就少了,再加上儿媳妇怀了身子给她添了大胖孙子,她情感上有了别的寄托,一日日便好了起来。女儿死了的这个事实,她也渐渐能够接受。

  只是每回只要想着女儿是被大火烧死的,她总还是会做噩梦。

  也是她天生命好,三十多的年纪,也能再度怀孕,又生了个小女儿。或许是对长女的全部情感都寄托在这个女儿身上,尹氏对这个女儿宠溺得不得了,比当年宠长女还要更甚。

  尹氏给小女儿取了个小名,叫阿娇。

  自从央央死后,徐家与嬴王府走动得也少了。当然,与顾家那边,也不如从前亲密。

  虽说自己女儿的死不怪顾澄之,但是女儿死的时候他人就在,却没能救得回来,徐家心里总归是在意的。徐家父子不参与党争,只一心效忠陛下,倒是免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等嬴鸿游历到扬州城的时候,已经是几年后了。

  近来扬州城出了采花大盗,采花贼不采黄花大闺女,却专门盯着那些年轻貌美的少妇。

  城南的一家成衣铺子里,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手挎着竹篮从铺子里走出来。铺子老板跟着她走了几步,叮嘱说:“这几日城里不安生,晚上休息,你记得把门关严实了。”

  妙龄女子点头:“我知道的,花娘。”

  说罢,妙龄女子便挎着竹篮往自己家去。

  她就住在离铺子不远的地方,隔着两条街,一个巴掌大的四方小院儿里。

  一回到家,妙龄女子便笑着冲院子里正在玩耍的女儿说:“蜻蜓,快来看,娘给你买了什么好吃的。”

  叫蜻蜓的小女孩儿才五岁大,梳着花苞头,小脸粉嘟嘟的。闻声,立即跑了来,扒着自己娘亲的腿,仰头说:“娘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老远都闻着香味了。”

  “瞧,你最爱吃的蟹酥饼。”

  隔壁屋住着一位年迈的老奶奶,妙龄女子给了女儿一块后,便朝老奶奶屋里走去。

  老人家虽然已是花甲之年,但身子却十分硬朗,老人家正在做晚饭。

  看到了人,老人家说:“阿央你回来得正好,洗洗手就吃饭了。”

  “婆婆,我来吧。”阿央挽起袖子。

  这屋子是这位阿婆的,阿央母子是去年逃难到这里的。老人家见她们母女俩无依无靠的很可怜,便收留了她们。

  阿央有门手艺,针线活做得好,便在扬州城里找了一份活。

  平时阿央出门去干活赚钱,阿婆则在家里照看蜻蜓,日子倒也过得和美。

  吃完晚饭,阿央烧了热水,先给女儿洗了澡,之后自己也洗了澡。洗完澡后,坐在院子里,趁着点阳光晒太阳晾头发。

  天黑了后,阿央便带着女儿回自己屋睡觉。

  阿央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也不晓得自己从哪儿来。只是醒过来的时候,她身上的一方丝帕上绣着一个“央”字,她便给自己取名叫阿央。

  “蜻蜓今天在家有听话吗?”阿央一边替女儿梳头,一边问。

  蜻蜓说:“有。娘,我会被你昨天教我的诗了。”

  阿央不记得自己是谁,可却识字。不但识字,书院里那些学生们念的书,她也大多都懂。

  阿央活计好,知府夫人挺喜欢她的。所以,便赠了她几本书。阿央每日回来,都会教女儿识字念书。

  “那你背来娘听听。”

  蜻蜓便一本正经背诵起来。

  阿央听后笑了,手指戳她脑门:“可真是娘的乖宝贝。”

  母女俩正欢笑着,屋顶却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阿央惊得立即问:“是谁?”

  可却没人回应。

  阿央忽然想起来老板娘说的话,说是近来城内不安全。

  “蜻蜓,咱们睡觉吧。”说罢,阿央吹了案头的蜡烛。

  躺下后,阿央紧紧搂住女儿。

  “娘,怎么了?”

  “没事,别说话。”阿央安抚女儿,“今天娘挺累的,就不教你念诗了,咱们明天再念好不好?”

  “好。”

  阿央将女儿哄睡着后,自己正酝酿睡意,却忽然听得屋外传来一阵打闹声。

  阿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匆忙披起衣裳。点了蜡烛,开了门站在门口。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将另外一个颇为矮小的男人制服住了,阿央壮着胆子走过去,却见那高大男子忽然转过身子来:“姑娘莫怕,在下已经……”

  男子本来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形象也不好,胡子拉渣的,只那双眼睛特别好看。

  只是这样的眼神,阿央觉得十分熟悉。这个男人,她好似在哪里见过。

  男人盯着阿央看,眼睛一点点红起来,似是要哭了一般。阿央觉得他好生奇怪,轻声问:“公子,我们认识吗?”

  “不记得我了?”

  阿央一愣,忽而有些欣喜:“我们认识的?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嬴鸿小心翼翼打量着她,忽而缓缓抬起双臂来,将人整个搂进怀里。

  有千言万语想跟她诉说,可话到嘴边,却只说了一句:“我很想你。”

  原来她没有死?她没有死……

  这个世界,就算所有人都抛弃了你,都遗忘了你,甚至有了别的替代品,再不那么需要你……但是总归是有那么一个人,不管刀山火海,不管艰难险阻,始终没有放弃过寻找你。

  一生有这样一个人陪伴在身边,足够了。

  嬴鸿带着阿央母女回了京城,请了京城里最好的名医来给央央医治。

  崔元这些年在外游历,拜了民间名医为师。央央一回去,崔元便立即书信给自己师父,请他老人家进京来给小姑看病。

  央央之所以不记得从前的事情,是因为被人下了药,她忘记了所有她在意的人。好在这种毒并不是无药可解,崔元与师父精心研制一番,终于配出解药来。

  央央想起了一切。

  那一年的那个晚上,其实死的人并不是她。那位公子,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杀害她。

  他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借此引起几个仇家的矛盾,从而让他们自相残杀。

  那日被大火烧死的人不是她,她当时被迷晕了。晕了后的事情,她想不起来了。

  “那当日被火烧死的人是谁?”尹氏问女儿,“顾四特意请了仵作验尸,那是个怀了身子的女人,我们都以为那就是你……”

  尹氏抽出帕子抹着眼泪,又难过又高兴。

  央央细细想了想,忽而想起一个人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可能是凤娇娘。”

  “凤娇?”尹氏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怎么会是她……”

  央央道:“我在那里见过她,她好像也怀了身子,不过,我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当时看着孩子的月份,比我的小一些。”

  突然传来一阵小女孩的啼哭声,尹氏忙回头看去,就见奶娘抱着四小姐过来了。

  “四小姐醒了,一直哭。”

  “来,让我抱抱。”尹氏从奶娘手里接过四小姐。

  四小姐却看着央央,乌黑的眼睛漂亮极了。

  央央笑着说:“四妹长得可真好看。”

  尹氏道:“比你小时候还能闹腾,撒起娇来,谁都招架不住。阿娇这又是怎么了?哭什么。”

  “娘,我想去玩儿。”

  “那你去玩儿,娘陪你大姐姐说话。”

  “不嘛,娘陪我玩儿。”

  尹氏便顺着说:“好好好,那娘陪你去玩儿。这丫头……”

  央央道:“那娘去吧。”

  等尹氏走后,徐淳便来寻央央。

  五年多没见,徐淳也早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大姐。”徐淳性子还是那样,大方爽利。

  喊了央央一声后,徐淳挨着央央坐下:“二姐最近又怀了身子,快要临盆了,二姐夫怕她会伤着身子,所以暂且不让她出门。不过,她已经托人送了信来,让你去看看她,她实在太想你了。”

  说来也是缘分,徐蔓最终嫁给了尹程。

  尹家虽然渐渐没落了,但好在,尹程身上尚且傍有一些军功。小两口四年前成亲的,老大两岁多了,如今这胎怀的是老二。

  “等过两日,我就去看她。”央央替他们夫妻高兴。

  在娘家呆了会儿,央央总觉得这里已经不是自己的家了,而她的家,是嬴王府里一个叫北清园的地方。蜻蜓睡醒后,央央抱着她,去前院找嬴鸿。

  “蜻蜓,咱们回家喽。”

  蜻蜓睡眼惺忪,两只手紧紧搂着央央脖子,声音也是嗡嗡的:“回扬州吗?”

  “不,回咱们自己的家。”

  蜻蜓忽然间醒了似的,眨巴着眼睛看着母亲:“跟爹爹在一起吗?”才说完,瞧见月亮门那边的爹爹走过来,蜻蜓撑开双臂够过去,“爹爹抱我。”

  早已经梳理过的男人,一如既往的俊拓挺拔。比起早些年,身上更多了些岁月沉淀的稳重感。

  他步伐稳健,一步步朝妻女走过来。

  蜻蜓趴在他肩膀上,央央手被他握住,整个人半靠在他怀里,颇为懒散的打了个哈欠说:“真是累死了,回去想多睡会儿。”

  蜻蜓忙道:“嬷嬷说,我现在是大孩子了,可以一个人睡一间房。我不想跟爹爹娘亲一起睡,我要自己有个房间。”

  蜻蜓可喜欢自己的房间了,粉粉的,香香的,躺在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大床上,她能乐一天都不想起来。

  “好,你自己睡吧,没人留着你。”

  夕阳西斜,落日余晖下,是幸福快乐的一家三口。

  往后的日子,就尽是享不完的甜蜜了吧……

  (全剧终)